歌唱才女周蕙曾比肩蔡依林,被成龍奉為偶像,卻因「恩師出賣」前途盡毀,父親去世一蹶不振「被好友一語點醒」終走出困境重現歌壇

「你我約定難過的往事不許提,也答應永遠都不讓對方擔心,要做快樂的自己照顧自己……」或許很多人都聽過這首歌,當時這首歌一發行就非常火爆,幾乎唱邊大街小巷,這首歌的演唱者就是大家都認識的周惠,可以說沒有她,就沒有這首歌的誕生。她的嗓音獨特,跟現在很多的流行歌曲曲風都不太一樣,她的歌聲給人一種很治癒的感覺,聽起來心情很舒暢。

她的嗓音集王菲的率性自然、許美靜的恬靜溫柔、范曉萱的甜美慧萃、許茹芸的純淨美好于一體,給人以心靈上的慰藉。

但她的人生經歷卻遠沒有歌曲這般溫暖,陰差陽錯放棄專業選擇音樂,一路被批外貌條件差,幸運的是在恩師的幫助下一夜成名,成為「四小天后」之一。卻在大紅大紫時,被恩師經紀人出賣以致被公司「雪藏」三年,起起伏伏錯過事業發展的黃金階段。

成敗都是他

那是在1996年的時候,周蕙剛剛從戲劇學院畢業,原本是打算去英國繼續深造自己的舞臺劇,沒想到卻因為一件事開始了自歌唱之路。其實周蕙從小就喜歡唱歌,而且唱得還不錯,當時的她也是很喜歡戲劇的,所以在唱歌和戲劇之間選擇了舞臺劇,可能命運就是很巧合,在畢業的時候,因為想給一點紀念,于是她準備把自己喜歡的歌曲自己唱然後錄成一個CD作為自己的畢業紀念。這一唱就此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當時一個不認識的音樂老闆,聽見了這張唱片煩人音樂以後,覺得這個聲音非常特別而且是一個非常可塑的人才,于是他把這張唱碟推薦給了臺灣資深音樂人季忠平,在當時季忠平已經培養了很多歌手,也為很多大牌明星做過專輯,也是張惠妹齊秦等歌手走紅的重要關鍵。

然後就在某一天,周蕙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因為聽了周蕙的翻唱以後,對她的嗓音非常感興趣,並直接問她:請問你想做歌手嗎?我可以幫你。

周蕙一下子就懵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邀請她顯得不知所措,因為她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會在音樂上有任何發展的,況且自己還要去學習戲劇。

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之後,周蕙終于聽從了內心的聲音, 「最終,在興趣和專業之間,我經歷了一番艱難抉擇,決定享受這份上天賜予的禮物——當歌手。」

在季忠平的穿針引線下,福茂唱片的高層聽到了這個清澈純淨的聲音,雙方順利簽約。

一切都進展地太快了,周蕙說道: 「這整個過程,現在回想起來還像做夢一樣,我就這麼稀裡糊塗地當上了歌手。」

就這樣,本已經計畫出國讀書的周蕙被季忠平中途截胡,陰差陽錯地踏進了華語樂壇!

1999年,世紀之交。華語樂壇一片欣欣向榮,新專輯層出不窮,周蕙也在這一年發行了自己的首張專輯《周蕙精選》,不過奇怪的是,專輯封面上不是歌手本人而是一個卡通人物。

有人說,周蕙的聲音甜美好聽,但外貌成為她不被看好的重要原因,公司怕形象影響銷量所以才用漫畫娃娃代替的。

正當二字開頭的妙齡女子,被人說醜外貌條件不行,任誰聽了心裡也不是什麼好滋味。而且在早年間的採訪上,媒體還緊抓這個話題不放,曾多次問她關于自己相貌的問題,無奈的她只好對著鏡頭大方承認是自己的外貌不佳,請大家多關注自己的聲音。

到底是因為外貌問題還是出于從眾多專輯中脫穎而出的考量,選用卡通娃娃做封面,我們也不得而知了。

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張專輯創下了100多萬張的銷售量,佔據音樂榜首位長達半年之久。

其中翻唱歌曲《約定》成為至今傳唱的經典曲目,更是被張學友、陳奕迅在演唱會多次演繹過,甚至連成龍都因為這首歌而把她奉為偶像。

2002年,她乘勝追擊,發行《周蕙精選2》,專輯發行不到3周就有20萬張的銷量,雖然勢頭不比之前,但聲音依然是乾淨澄澈,還增加了幾分嫺靜、恬然的味道。

這一年,她與孫燕姿、蔡依林、蕭亞軒並稱為 「四小天后」

事業上的豐收也帶來了愛情裡的桃花運,周蕙在專輯發佈會上高調認愛,宣佈自己等來了白馬王子!那一刻,周蕙儼然是大眾羡慕的物件,擁有臺上的榮譽和成功,台下的甜蜜和幸福,而這一切都離不開恩師季忠平。

彼時,周蕙怎麼也想不到,季忠平竟會為了一己私欲,毀掉她的演藝生涯!

一跌到底

2004年,是周蕙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年,也是她不幸生活的開始!

原來周蕙和福茂的合約到期,更為強大的BMG唱片公司在經過嚴密的考察後相中了她,于是秘密與季忠平洽談「轉會」事宜。

當時,季忠平面臨的誘惑是2400萬新臺幣(約600萬人民幣),而BMG的要求是製作3張專輯,在金錢面前,季忠平失去了往日的理智與道德,倏地變成了一隻吸金猛獸。

季忠平拿了張白紙給周蕙簽字,本著對師傅的信任與依賴,她大筆一揮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沒想到自己的毫無防備竟將她打入了萬丈深淵。

此前的任何演出活動、通告,都是季忠平拿一張白紙讓她簽字,然後再去完成其他的合約內容的。周蕙以為這次和以往沒什麼兩樣,便也沒有放在心上。

結果,季忠平憑著這張周蕙親筆簽名的合約,從BMG那兒獲得了2400萬的「轉會費」消失了,既沒有給過周蕙一分錢,也沒有再幫她寫過一首歌。

當初,季忠平在簽下周蕙的時候,承諾5年出8張專輯,合約期滿還差3張專輯未出。在與新公司的合約上簽的是周蕙的名字,季忠平不但沒補上差的三張,還把周蕙給坑了,自己卻拿著錢遠走高飛,于是周蕙莫名其妙地要為他背鍋三年。

原本BMG有心打造周蕙,但因為錢被卷走,加上那一年公司與SONY合併運作,公司不願再拿一分錢出來包裝周蕙。

無償工作3年、發行不了新專輯、沒有唱片收入、零曝光度,在萬般無奈之下,周蕙就這樣錯過了事業發展的黃金期,慢慢被遺忘掉。

在那樣的境遇中,周蕙過得尤為艱難,不僅僅是經濟上的,更要命的是心理上的,對于一個熱愛唱歌、曾站在巔峰上的音樂人來說,三年都發不了新專輯比殺了她都還難受。

「我總說,下個禮拜就沒事了,下個禮拜就可以了,但其實我很清楚,我也不知道結尾在什麼地方。」在那段時間裡,周蕙儘量地減少工作,「沒心情」。

「當時我很痛苦,恨不得從陽臺上跳下去。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想出門,整夜失眠,長達半年時間。」

那三年,周蕙幾乎抑鬱,但欺騙自己的是恩師,所以周蕙一直不忍心與他對簿公堂,只想熬過這3年重新開始。

所幸,親朋好友都在,他們陪著周蕙走過了人生的低谷。蘇芮力挺她,只要是自己的個唱,一定會邀請周蕙當嘉賓;前公司福茂唱片的老闆盛情邀她出席慶典,並告訴她 「不能因為一件事就對身邊關心你的人失去信任,不能對生活失去信心。」

慢慢地,周蕙把心門打開重新擁抱身邊的每個人。

2007年,她與BMG的合約到期。在周杰倫的推薦下,周蕙與巨室音樂簽約。同年,周蕙推出新專輯《綻放》。

本以為風雨過去後就是晴天,可陰霾卻久久不肯散去。因為合約問題,周蕙的新專輯無法在內地發行。

2009年,合約糾紛終于告一段落了,周蕙不願再沉溺于傷心的往事裡,轉身迎向撲面而來的陽光。

彼時,同期出道的蔡依林、蕭亞軒一躍成為天后級的人物,而周蕙才從亂七八糟的糾紛中走出來,面對這一切不得不重新開始。

她在內地舉辦巡演、把所見所聞寫進博客裡,字裡行間都是新鮮和幹勁!正當她卯足火力往前沖的時候,噩耗又來臨了。

父親去世,戀情告吹!

在周蕙的心裡,父親是世界上唯一完完全全愛她的男人,而且他還是一個爛好人。可如今,正當自己的事業稍有起色的時候,能夠分享喜悅的人卻已經不在了。

「那段時間打擊一波接一波,日子真的很難熬,卻又必須在母親面前強裝鎮定,半夜躲在房裡哭,哭完後又只能面對。」

一系列的打擊又讓周蕙的工作停滯了。

2020年,她推出了一首新的單曲,並且還舉辦了一場出道21年的個人演唱會。

她說自己這麼多年來,一直想過不唱,但最終還是堅持下來並且走到了今天。

尤其是剛和另一半分手,由于身邊的朋友多有交集,不時就能聽到有關前任的境況。

每當那種時候,她就覺得自己很生氣。

而解決問題的辦法,就是讓自己唱歌。

如今,已經44歲的周蕙,依舊還處于一個人的單身狀態。

工作之餘,她把自己的身心交給了旅途。

今年的放假期間,她就去了呼倫貝爾大草原。

草原、河流、清晨和落日,一望無際的曠野,能留給自己最多的回憶。

當外界問起她,分手之後,這麼多年來有沒有追求者的時候,

她的回答是,自己都選擇性忽略了,所以追求者到底如何,她都不知道。

以前,她把父親還有男友當成依靠。

他們離去後,工作成了她的依靠。

然而在生活中,還是會有很多的瞬間,會讓周蕙覺得,身邊要是有個男人該多好。

有一天,周蕙家的浴室閥門壞了,那時候正是晚上,找來物業修理半天都修不好,水一直流停不下來,經過這一折騰把在臥室裡睡覺的媽媽驚醒了,沒想到媽媽隨便一弄馬上就把閥門修理好了,當時連物業人員都感到不可思議。通過這件事,周蕙突然覺得,生活中就算沒有男人好像也能過得下去,這樣更加堅定了她單身不婚的決心。去年她發行了新的專輯《豁然律》,從寫詞、作曲、專家製作都是她一個人完成的。也許在生活上她並沒有那麼精通,但是在音樂上,她從不示弱,自己就是一位強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