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再遭罪!兒子生病身高166cm,體重僅剩28kg,媽媽含淚「簽字放棄手術」爸爸慟喊:我們會內疚一輩子

 

人的生命很脆弱,自古以來,最悲哀的事情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作為父母,孩子的健康是最重要的!

「兒子一個月內做了兩次手術,危險係數極高,我本來想著讓孩子安心走吧,不要再遭罪了,可我老公非要堅持救孩子,說不能負疚一輩子。現在孩子在ICU已經住十幾天了,每天的花費都在5000元左右,我們實在是承受不了。除了無法承受的治療費,其實最讓我難受的是孩子出現的各種狀況,每時每刻都很擔心。」在北京京都兒童醫院的ICU病房外,41歲的王小蘭雙眼含淚、神情恍惚,她不知道自己和丈夫的決定,到底哪一個是對的。

王小蘭是湖北丹江口人,1998年在廣州工作時認識了家住四川南充的楊洪兵。楊洪兵是一名退伍軍人,曾多次榮獲優秀士兵稱號,王小蘭看中了這個四川男人所擁有的吃苦耐勞精神,在2005年和他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圖為服兵役期間的楊洪兵。

2007年,夫妻倆靠著一些積蓄,在廣州開辦了一家規模不大的皮具廠。為了讓生活過得更好,王小蘭和楊洪兵努力經營著小廠,也認真地規劃著他們的未來。在此期間,大兒子楊俊希和小兒子相繼出生。2017年,由於經營問題,他們的皮具廠倒閉,原本幸福的小家一時間舉債60多萬元,王小蘭夫婦只得四處做工還債。

「禍不單行啊,我們一家正在為60萬的債務焦頭爛額的時候,大兒子楊俊希又突然病倒了。」王小蘭說,2018年7月6日,15歲的楊俊希因為右眼眶紅腫,在四川省醫院被確診,發病率為百萬分之4.5,很難醫治 「醫生建議摘除眼球維持治療,這對我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更是雪上加霜。」圖為王小蘭在幫助楊俊希治療。

雖然家裡經濟窘迫,王小蘭和楊洪兵也想給孩子最好的治療。2018年7月13日,經朋友推薦,王小蘭帶楊俊希來到了廣州復大醫院。「以前生意好的時候我們給孩子買過保險,後來生意失敗,就沒有接著續保,而異地醫保報銷比例也偏低,很多都沒有納入醫保,綜合平均後只能報銷10%左右,沒辦法的我只能一邊做工一邊帶孩子治療。」王小蘭說,這期間多虧親戚朋友和同學的資助,孩子的病才得以維持住,並在2018年底結束了6個療程的化療。圖為王小蘭用輪椅推著楊俊希從出租房去醫院檢查。

考慮到經濟壓力,2019年1月,王小蘭帶孩子去了費用相對較低的南充市醫院,在那裡進行了30次放療,3月結療。圖為楊俊希每天需服用的。

「結療後的俊希除了定期複查,慢慢恢復了正常的生活,我也稍稍放鬆了一點。因為還有很多債務要還,我第一時間就去了一家工廠做工,想等到過年時一家人再好好團圓。沒想到的是,到了春節,回家的我發現俊希頻繁出現噁心嘔吐,還沒等我帶他去檢查,他就出現昏迷併發雙目失明癥狀,到醫院後直接住進了監護室。」王小蘭說,面對孩子出現的癥狀,她害怕不已。

經檢查,2020年2月3日,他在南充醫院進行了第一次引流手術。術後,王小蘭帶著僅左眼恢復部分視力的俊希回家休養,不想剛回家十幾天,俊希竟發作癲癇,第二次住進了監護室。醫生告訴王小蘭,俊希再次手術的風險很大,即使手術成功,孩子身上的也很難根治,「是否手術,你要做個決定。」

「看著孩子在重症室內一直嘔吐不止,加上嚴重營養不良,166cm的身高,體重才28公斤,原本活潑開朗的孩子變得憔悴不堪,太遭罪了。」為了不讓兒子再經受這些,王小蘭含淚在放棄手術書上籤了字。

「為了還債和給孩子籌集費用,我丈夫一直在南方做工,我通電話把放棄手術的事情告訴了他,當時他正開著車在高速路上幫人送貨。聽了我的決定,他頓時對著我大吼,說我太不負責任了,說放棄手術就意味著失去孩子,這會讓我們負疚一輩子的。他要立刻趕過來,陪著孩子做手術,無論如何也要爭取。」王小蘭說,楊洪兵連夜趕到醫院,哭著哀求醫生再救救俊希。

2020年2月24日,醫生為俊希安排了第二次手術。雖然兩次手術間隔時間太近會讓危險係數增高,但楊洪兵還是決定賭一把。

幸運的是,俊希的第二次手術還算順利,但是他仍然噁心嘔吐。為了讓孩子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楊洪兵穿梭在各大醫院,不斷地尋求更好的治療方案。

2020年4月初,楊洪兵帶著俊希來到北京,但都被巨額的費用攔在了門外。楊洪兵在病友的推薦下,背著孩子一家醫院又一家醫院地挨個跑。由於俊希眼睛看不見,又不能走路,還伴隨著噁心嘔吐,楊洪兵去找醫生的時候,他就一個人躺在醫院冰涼的長椅上,旁邊的塑膠袋裡全是嘔吐物。圖為在出租房陪著兒子的楊洪兵。

「我本來在老家照顧7歲的小兒子,得知丈夫這麼艱難的情況,一刻也坐不住了,我把小兒子交給年邁的老人,立刻趕到北京照顧孩子。2020年5月,我們終於在同仁醫院拿到了治療方案,但是因沒有床位,我們帶著方案進入京都兒童醫院開始了治療。」王小蘭說,還沒來得及高興,家裡就來了電話,說孩子外婆病了,「孩子爸爸匆匆趕到湖北,等孩子外婆在ICU病情平穩後才回到北京,這期間我也不放心,又抽空親自回去看望了母親。」

「我媽偏癱了,離不了人,我和孩子爸爸就輪流地往來北京和湖北,換著護理兒子和孩子外婆。那個時期,我真的是感覺生活無望。」王小蘭說,她和丈夫一直奔波在兩個病人之間,母親和兒子都讓她牽腸掛肚。

2021年2月20日,俊希的癲癇又突然發作,在同仁醫院搶救6天後轉到了京都兒童醫院監護室,高昂的費用壓得夫妻二人沒有辦法。「截止到目前,俊希已經花費了近百萬了,醫生說後續治療還需要50萬。家人頻繁生病,孩子急需費用,活著真的是太難了。」王小蘭無奈地說。

願上天垂憐他們一家,阿彌陀佛!

人生之路,不盡是順途,不盡是平坦,也有坎坷不平,逆境阻撓。遇到困境時,誰也高興不起來,心中充滿憂慮與煩惱,一心想著怎樣突破目前困局。而這樣的一個階段,才是人生最真實的組成部分。在困境中,逼自己努力一把,舉起奮鬥的火把,突破困厄,迎來嶄新局面。

我們羡慕那些成功者,卻沒有看到他們走過的路也曾經荊棘遍佈,卻沒有看到他們腳上磨出的水泡又疼又痛,卻沒有看到他們吃過的難化作了卓越的品質。

磨難是一柄雙刃劍,看你以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它。以堅韌的決心面對困難,那麼困難終會倒在劍刃之下;用消極的態度退縮不前,你便會倒在困難的淫威之下,抱怨一生。

面對磨難,你的心態很重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