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回來了,她6歲與母走失,寄人籬下受盡委屈,24年後透過零星記憶找到親父:從沒忘記家的樣子

倘若與家人失聯,許多人當下一定都會非常焦急,更何況是經過好幾年,思念親人的心情是難以想象的折磨。而一位女孩與家人失散了24年,她憑藉6歲時定格在腦海中的零星記憶,最後終于成功地尋找到親生父親,見到了記憶中那些只有模糊名字的親人,也回到了離別二十多年的家。

李子騰(原名呂丹)

與家人團聚她叫李子騰,家住河北保定,在她的記憶中,自己不是河北人,依稀記得很小的時候,是被打工的媽媽從家鄉帶到河北,不久與媽媽失散。

養父給他取名李子騰。可能不是骨肉親情的原因,她在養父母家過得十分不好。

16歲時,養父母就不送她上學了,想讓她嫁人,從而收取彩禮。

李子騰極不願意,因為怕拗不過養父母,她選擇了走。

從此,她就過上了孤苦伶仃的生活,靠打工維持生計。

想到自己的遭遇,她的內心就會升起尋找親人的念頭。

當年媽媽帶著她離開家鄉的時候,自己才6歲,對家鄉的記憶非常模糊。

依稀記得自己的名字裡有個「丹」字,弟弟的名字裡有個「星」字。

她還記得自己的家四面都是大山,家門前有一條小河,旁邊還有竹林。

家鄉稱呼外公外婆為「嘎嘎」、「嘎婆」,稱姨媽為「姨嬢」,姑姑為「嬢嬢」……

2013年,李子騰結婚了,婚後也有了孩子。丈夫、公公婆婆對她非常好,讓她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同時也激發了她尋找親生父母的渴望。

偶然間,她看到了電視台《等著我》尋親節目,每每看到節目中那些講述人與親人失散的故事時,聯想起自己相同的經歷,她都淚流滿面。

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她在《寶貝回家》尋人網站上做了登記。

2020年10月中旬,李子騰的尋親訊息被志工「西嶺貓熊」關注,並及時開展了尋人工作,並把重點放在了重慶、四川和貴州一帶。

寶貝回家志工不久,在重慶梁平發現了一個女兒失蹤的家庭,多條訊息都很相似,正準備採集血樣做DNA 比對時,又發現了新的訊息。

10月10日,浙江志工「夢裡水鄉」將尋人訊息發布在抖音平臺,被黔江網友看到後,覺得與自家多年失蹤的堂妹高度相似,于是網友在網上留言。

志工志工及時與留言者聯繫,核實相關訊息,通過分析,認為黔江的可能性更大。

于是,黔江志工「酸小酸」趕赴馬喇鎮,與多年前丟失女兒的呂天文見面,對多條訊息進行了訪問核實,吻合度極高,于是採集了呂天文的血樣進行比對。

志工採集血樣年近花甲的呂天文,重慶市黔江區馬喇鎮印合村人,1990年結婚,先後有了女兒和兒子,取名呂丹和呂星。

1996年,孩子的母親回到馬喇鎮,接走了6歲的女兒呂丹,前往河北等地打工。

許久不見媽媽的呂丹,終于能和媽媽在一起,別提有多麼的高興。

哪知道,這次與媽媽的短暫團聚卻導致了長久的離別,跟隨媽媽不到一年的呂丹不幸走失,輾轉去到了一個陌生的家庭。從此,呂丹有了一個新的名字—李子騰。

與親人相聚得知女兒丟失的訊息後,呂天文心如刀絞,從此踏上了尋找女兒的艱辛旅程。

他常年在河北、天津等地,一邊打工一邊尋找女兒,四處打聽女兒的下落。

每當得到一些訊息後,他就風塵僕僕地趕過去,大多都是欣喜而去、失望而歸。

由于長年的心情焦慮加上辛苦勞累,正直壯年的呂天文頭髮變得花白和稀疏,身體狀況日漸不支。

20多年尋女未果,不幸又讓疾病纏身,呂天文再也無力尋找女兒了,就在希望即將破滅的時候,卻又迎來了女兒的消息,志工上門採集了他的血樣。

呂天文整天坐在家裡,焦急的等候DNA比對結果,心裡滿是思念和期待。

蒼天不負有心人,2020年11月16日,DNA 比對結果出來了,李子騰與呂天文為生物學父女關係,李子騰就是呂天文失蹤24年的女兒呂丹。

11月20日,一架客機緩緩降落在重慶市黔江武陵山機場,呂丹和丈夫走下飛機,乘坐志工的車輛回到了離別24年的家鄉,他與父親擁抱在一起,撫摸著父親被淚水浸濕的臉頰,父女雙雙泣不成聲。

然後依次與記憶中的親人相認,激動的淚水淋濕了衣襟。

如今,呂丹的家從印合村搬到了馬喇集鎮,弟弟呂星帶著姐姐回到她記憶中的老家,眼前的景象打開了她記憶中的閘門,瓦房、石磨,小路、竹林,還有小河和池塘,全是那麼的親切,童年時代的一幕幕彷彿就是昨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