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歲男啃老!自稱「領悟人生真諦」不工作 吃喝全靠父母「媽媽痛苦求助沒用」他道:坐著等死就行了!

我走路带风 2022/03/04 檢舉 我要評論

2020年,河北保定涿州市的梁阿媽遇到糟心事,她38歲的兒子已經宅在家裡兩三年,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吃喝拉撒睡全靠父母照顧,儼然一副「巨嬰」的模樣。

每當梁阿媽勸兒子去好好工作,兒子卻直接說:「我找一個開發商,把房子一賣,一家三口吃一輩子也吃不完...我已經看透人生真諦,吃飽、玩、發獃,這才是人生...」

這個正值年輕力壯的小夥,為什麼自甘墮落,在家啃老呢?他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為青年的墮落

在家啃老的38歲男子叫小李,他曾經也是一個有為青年。

2004年,只有國中學歷的小李孤身一人來到北京打拚,憑藉著踏實能幹的性格,剛到北京沒多久,就已經在工地上拿到了5000多元的工資。

父母對于這個兒子非常滿意,別看小李學歷不高,但此時的他也懂得笨鳥先飛的道理,已經有足夠的工資養活自己了,只差一門親事,老兩口就不用再操心了。

父母總是勸小李:「你看村裡跟你同齡的人都已經抱孩子了,你再不努力,爸媽都不能給你看孫子了。」

父母一直催促相親的事,小李也覺得自己應該為人生大事考慮一下了,于是趁著工地停工,小李請了幾天的假回老家。

回到老家後在父母的安排下,小李和相親對象見面了,兩人一見面就覺得雙方很合適。小李在北京打拚,工資待遇還算不錯,而女方在保定本地工作,也能照顧好自己。

見了幾次面後,小李和對方就確定了戀愛關係,可讓誰也沒想到的是,正是這次初戀,幾乎改變了小李的一生。

由于小李一直在北京工作,對于熱戀中的小情侶來說,簡直不可忍受,女方也一直催促著小李回到家鄉工作,那樣兩人能夠更好地相處。

出于多方考慮,小李最終還是選擇回到了保定涿州市,在當地找了個工地,不過月薪也從5000直降到了1000左右。

雖然工資少了,但每天能夠和心愛的人見面,小李也是樂在其中。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小李和初戀女友也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可就是在商討彩禮的飯局上,小李的人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在與女方家屬見面後,小李面對未來的老丈人,出于尊敬直接三杯白酒下肚,然後便和女方一家討論起彩禮的事情。

剛開始,飯桌上還有說有笑,可隨著女方母親在索要彩禮時獅子大開口,一下子讓氣憤變得凝重起來。

小李的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小李在北京闖蕩也沒存到多少錢,對于女方母親索要的高額彩禮根本承擔不起。

隨著小李和女方母親對于彩禮的問題爭論越來越激烈,小李酒勁上頭,不知從哪找到一把小刀,對著女方母親便紮了兩刀。

眼看要出人命,雙方家屬把醉酒的小李狠狠按在地上,他的初戀對象也掏出手機報了警。

員警將小李帶上了警車,幸好小李當時紮人時還保留了一絲理智,沒有紮得太深,只是造成了一些皮外傷,不過還是因故意傷害他人,鋃鐺入獄幾個月。

從小李行兇傷人,到住進看守所,正式宣告小李人生中的第一場戀愛徹底結束。

在看守所中的小李,十分懊惱自己酒後的行為,原本能夠通過商量解決的問題,卻因為自己的衝動,差點釀成了大錯。

出獄後的小李痛定思痛,心想:「自己犯下大錯只是因為彩禮沒談攏,彩禮不就是錢嘛,只要自己掙很多錢,就不怕再犯下這樣的錯誤!」

于是小李又隻身來到北京,打算從頭開始,可當他剛到北京,一段新的姻緣悄然發生。

第二次戀愛

回到北京工作後的小李,依舊每個月有5000左右的工資,偶然的一次機會,小李遇到了同為保定涿州的一個女孩。

女孩是來涿州出差,沒有對象,小李在與對方認識後便展開了瘋狂的追求,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小李和同鄉的女孩結了婚。

不過當時妻子一直都在涿州工作,所以她硬是要求小李也得回到家鄉,有過前車之鑒的小李這次沒有那麼爽快地答應。

妻子見到小李不能滿足自己簡單的要求,當即就提出要離婚。無奈之下小李第二次辭去了北京的工作,然後回到涿州生活。

在涿州的生活小李過得並不開心,工資變低是一回事,和現任妻子感情不合導致小李每天都悶悶不樂。

老實的小李只能逆來順受,為了滿足女友的要求,小李在城區租了一間出租房和妻子一塊生活。

原本想著住在一起能夠改善兩個人的關係,可誰知道因為住在一起,反而讓兩人的壞習慣統統暴露了出來,幾乎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時間久了,小李也對這樣的生活產生了厭倦之情,他想過要放棄,但已經年近30的小李,也怕因為自己放棄後,再也找不到下一個合適的另一半,于是一再選擇退步,維持這段婚姻。

偶然一天,小李工作回到家中,看到有陌生男子從自己和妻子的出租屋中出來,此時的小李心中已經產生了不好的預感。

小李問妻子:「從家裡出來的陌生男人是誰?」妻子只是冷冷地看著他,說到:「你別管!」

妻子的冷漠,讓小李無處是從,不過依舊選擇原諒她。

可接下來,小李不止一次見到不同的男人從出租屋中出來,忍無可忍之下,小李直接向妻子提出了離婚並選擇凈身出戶。

和前女友分別後,小李再次回到了北京工作,此時的他只想一頭紮進工作中,不再想任何感情上的事情。

在北京工作兩三年後,小李所在工地的包工頭突然患上了重病,一命嗚呼。

自從包工頭去世後,小李有將近一年的工錢沒有結算,而自己又因為在向包工頭家人索要工資時犯了事,又一次進了監獄。

從監獄出來以後,失去了兩段戀情,又失去了工資和工作,小李對生活萬念俱灰,只想回到家中尋求父母的庇護。

2017年,經歷事業愛情雙重打擊的小李,回到了保定老家。父母原以為兒子只是回家待上一段時間,可漸漸地卻發現,小李像是「巨嬰」一般,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在家待了3年多。

母親梁阿媽幾經勸說想讓兒子振作起來,畢竟家中父母的年齡不小了,也沒辦法通過辛苦工作賺錢養家。

可小李卻直接表示:「我已經領悟了人生真諦,人就應該每天吃飽、玩、待著。」而小李的「人生真諦」卻建立在父母的痛苦之上。

出于無奈,梁阿媽找到當地的媒體幫忙,希望能讓自己的兒子振作起來。當記者見到小李後,小李卻笑著對記者說:「我並沒有覺得現在的生活有什麼不好,我家還有一個大房子,如果我找來大開發商,直接將房子賣了,一家三口下輩子吃喝不愁。」

聽到兒子要賣房子,梁阿媽也是氣不打一處來,房子是她和丈夫辛辛苦苦奮鬥蓋起來的,怎麼能說賣就賣?

梁阿媽直接指著小李生氣地說到:「你現在就想賣房子了?」

小李卻笑著對生氣的母親說:「咱家這麼大的地方,就住了三個人,只賣一半地總可以吧。」

在記者面前,梁阿媽被兒子氣得說不出話,記者只好對小李說:「你把房子賣了才有幾個錢?每天只花錢不掙錢,沒幾天錢就會被花光。你還是振作起來找一份工作,哪怕掙多少花多少,也不至于餓著自己啊。」

聽記者說完,小李想了想說:「那我在家挖一個池塘,弄點魚苗養著,還能養些蓮藕什麼的還錢,農民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記者聽著小李指點江山一般規劃自己的人生,于是對他說:「那你得行動起來啊,光靠嘴還能天上掉餡餅?」

梁阿媽也在一旁問:「從小到大你幹過農活嗎?你會養魚嗎?」

小李聽到母親的話,絲毫不顧及母親的感受,對記者說:「你看,我跟俺媽有代溝。」

小李的話讓父親也看不下去了,直接對他說到:「說的話你都聽著點,老人說的話你也聽著點,別整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著邊際。」

聽父親說完,小李只是呵呵一笑,回懟到:「我們沒辦法溝通,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在我看來人生不就是那麼一回事,玩得開,放得開。前半生吃喝玩樂都享受過了,人一生也就能活百八十歲,現在只需要坐著等死就行了。」

乍一聽,小李說的話似乎還有那麼一些道理,可是小李的吃喝玩樂都是建立在父母的痛苦之上。

一個四肢健全,年輕力壯的男人,卻將啃老說得如此清新脫俗,說實話有些不可思議。記者也被小李的思想整得很無語,于是再三勸解後,終于了解了小李的真實想法。

小李認為:「如今社會都是看學歷的,自己沒有學歷,還沒有一技之長,根本找不到像樣的工作,還不如在家中享受人生。」

梁阿媽和記者都被小李這種不思進取的作為給難住,不過他們依舊會幫小李重振信心,找回生活的希望。

老話常談:「慣子如殺子,溺愛出逆子。」小李確實在人生中經歷了一些磨難,可人生的成長就是在逆境中前行。

生活中的苦難遠比想象中更可怕,有些人走出逆境得到蛻變,而有些人甘願沉淪。

別寵壞了孩子!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