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身價千萬,6旬父卻委身「出租屋」,拒絕為父養老被罵「不孝」內情曝光,網友一面倒:自作自受

我走路带风 2022/06/29 檢舉 我要評論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實用的心理學

常言道:「百善孝為先。」如果說儒家文化有核心價值觀,那麼傳統孝道文化就可以算得上是其中十分關鍵的一部分了。

人們之所以十分重視「孝」,是因為這種觀念恰好維系了代際關系:既是上一代人養育子女的一種動力,也是晚輩完成自己社會角色的一種義務。

所以這種觀念也漸漸深入人心,似乎成為了每個中國人都必須要遵守的一種規矩,那麼是不是一旦發現有晚輩對長輩「不孝順」的行為,就可以斷定其行為已經「越軌」了呢?恐怕不全是。

還有一些以老人為主體的「道德綁架」值得我們注意。

老無所依的父親與富有的女兒

根據某媒體的報道,生活在長沙的劉志平已經年近花甲,原本應該享受天倫之樂的他卻近乎哭訴的向記者表示:自己當下生活很苦,明明有子女, 且自己的女兒劉馨欣經營家具廠,身家千萬,完全可以負擔自己的生活,現如今卻并不管自己,自己只能在風燭殘年之時「委身于」出租屋當中。

這一案情的出現使得人們感到氣憤:自己如此富有卻不照顧自己年老的父親,這簡直就是不孝順的表現。

然而當記者深入了解之后,人們卻發現事情可能沒有這麼簡單。記者打電話詢問劉志平的女兒劉馨欣,其所反映情況是否屬實時,劉馨欣表示「我沒有這個父親。」、「你們要是想告我就告吧」。

原來劉馨欣是劉志平與前妻的女兒,由于劉志平之前生活比較不檢點, 常常與其他女性保持不正當關系,所以其母親難以忍受,早就與劉志平失婚,劉馨欣也是跟隨母親一起成長的。

即便是之后身價千萬,也是因為自己努力奮斗。

而且在成年之后,原本婦女之間關系有所好轉,劉馨欣也負擔了一段時間父親的養老費用,但就在四年之前,劉志平以「女兒未盡到養老義務」為由,將自己名下的兩套房產都給了自己的外甥女鄧梅,并且表示自己的養老義務由鄧梅全權承擔。

所以我們可以得知,并非是劉馨欣不愿贍養劉志平,而是其自己的行為太過分:婚姻生活當中不遵守契約,導致婚姻關系破裂; 以名義上的父女關系來「綁架」未跟自己生活太久的女兒履行贍養義務,過于貪心;一方面強調女兒的贍養義務,一方面將房產過戶給外甥女,簡直就是「兩面三刀」。

在社會心理學看來,親屬關系是社會生活當中的一種關系紐帶,但這種關系并不具備強制作用,而是要通過雙方的努力去保持的。

對于人們而言,僅僅是要求對方履行自己的義務,自己卻做不到的話,那麼無疑就成為了一種「道德綁架」。

并且這種情況極易發生在長輩對于晚輩的要求之上,這是因為很多人對于「孝」這種社會關系的誤解。

直系與旁系:「道德綁架」情況多發的領域

那麼是否劉志平的問題就只是因為其自己的婚姻不忠和未盡到做父親的責任而導致的呢?

也并不全是。

劉志平的鄰居表示,劉志平將房子過戶給外甥女之后,不到一年之后外甥女也將其趕了出來。當記者聯系到其外甥女鄧梅去了解相關情況時,鄧梅表示:自己并未將舅舅「趕走」,而是其自己走的。

鄧梅表示,舅舅已經一把年紀了, 卻還經常帶著年輕的陌生女性回家,這使得原本就名聲不好的他愈發遭受附近人們的非議,甚至還有人說鄧梅和舅舅劉志平之間也有不正當關系。

鄧梅表示經常有陌生女性聯系自己表示「不要和劉志平太親密」,這種壓力讓鄧梅叫苦不迭。

通過這一點,我們其實也不難發現:「道德綁架」不僅體現在直系親屬之間的義務不對等、關系難以維系上,在很多時候也體現在長輩對于直系、旁系后代看法的不均上。

在社會心理學領域當中, 家庭是個體進行社會化與心理發展的關鍵單位,但是由于血緣與姻緣關系的不同,家庭當中存在直系、旁系等多種親屬關系,所以有些人就會在這一點上產生認知偏差。

有的人認為,自己親生的子女雖說也很親密,但自己的侄子、外甥等與自己同宗同源,都是「一個姓氏」的,所以對其總是十分關注。

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就是因為錯綜復雜的社會關系導致人們對于關系的看法不同,對于個體,尤其是年紀比較長的中老年人而言,一定要把關系梳理清楚,切莫將莫須有的「孝順」義務強加在一些旁系親屬身上,同時冷落了自己的親生骨肉,這無異于是本末倒置。

多種價值標準的存在常常會使某些人難以保持清醒的認識,尤其是在一些上了年紀、文化水平不太高的老年人身上,會產生特有的「道德綁架」行為。

人應該是道德的,前提是交往雙方都是如此。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