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賣還5000萬債!昔日浪子清算人生,出獄後替父扛家,賺錢也要陪伴家人:感謝爸媽也從沒放棄自己。

「這個我賣他50你會不會生氣?生氣?生氣你氣乎死!」伶牙俐齒的他引得眾人發笑。

緊接著他又拿起一件商品介紹,一連串順口溜聽的大家目瞪口呆,不時還會與觀眾互動嗆幾句。

攤位前人頭攢動,儼然成了脫口秀現場,而站在舞台中央的那個人就是被稱為「寶島叫賣哥」的葉升峻。

很多人知道他是在《康熙來了》上指著小S鼻子罵,但人們不知道的是他僅憑一張嘴,7年幫家裏還清5000萬債務,不知道他還有一段浪子回頭的往事。

社會邊緣摸爬滾打,家境下坡欠5000萬債

兒時的葉升峻家境很優渥,葉爸爸從街頭賣藥起家,後來又經營國術館和牛肉場。

錢越賺越多,時間卻也越來越少,因為無暇照顧葉升峻,便把他送到外婆和阿姨家照顧。

「我從小跟父母沒什麼感情啦,8歲以前是外婆把我帶大,8歲之後則是阿姨照顧我的生活起居,直到國中畢業。」

因為缺少父母的關心,他形成了反叛的性格,國中畢業後只讀了半年的高職就沒有再繼續讀書,到外面混兄弟。

看到兒子將要走入歧途,爸爸把他招到身邊說「我給你兩條路,一條是去學修車,不然是滾出去。」

葉升峻哪里聽的進爸爸的話「我不想要每天把自己弄得髒兮兮,我憧憬的是像KTV少爺那樣穿著體面的工作」沒多久他便走出家門獨立生活。

隨著在KTV認識的人越來越多,他才發現原來還有很多「生意」可做,幫別人收賬、討債、賣毒品,什麼能賺錢就做什麼,他也成了監獄裏的常客……

當他在社會邊緣拼命掙扎時,家裏也逐漸走下坡,葉爸因為投資失利賠了很多錢,欠下5000萬的債務,重回街頭做生意。

就在那一年,爸爸媽媽變賣了所有家產為他交了最後一次保金。

「爸爸賣了最喜歡的車、我媽媽賣家裏所有值錢的首飾,爸爸當時只講了一句律師預計會判刑多久,就流下淚來不發一語,哭到會客時間結束。」這給了他很大觸動,也讓他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

30歲出獄,他和家人離開了台中的生活圈搬到台北,在重陽橋下一個廢棄成衣工廠居住。

出獄後踏上叫賣路,四處學習苦練內功

出獄後的葉升峻一改之前放蕩不羈的樣貌,終日和父母擺攤,但他並不叫賣,只是坐在一旁等爸媽差遣。

「我其實很討厭叫賣,因為20多歲的時候,有一次逛夜市遇到爸媽的叫賣攤,進去幫忙卻不巧遇到自己的小弟,被問說『大哥你怎麼在這邊擺攤?』我拉不下臉啊。」

奈何內心的糾結無法抵擋現實的壓力。

後來葉爸患上高血壓,不能一直講話,所以便換媽媽叫賣。一次葉升峻媽媽內急想要上廁所,要他幫忙頂一下,這次也成了他的叫賣首秀。

「平常會聽爸媽叫賣,耳濡目染感覺沒那麼難,但一上去台詞就全忘了,回答不出觀眾問題全身冒冷汗,心想打死都不上去了!」

後來因為媽媽的業績不好,家裏的經濟壓力驟增,葉升峻沒有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再上叫賣場。

「人家說一箍銀打死一條英雄好漢就是這樣,當你在這邊做生意,債主就在旁邊等著收錢的時候,你沒得選……」

可上台只是第一步,距離賺錢養家還差的很遠。

慢慢的他發現自己的業績和同行比總差一大截,他很好奇,找來朋友看他叫賣「朋友說我講的不好笑,告訴我看到過一個叫賣攤很厲害,讓我去看。」

於是葉升峻來到了朋友說的攤位「我在那裏整整看了兩天,把他當神在拜,怎麼可以講得這麼有趣,東西又賣得好。」

從那天開始,他決定到外面看一看,全台灣到底還有多少這麼會賣東西的人。

「我發現要想講得好需要大量的話術和笑話,慢慢的養成了習慣,只要看到有人戴著麥克風講話,就會用手機錄下來,看著他怎麼操作,回去之後戴著耳機聽。」

在不斷的觀摩和練習中,他學會了如何聚眾、介紹商品和讓客戶買單「這些話術經過自己的詮釋,感覺整個人都脫胎換骨。」

「我第一天就把攤上的東西賣得一件不剩,不只我爸媽嚇到,連我自己也嚇到。」

於是他將攤位還給爸媽,批了一些商品,開始自己的叫賣生涯,所有的菜市場、跳蚤市場、黃昏市場、夜市,只要是在西半部的他都去過。

父親意外離世,叫賣扛家7年還5000萬,發現直播叫賣前景

「家裏的境況逐漸好轉起來,但沒想到爸爸卻意外過世……」

這天他接到電話聽說爸爸在浴室摔倒昏迷,他從叫賣攤一路跑回家,一只鞋還掉在半路。

和父親一起上救護車時,醫生告訴他「有99%會是植物人,要不要放棄急救……」

「我那時候就在想,家裏還有千萬負債,怎麼救他?」最後他只得忍痛簽字,留下終身遺憾。

父親去世後,他更加沒命的賺錢,希望幫家裏還上債,讓媽媽能不再辛勞。「那時一天要擺三場,菜市場擺完擺黃昏市場,黃昏市場擺完擺夜市。」

終於在7年後還清了家裏的5000萬債務……

但他並未在還清債務後鬆懈,還是一如既往的每天出攤「感覺叫賣很有樂趣呀,可以讓顧客開心,這裏就是我的舞台!」

這天葉升峻同往日一樣,站在攤位前擺好攤、聚好眾,沒想到一場大雨卻趕走了所有客人,只剩他一個人。

「就是感覺很無聊呀,所以就開直播,大家讓我在直播上面賣,但是結果真的嚇到我……」

當天晚上有8000多人觀看,營業額是平常做夜市的10倍,這讓他發現了叫賣事業的新起點。

「轉戰網路直播這個想法讓我那天一夜未睡。」

第二天他就開始了網路直播的籌備,成立了直播團隊,租下500坪的攝影棚,買了三台攝影機和導播機。

「直播從早開到晚,業績是一直往上飆,開播第三個月,月收入就破千萬了,光是一顆枕頭,第一年就賣了700萬。」

雖然收益頗豐但直播叫賣也給他帶來了困擾,就是沒辦法直接跟觀眾互動。

「一開始很不習慣的,不要說長什麼樣子,連你是男是女、幾歲,我都不知道,就好像在跟空氣講話。」

為了提升叫賣效果,他學著自己演戲,生意不僅越做越好,廣告邀約也是一個接一個。

做直播時間久了,他發現了這個行業有很多暗箱操作。

「就是會有很多暗樁在上面喊價,喊了半天沒買半樣東西,但是大家看不到後台的下單系統。」

而葉升峻不用暗樁是從在夜市叫賣開始大家就知道的事。除此之外他還堅持著自己的「三不」原則:不買人數、不買+1、不買分享。

「線上人數、+1都是可以造假的,你去看直播平台,很多就算拿狗屎出來賣底下也一堆人+1,那些都是程式……」

「我常常也會去觀摩別人直播賣東西,看久了就知道是不是造假、用了哪些手法。」

玩命賺錢不忘陪伴家人,不給自己再留遺憾

因為說話風趣、性格直爽,葉升峻獲得很多觀眾的追捧,在網路上掀起一陣叫賣風潮,有綜藝節目企劃了夜市主題,要找全台灣的叫賣哥到節目中PK,葉升峻當時是北部夜市代表。

錢雖然越賺越多,但是他並沒有重蹈父親的覆轍,在2016年與歌手周惠珊結婚後他更加體會到家庭的重要。

「做直播很累的每天回家都是開車開到睡著,老婆因為擔心所以整天跟著我在攝影棚,小孩的作息也受到影響,半夜兩三點都還沒睡覺,我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為了陪伴家人,也為了讓自己能得到休息,他開始減少直播的次數和時間。

會想起過去的日子,葉升峻很是感慨「真的很感謝爸爸媽媽,即使我再為非作歹,他們也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

14年前他走出監獄爸爸抱著他說「都過去了,人回來就好」「他告訴我,這輩子賺了很多錢,富裕的生活都過了,但最開心的日子是住在工廠的那一年,因為我們全家人都住在一起。」

如今葉升峻靠著叫賣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當被問到是否為簽放棄急救同意書感到後悔時,他說「這件事沒讓我後悔,讓我後悔的是為什麼我浪費這麼多時間,如果早一點成為叫賣哥還清負債,就不會被逼著簽字了……」

每個人的生命都會有遺憾,誤入歧途的人總會問現在回頭會不會太晚。

葉升峻的故事可能給了人們答案。

可能後天的努力並不能彌補所有的遺憾,但卻可以讓明天不像昨天一樣爛。

所以人們才說「浪子回頭金不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