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生父母拋棄,21歲女孩誕下雙胞胎生命垂危,捐器官救4陌生人:我的生命將以另一種方式延續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她卻以另一種方式活著……

21年前一個秋風蕭索夜晚,一所孤零、破落的房間傳出一聲女嬰的啼哭,一個鮮活的生命降臨人間,可她並不知道她短暫的一生就與出生的那個夜晚一樣淒涼……

可她偏要做一根火柴,用將自己化為灰燼的方式,溫暖了這個對她近乎殘酷的人間。

這個女孩,名叫小純。

出生的那個夜晚,她並沒有得到父母的呵護,而是草草的被裹在繈褓中,從一團漆黑,走入另一團漆黑。

這對夫妻抱著她乘上一輛破舊的卡車,駛進了燈火通明的都市,在幾經輾轉之後他們來到一扇緊閉的鐵門前。

已經是淩晨4點,借著微弱晨曦和遙遠的燈光可以隱約看見,門後面那棟灰白建築上寫著五個字——兒童福利院男人按響門鈴,之後示意女人將孩子放下,便拉著她的手快速登上那輛卡車,揚長而去。

這就是我臆想中的和親生父母分別時的圖景,小純在日記裏寫道。

「我並沒有對他們的記憶,也沒有對他們的情感,只知道自己出生在秋天,感覺這樣的降臨和分別夠讓我的心裏感到安慰,畢竟很想知道自己是怎樣來到這個世界的……」

小純自記事起就會每天記日記,因為她已經有了缺憾,不想以後再有……

和「爸爸媽媽回家」

在兒童福利生活3年後,一天照顧自己的阿姨找到她,告訴她有了爸爸媽媽,正在外面等她。

「這兩個詞對我來說很陌生,那時的我甚至不知道他們的含義,只是感覺自己要離開這個地方,心裏滿是未知和恐懼。」

見到了阿姨口中的「爸爸媽媽」都40歲左右的樣子,「爸爸」消瘦、皮膚黝黑,在門口來回踱步,「媽媽」身材矮小,皮膚暗黃,眼中滿是期待……

「阿姨問了我幾個問題,大意是願不願意和他們一起生活,之後帶著我去了很多房間,當時不太懂只是覺得很累,現在想應該是領養的手續……」

之後小純便和「爸爸媽媽」回了家。

「我們坐著一輛破舊的卡車,行駛在鄉間的路上,直到看到一幢倚靠著大山的房子,他打開了銹蝕的鎖,我回到了那個被他們稱為家的地方」

適應貧苦和那些值得回憶的時光

在這個籬笆圍就的庭院裏小純度過了自己貧瘠但又充滿樂趣的童年時光。

「爸爸終日在田間勞作,媽媽則在家中縫補做飯,每天的生活都像複刻一般,唯一不同的是爸爸的腰更彎了,媽媽的眼睛也越來越模糊……」

她逐漸的適應了這個新家,也適應了如何過貧苦的生活

「每天都是單調的飯菜,每天都是同樣的話題,爸爸媽媽無休止的勞碌著,但卻好像在沙上壘起碉堡,終究一無所獲。」

這樣的日子過了3年,這天爸爸粗糙的手拉著她走出了這個家,來到了一個她陌生的地方——學校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和我一樣大的孩子和牆上沒有污漬的房間,我感覺一切都是新鮮的,包括我自己」

她同其他孩子一樣上課、學習、交友、遊戲……

「上學的那段時光可能是最值得回憶的,卻也是我為數不多的回憶」

偶遇未來,靜候新生命的降臨

從念國小到高中,時間從小純懵懂迷惑但又認真的眼神中匆匆掠過,念過高中的她再沒上學,而是進到工廠做工。

她沒有想到會遇到他,也沒想到自己的生命會在3年後走到盡頭……

19歲時,小純遇到了同在工廠做工的阿輝。

「自上學以後與父母聚少離多,雖有朋友但也不經常陪伴,直到遇到他才又感覺到得到關愛。」

兩人每日一起吃飯,一起下班,一起聊天。

「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就像被領養時一樣」

婚後的1個月,她感覺到自己身體異樣的變化,似乎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拉著阿輝去醫院檢查,果然她懷孕了,是雙胞胎。

她將喜訊告訴了父母,全家人都在等待著新生命的降臨。

家庭雖然並不富裕,但阿輝還是竭力的照料著,直到小純被推進產室。

厄運再臨,最後的選擇

「今天去醫院做了產檢,醫師說我患妊娠急性脂肪肝,必須進行剖腹產。我和阿輝都很擔心,不知道會不會有問題……」

終於,小純被推進了產室,等她在被推出來時已經昏迷,兩個女嬰安靜的臥在她的身旁。

「小純出現了肝腎功能衰竭的情況,現在要去搶救」說完她和孩子便被推入了兩個不同的房間。

等小純再被推出已是第二天淩晨,阿輝和父母連忙上去詢問「肝腎臟恢復了部分的功能,但損傷不可逆影響了大腦,人可能不行了……」

一家人看著面前仍在昏迷的小純痛哭起來,回到病房後她漸漸清醒,看著身邊的親人,灰色的嘴唇慢慢的抖動著,阿輝俯身去聽,淚水不住的流。

「小純說什麼?」

「她說她知道自己不行了,但她並不想離開,想捐掉自己的器官,讓自己已另一種方式活下去……」

說完便再度昏迷,家人在焦急地等待著奇跡,但奇跡最終沒有到來。

「病人腦水腫、中樞神經系統的損傷十分嚴重,已經腦死亡。」

聽到最後的兩個字,媽媽癱倒在地泣不成聲,阿輝和爸爸攙扶著邊默默的流淚。

要不要遵從小純的遺願,三個人陷入了糾結,媽媽不同意「現在女兒去世了,為何還要受那樣的罪。」爸爸則說「這是小純的最後一個願望,我們應該幫她實現,就像她說的以裏一種方式活著……」

最終媽媽同意了,爸爸在同意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小純再一次被推進手術室,但這一次她不是要就自己,而是要救人。

她的器官被移植到四名患者身上,讓兩位失明患者重見光明。

她沒能決定自己的到來,只能靠臆想建立圖景,但她卻決定了自己的歸宿,以這種特殊的方式繼續的活……

在短暫的21年中,絕大多數時間她都在迷茫、懵懂和貧困中度過,正如母親所說「女兒沒能過上好的生活……」

她短暫一生的被拋棄又被收養,飽嘗甘苦卻又充滿希望,直到最後黑暗再度襲來,她將自己點燃,延續了生命,也讓四個人獲得重見生的光亮。

葬禮那天,黃葉遍地,雖有淒風凜凜,卻也紫日洋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