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被拐14年後,少年憑藉記憶找到生父母,打電話喊媽讓人淚目

彭東英是個苦命的女人。

在她5歲時,媽媽就離世了,爸爸獨自撫養她和弟弟,生活很艱辛。沒想到,4年後,爸爸也撒手離去,留下她和弟弟相依為命。

彭東英十分要強,為了養活自己和弟弟,她四處打工賺錢,辛辛苦苦把弟弟拉扯大。

後來,她遇到了愛人,組建了家庭,還在01年生下了大兒子。

眼看著,日子一天天變好了,可命運卻很殘忍,不肯放過這個苦命的人。

不久後,相依為命的弟弟竟被人誤殺了,彭東英的天瞬間就塌了。

周圍的人苦口婆心地勸慰她,一定要振作起來,畢竟還有家,還有愛人,還有襁褓里嗷嗷待哺的孩子。

慢慢地,她才一點一點地走出陰霾,還在03年又生下了一個兒子。

看著這個幼小的生命,彭東英感覺自己終于實現了兒時的夢想,過上了安穩平靜的生活。

兒子被拐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轉眼到了2007年,這時彭東英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在深圳開了一家小超市,老公一人在揚州打拚。

12月26日這一天,母子三人一邊吃飯一邊看電視,《深圳第一現場》正在播放一個名叫孫卓的小孩被拐的新聞。電視里,孫卓奶奶跪在地上,舉著尋人啟示的海報,絕望又無助。

看到這個畫面,彭東英的心裡一陣莫名的驚慌。

她對兩個兒子說:「仔仔啊,千萬不能出小區,千萬不可以跟陌生人走哦。」

「媽媽,我不會丟的,我會打110告訴警察叔叔的。」小兒子符建濤調皮地回答媽媽。

濤濤雖然有些饞嘴,但是個聰明伶俐的孩子,彭東英想到這,從心底打消了不安。

又過了三天,彭東英母子吃過晚飯後,她輔導大兒子功課,濤濤穿著拖鞋,一個人跑樓下去玩了。

8點左右,濤濤回來換鞋子,手裡還拿了根棒棒糖。

「誰給你的棒棒糖啊?」彭東英隨口問濤濤。

「隔壁的一個叔叔。」

換完鞋子,濤濤就跑出去了。

8點半,彭東英輔導完大兒子,下樓去找小兒子,小區里卻一個小朋友也看不到,根本沒有濤濤的身影。

她焦急地圍著小區找了好幾圈,卻始終沒看到兒子,她的腦袋轟地一下炸開了。

想到幾天前拐賣孩子的新聞,彭東英雙腿頓時一軟,不聽使喚了,她哆嗦著手撥打了110。

當天晚上,她從警局回來後,一眼沒合,一直哭到天亮。

第二天,彭東英印刷了大量的尋人啟事,發動親朋好友幫忙粘貼,火車站,汽車站,重要的路口,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她都不放過。

可兒子濤濤仿佛從人間蒸發一樣,再也沒了音訊。

尋找兒子彭東英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大兒子,一邊和其它被拐孩子的家長組團,跑遍大江南北,一心只想找到孩子。

無論走到哪,彭東英都隨身帶著尋人啟事。只要聽說哪裡有線索,她就趕緊放下手中的事,一頭扎過去,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孩子。

在那之前,她不熟悉網絡,為了找兒子,她開始學著註冊qq號,在網上發尋人的帖子,「懸賞二十萬尋找愛兒」。

但這些帖子很快就石沉大海了。

後來她又學著開通博客、微博,希望能獲得更多關于兒子的線索。

夜深人靜的時候,彭東英總會想起兒子濤濤。

以前她累的時候,濤濤會幫她捶背,經常對她說:「媽媽,我很愛你!」

到了周日,濤濤不用去幼兒園,早上都會一個人輕輕地起床,吃早飯,玩玩具,還主動幫媽媽倒垃圾。

「媽媽,今天不用送我上學,你再睡一會吧!」

想起這些,彭東英的心都在滴血。

每晚睡覺前,她都會把濤濤的一套衣服壓在自己枕頭下面,心裡呼喚著,濤濤你快點回來吧,媽媽要睡覺了。

到了過節的時候,彭東英就更加想念兒子了。

寶貝啊,媽媽答應你要去的動物園,我們還沒去呢!

寶貝,你在哪裡呢?是不是幸福?有沒有人疼你?能過上快樂的節日嗎?

一想到兒子那無助的眼神,她就眼淚止不住地流,心痛到無法呼吸,好幾次,感覺自己活不下去了。

只要能找到兒子,彭東英願意不惜一切代價去交換,哪怕是她的命!

為了骨肉團圓,她下定決心,無論這條路如何艱險,都要繼續找下去,直到生命的盡頭。

一個電話一晃,時間到了2021年,14年就這樣悄無聲息地過去了。

14年里,彭東英一家還住在原來的小區。雖然他們早已在深圳買了房子,可她擔心濤濤回來找不到家,就一直沒有搬家。

14年里,彭東英的手機號一直不敢換,雖然話費貴,但她不想錯過任何一個與孩子有關的電話。

每年除夕,家裡飯桌上都會多擺一雙碗筷,那是給兒子濤濤準備的。

每年濤濤生日時,彭東英夫婦都會訂一個大蛋糕,為遠方的兒子慶生。

她還把過年、過生日的視訊錄下來,發給深圳公安民警,請求他們繼續幫自己找孩子。

9月26日,彭東英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對方自稱是符建濤。

她愣了一下,這麼多年,她已經不記得接過多少這樣的電話了,早就被騙怕了。

「怎麼確認你是符建濤呢?」

「小時候,我們去動物園拍蟒蛇照片的時候,你把蛇搭在哥哥的脖子上,讓我抓尾巴。」

彭東英聽完後,覺得這仿佛是一個暗號。因為家裡確實有一張照片,記錄下了這個場景,能記住的肯定是自己的孩子!

為了進一步確認,她讓對方發一張照片過來。

接著,微博那頭傳來了一張少年的照片,看到照片的瞬間,她確信那就是自己的孩子。

她趕緊發了一張給老公,老公也確信這就是他們苦尋多年的孩子----濤濤。

找了這麼多年的兒子竟然自己打來了電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被拐14年拐走符建濤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三叔」吳某龍。

08年,吳某龍在深圳的小區里當保安,他先盯上了孫海洋的兒子孫卓,誘騙到手後,又用一條小狗拐走了4歲的符建濤。

後來,吳某龍把兩個孩子帶回了山東聊城,把符建濤送給了自己的二哥,因為他只有三個女兒,沒有兒子,又把孫卓送給了另一戶沒有男孩的親戚家。

果然如彭東英所說,符建濤是個機敏的孩子,記憶力很好。

到了「新家」,他不吵不鬧,還幾次試探地問「奶奶」,爸爸怎麼變黑了,媽媽怎麼沒有以前漂亮這樣的問題。

其實,他當時心裡隱約知道,這裡根本不是自己的家,他們也不是自己的爸爸媽媽。

以前,符建濤調皮的時候,媽媽總對他說:「再不聽話,我就把你給賣掉!」

想起這句話,小小年紀的他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是被媽媽給賣掉了,他們一定是商量好的!

如果說出自己的懷疑,或者暴露自己的想法,可能會被現在的家人打,也回不去原來的家。

所以,他決定隱忍下來,努力學習,等到畢業工作,徹底獨立後,就去找媽媽,親口問問她,為什麼不要自己了。

這些年,因為養家夫妻常年在外打工,符建濤成了留守兒童,由農村的「奶奶」一手帶大,于他而言,生活是貧苦的。

但是,在他心裡一直有一個尋親的夢想,所以他沒有怨言,學習上特別努力,在學校里始終名列前茅。

無數個孤單的夜晚,符建濤的思緒會到記憶的深處,去找尋一些模糊的印象。

在那個二樓的家裡,在那間熟悉的小超市裡,自己拿著心愛的棒棒糖,和哥哥開心地玩耍。

媽媽爸爸,還有哥哥,你們在哪裡?

你們真的不要我了嗎?

帶著這些困惑,符建濤在山東聊城生活了14年,直到2021年,他終于得到了答案。

原來,這些年,深圳公安一直沒有放棄,在公安部的「團圓」行動中,他們接到上級有關符建濤的線索後,立馬趕往山東聊城,冒著大雨找到一個孩子做DNA比對。

比對的結果證明,他就是被拐的孩子——符建濤。

那之後,他還指認出視訊中拐賣孫卓的那個背影,正是自己的「三叔」吳某龍,幫警方找到了另一個被拐的孩子——孫卓。

得知自己的身世之謎後,符建濤沒有猶豫,立即向警察詢問了自己的真實名字,然後找到彭東英微博上發布的尋人啟事,撥打了這個等待他14年的電話,「媽,我是符建濤!」

母子相認看過照片後,尋子心切的彭東英趕快向深圳警方證實,得知聯繫自己的人正是兒子時,她反而平靜了。

因為她的孩子還能平安健康地活在這世上,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

當天,在朋友圈裡,她寫道:「從收到消息那一刻開始頭痛欲裂,我不知道是不是激動過度,靜待花開時……期待你的回來。」

十一之前,符建濤拿著媽媽彭東英買的機票,終于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深圳。

當他走下飛機,牽起媽媽的手時,兩個人都激動得哭了。

但彭東英心裡多年的傷痛,卻被重逢的喜悅拂去大半。

一家人終于團圓了,幸福洋溢在每個人的臉上。

彭東英見兒子很瘦小,比哥哥矮了不少,趕緊找個地方,點了好幾斤羊肉給孩子補一補。

她帶著兒子逛商場買衣服,去吃第一頓肯德基,去見那些多年來一直關心著他們的人。

她想把這些年的虧欠,一股腦都彌補上。

可是相聚的時間總是短暫的,他們不得不先說再見。

因為,符建濤正在讀高三,課業非常緊張。所以他在深圳只待了幾天,就立即返回了山東。

但他已經決定改回自己的真實姓名,大學聯考時考一所離深圳近的大學,爭取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

那之後不久,恰好是彭東英的生日,符建濤貼心地給媽媽發來了祝福信息。

他寫道:

「媽媽,生日快樂,這是我回來後你的第一個生日,14年簡單的言語無法形容你的痛苦, 感謝你做我的媽媽,這是我此生最大的幸運與福氣,在我無憂無慮生活的時候,殊不知媽媽每天對我朝思暮想,只願媽媽在未來的日子裡平安健康快樂,只願我們可以一起細數年華,風雨同舟,只願歲月從不敗美人,言行之中流露出全是對我的關心與愛,願我們一家人開開心心快快樂樂,未來我陪你夕陽漫步,祝媽媽平安喜樂,萬事勝意!」

看完消息,彭東英感覺到無比的暖心。

兒子隻字不提自己這些年的孤獨和委屈,卻一心只想讓媽媽釋懷。

有一個這樣懂事體貼的兒子,吃多少苦,她都願意。

人畢竟是有感情的,符建濤即使再理性,多年在買家的生活經歷,也讓他很為難。

案子到了量刑階段,符建濤的買家律師和家中姐姐找到他,希望他能向彭東英求情,給買家出具諒解書。

符建濤苦苦掙扎後,還是艱難地向媽媽說出了請求。

但彭東英堅決地拒絕了,在採訪中,她對記者說道:

「為什麼我不能出這個諒解書,我不能讓全世界的人看到,讓還有這麼多沒有找到孩子的家長看到:孩子找回來,親生父母又原諒他了,拐賣孩子不用什麼付出代價,他還照樣可以回養父母家生活,這就是沒有犯罪的成本。就會證實,買賣孩子,買家沒問題,肯定不能這樣!親生父母怎麼能好了傷疤忘了疼!」

她知道孩子會難受,但是在人口拐賣這件事上,買家不是受害者,而是悲劇的源頭。

那麼多人在尋子之路上痛苦地奔走,如果輕易原諒,那就是對違法犯罪的縱容。要讓大家意識到,不光人販子要接受法律制裁,買家也要接受法律制裁,還要人財兩空!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源上防止違法犯罪。

每個被拐的孩子家庭都要經受兩次「毀滅」,一次是丟失時,一次是找到時。

很多孩子被找到後,不肯回到親生父母的身邊,甚至有的人直接拉黑父母,續寫著一出出人間悲劇。

而在彭東英和兒子符建濤身上,是父母和孩子的雙向奔赴,上演了一出團圓喜劇。

沒有什麼,比這更溫暖人心,讓人感到欣慰。

有人贊彭東英不言放棄,有人夸符建濤記憶驚人。

追根究底,還是因為母子情深,4年多的朝夕陪伴,母子間建立了深深的情感鏈結。

唯有愛是明燈,能夠照亮孩子回家的路。

願所有被拐的孩子都能找到回家的路!

願所有被拐孩子的父母不再痛苦!

願天下無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