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丸子」沒有說的事,櫻桃子的謊言與真實

因《櫻桃小丸子》廣為人知,去世、年僅53歲的漫畫家櫻桃子。她贈送給故鄉的井蓋,已經設置到了靜岡市內。很多讀者去實地拍照、交流,緬懷這位故人。

「小丸子」裡面沒有說的事

櫻桃子1984年出道,1986年開始連載《櫻桃小丸子》。她根據親身體驗,描繪的三年級小學生「小丸子「一家毫無虛飾的日常,征服了很多觀眾,造成廣泛影響。

除了《櫻桃小丸子》,櫻桃子還寫了許多紀實自傳。初期的幾本自傳,推出之後銷量突破百萬。在「紀實」領域,她也是最有影響力的作家。

《桃子罐頭》、《猴子馬戲團》《紅燒鯽魚》

與《櫻桃小丸子》相比,這些自傳書籍相當敢說話,甚至直白到辛辣。相關人士透露、2011年櫻桃子在日本《河北新報》連載四格版《櫻桃小丸子》時,就已經檢查出乳腺癌。然而櫻桃子,卻沒把患病這件事告訴讀者。

同一年發生了東日本大震災。一般不在《櫻桃小丸子》裡對社會問題發表意見的櫻桃子,罕見地發表了這樣一張漫畫。

小丸子含淚說出 「日本也一定沒事」後,漫畫停載了兩周。連載結束,櫻桃子接受訪談時說「這段時間真是太難過了」。但「難過」的部分理由,她卻沒有說出來。

櫻桃子經常給人「不論怎樣的不幸與失敗,都能寫成逗趣的故事」的感覺。她這些年的手術與治療過程,卻沒有透露給大眾。她的去世,對多數人來說,都顯得過于突然。

幻想中的「櫻友藏」

櫻桃子,一直都給人「敢說話」的印象。 《櫻桃小丸子》裡面,花輪同學瞧不起窮人的發言,曾惹起不少爭議。漫畫裡折騰「友藏」爺爺的段落,也收到大量「反對虐待老人」的抗議信。

最具有爭議的,大概就是櫻桃子自傳《桃子罐頭》、關于她祖父的這一段了吧:

祖父死的時候,我正在上高二。我的祖父,真的是無可救藥的老頭。狡猾、懶惰又壞心眼,還虐待自己老婆,不管是媽媽還是我與姐姐,都吃了很多苦頭。這位祖父的X Day,在清爽的五月星期六晚上。晚上12點,祖母突然在廚房說「過來一下,老爺子沒氣了」。我與父母嚇了一跳,來到祖父的房間。原來如此,祖父確實沒了呼吸,大張著嘴一動不動。因為樣子實在是太蠢,我與爸爸媽媽都脫力到笑了出來。很快醫生來了,查看祖父的屍體後,說「這是壽終正寢呢」。死因是幸福的條件裡面,最為重要的 「天命」。半夜三點,親戚陸續來了。這時我才想到,事情弄得這麼大,姐姐卻還在自己房間裡睡覺,我慌張地去叫醒她。告訴她「老頭子死了」後,姐姐像蚱蜢一樣跳了起來。雖然說著「真的假的」,但她眼裡還是漏出了期待與興奮。我順水推舟,說「聽好。老頭子死後的臉,那可是非常好玩。嘴巴大張,簡直就像蒙克的《呐喊》。但不管多麼搞笑,都不能笑出聲喔。」姐姐小心翼翼地打開祖父房間的門,偷偷瞄了一眼祖父的樣子,然後就蹲在廚房角落,像蛐蛐一樣笑了起來。「啊,都和姐姐你提前說了。不管多麼好玩,都絕對不能笑」,我繼續追擊。姐姐終于笑得翻滾了起來。留下笑得像蛐蛐,笑到要死的姐姐,我到祖父的房間看了一下。誰都沒有哭。死了以後,能讓所有人都不覺得可惜的人,還真是罕見。

原來,雖然《櫻桃小丸子》多數家人都參考現實。但只有「櫻友藏」,是幻想當中的「理想爺爺」。

友藏爺爺,是完全虛構的人物

櫻桃子自傳也有提到,現實中櫻桃子的祖父,與漫畫裡「櫻友藏」完全相反、不但品行不端,偷拿孫女裡錢、偷窺別人洗澡。不但被家人嫌棄,同齡人裡面,似乎也沒有人惦記他的好。

這一段在雜誌上連載時,很多人就批評「有血緣關係的近親,不應該表現得毫無愛意」。 合集出版後,櫻桃子在後記裡回應 「家人這個身份,並不會自動產生愛」,「比起血緣,自己更看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怪不得在日本有人說,「櫻桃子的作家本質,毫無疑問更接近黑暗面」。 這個傾向,不只《桃子罐頭》,《可吉可吉》、《永澤君》這些作品裡也體現得很明顯。

櫻桃子作品,《可吉可吉》片段

一般來講,玩「黑色幽默「的作家,都經常給人沉重的印象,很難被大眾接受。為什麼《櫻桃小丸子》,卻打破這個規律?這是因為,櫻桃子其實對《櫻桃小丸子》做了很多改造,在黑色幽默上,加上了「平穩的日常」與「童話般的幻想」。

細心調整後的日常與幻想

據說,世界上有兩種少女漫畫家。一種漫畫家,能夠奪取部分熱心粉絲,然後年齡和讀者一起變大。另一種漫畫家,則錨定固定人群,就算讀者輪換,也一直畫面向同一年齡講故事。前者作為藝術家,讓眾人讚歎。後者吸引年輕觀眾,讓雜誌賣得出去。

然後「櫻桃子」這個人,兩方面都做到了。

櫻桃子畫了半輩子《櫻桃小丸子》,和《海螺小姐》不一樣,並沒有排除「非大眾」要素。有成人讀者也能會心一笑的辛辣諷刺。同時還在角落、夾雜各種「私貨」。用「內行人」才懂的偏門段子,滿足核心粉絲。比如許多角色名,就來自《GARO》這本先鋒派漫畫雜誌。

丸尾君、花輪君的名字,來自「花輪和一、丸尾末廣」

但為了大眾讀者,櫻桃子在《櫻桃小丸子》中,也模仿經典漫畫,做了一些調整。比如,漫畫裡一直沒說「小丸子爸爸的工作是什麼「,甚至讓他看起來像無業遊民。

赤塚不二夫的《天才傻鵬》裡,父親也沒有明確的工作

其實櫻桃子現實裡的父親,是一位」蔬果店長「。但是漫畫裡,小丸子家的結構,並不像是個店鋪,也從來沒有出現賣菜場面。櫻桃子說,這是為了儘量接近「普通的家庭「。

童話幻想部分,不只是各種幻想風格插畫。櫻桃子本人作詞的動畫主題曲《大家來跳舞》。不斷重複的「嗶哩啪啦、嗶哩啪啦」,配合天馬行空的歌詞,也體現出了小丸子喜歡幻想的天性。

《大家來跳舞》拿下當年Oricon 「日本單曲銷售大獎」

多數漫畫家,要麼過于沉重,要麼夢幻過頭。像櫻桃子這樣,調配「日常、黑暗與夢幻」到近乎絕妙作家,意外地很少。

櫻桃子曾說,雖然自己有把事實化為抽象的本事,卻不認為自己有能力「美化現實」。然後,與普遍印象相反,她很少把工作與生活牽連起來(她的兒子,很久都不知道媽媽就是櫻桃小丸子作者)。

雖然只是猜測,「敢說話的櫻桃子什麼都沒說」,一方面是不想被打擾。另一方面,大概就是罹患癌症的現實,和「現實中的爺爺」不同,實在是「過于堅硬「了吧。

這個世界上,有勇敢地公佈自己病情,公開戰鬥的人。直面淋漓的鮮血,固然值得稱讚。但像櫻桃子一樣,用自己的感性選擇與調配,選擇默默搏鬥,也是另一種專業與勇敢。這位「真正的全年齡漫畫家「,讓人懷念與惋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