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苦當吃補!獨腳工頭飛簷走壁,玩命工作對抗命運:感謝老天給一只腳,讓我能不放棄!

炎炎烈日下一個靈活的身影在工地橫樑間穿梭,登高爬低動作非常嫺熟,從遠處看可能只會想是個熟練的工人,走近會發現這位工人只有一只腳……

他的名字叫黃宇倫,今年25歲,高中畢業後來到哥哥創業的鐵工廠做事,目前已做到組長,是工地裏的帶頭人物。

2歲車禍失左腳,從此與拐杖爲伴

提起失去左腳的原因,黃宇倫感覺記憶很模糊的樣子「其實後面也都是爸爸媽媽和我講,是2歲時因為發生車禍,左腳被軋斷,後來傷口發生感染,沒有辦法只能截肢。」

他說的很平淡,對於自己沒有左腳的感受,就同別人有雙腳一樣正常。

因為家境清貧沒有錢給宇倫買義肢,他只好與拐杖合體。

「可能是因為我個性比較樂觀的緣故,讀書時同學們並沒有因為我的身體歧視我,在上學期間我交到了很多朋友」

同樣宇倫也一直將自己視作和別人一樣的人,早上會和其他同學一樣去參加升旗,只不過身體左邊多了一根拐杖……

體育課也積極參加,撐著拐杖打籃球和躲避球,甚至還會參加拔河跟大隊接力。

「我不希望被別人同情和照顧,就好像自己缺一只腳就應該享有特權。」

念到國中後有件事讓宇倫羡慕不已,那就是別的同學都可以騎腳踏車但自己卻不能。

為了能和其他同學一樣騎腳踏車上學,他就讓爸爸幫忙想辦法「爸爸將車上的齒輪焊死,這樣我只要一腳踩下去踏板就可以自己帶動。」

帶著不服輸的勁頭,宇倫走過了美好的校園時光,為了趕快賺錢貼補家計,在高中畢業後他沒有繼續考大學而是選擇和哥哥一起創業。

手腳全破不怕累,練會飛簷走壁

哥哥黃宇正開了一家鐵工廠,彼時正需要工人,但因為工作比較辛苦所以很少有人願意做,於是他便想找宇倫,考慮到他腳的問題時又有些猶豫。

聽了哥哥的想法,沒想到宇倫立即答應,第二天就到工廠來上班。

哥哥給他分配的工作是去安裝屋頂……

這分工不要說對宇倫這樣肢體障礙的人,即便對身體健康的人來說也很困難。

可他並沒有退卻,在固定好繩索後一點一點攀上屋頂,在屋頂上用拐杖緩慢前行,仔細的釘好一塊塊鐵皮。晚上到家時才發現他的手腳已經磨出血泡,有的已經破裂……

爸媽看到都很心疼,想讓他換分工做,可他第二天依舊強忍著疼痛繼續在屋頂上行走。

長年累月的工作讓他的手腳結滿硬繭,也讓他練就了飛簷走壁的功夫。

「工作時間長了就會自己總結一些經驗,會想怎麼才能在房頂上站穩,會去學習別人的做法後結合自己的情況想怎麼用。」

「比如在釘子鎖上後就要儘量踩釘子的位置,會不容易滑下來。」

慢慢的他上屋頂的速度已經和其他工人一樣快,而且還在變得更快……

可有件事還是讓宇倫很困擾「因為要去保持平衡嘛,所以就不能像別人一樣搬重物,人家可以用兩只手而我只能用一只,會比較吃力。」

遇歧視不氣餒,我會做給你看!

雖然宇倫一直在盡心竭力的工作,對自己充滿信心,可有時還是會受到客戶的質疑。

「其實也是很正常的,人家看到你只有一只腳,還要爬屋頂肯定會擔心,所以我要去屋頂一些客戶會阻攔」

單位有規定,如果業主提出要求那麼他就只能在旁邊看不能做,雖然能夠理解業主的苦衷但還是感覺自己受到了歧視。

為消除客戶的疑慮,宇倫一直抱著「我會做給你看」的態度,每當有新客戶來他都會為客戶展示安裝過程,看到他如此嫺熟的動作,慢慢也都接受讓他做。

對弟弟工作上的表現哥哥黃宇正很是肯定「他真的很拼!表現不僅不輸一般人還比一些員工做的更好,現在我交代他事情都不會去想他能不能做,因為他會想盡一切辦法做好……」

不僅工作認真,宇倫因為經驗豐富展現出了指揮能力,他被哥哥提升為組長平常除了和大家一起爬屋頂,還要負責工地工作的組織協調。

「當初創業會找弟弟主要是希望能把他帶在身邊看顧,也為他找份事做,沒想到他可以做到這麼好,用這分工證明了自己不比別人差!」

即便宇倫這般堅強、樂觀、自信的人,也還是會有遺憾,會有迷茫……

「我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去當兵,有的人不想去當兵,但我覺的當過兵才是個男子漢,這個過程很重要,但是我卻沒辦法去體會。」

在談到未來「有時我也會想,如果我的身體不能再支持我做這分工,我要去做什麼?但我給不出答案,還好可以抓住現在的每一天,不論怎樣打拼過就好!」

「很感謝老天只給我一只腳,讓我有不放棄的精神去做任何事情,如果是好手好腳,說不定就不會這樣想了。」

我們不能選擇自己的命運,讓自己不用去經受不幸。

但我們可以選擇自己在面對不幸時的態度。

不要糾結於當下,慨歎人生喪失意義,活下去本身就是意義。

只要敢於直面生活的磨難,堅持不懈的去奮鬥去打拼,不論再慘澹的人生也能夠活得精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