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不會老!七旬阿公做小丑志工,為安養院老人帶來歡笑:身體老化無可避免,但也要坚持做下去。

我走路带风 2021/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內山姑娘要出嫁」歌聲響起後,隨著「嘿咻!嘿咻!爐卡咻!」的吆喝聲,一位老者領著五顏六色的小丑出場,他們拉著淺色布幔充當迎娶隊伍,一面扭動身體、一面邀請長輩加入,現場立刻充滿笑聲與掌聲……

領隊的老人正是人稱「小丑蛋黃」的黃世岱,如今已年過古稀的他已退休,但他並未選擇在家中安享晚年,而是做起小丑志工把歡笑帶進安養院,給老人以關懷與慰藉。

他還提出「初老服務中老,中老服務老老」的精神,開班培訓小丑志工,希望全台的安養院都能響起笑聲。

退休後過別樣生活,想到的就要去試!

最早是僑生黃阿公的在台大就讀,後來一直都在美國科技公司和台灣科技公司上班,一生都在忙碌中度過。

「我這一輩子都在為養家活兒、房貸、車貸忙,直到退休時間才真正屬於自己。」

不像自己的朋友,在退休後他只過屬於自己的生活,不再問專業的事。

「他們很多還是忘不掉,做財務的還是繼續幫忙做財務,賺了錢的也投資一些公司繼續掛個董事長……」

「其實就是沒有退,我完全不會,名片還給公司我就是nobody,會把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

在退休的前兩年他就已經開始著手準備,去發現自己的興趣,涉獵的範圍之廣令人嘆服「寫作、音樂、劇本、電影、釣魚、帆船,各種動的靜的室內室外只要能想到都儘量去學。」

「這時候我覺得是人生唯一一次最好的做自己的機會,趁著身體還沒壞的時候,一定要翻轉自己,做些自己過去想做沒機會做的事情。」

在他的願望清單中有一項就是去做小丑培訓,於是他就到美國國際小丑協會上了兩期培訓,沒想到這次嘗試讓他過上了別樣的退休生活。

「會有這個想法可能因為我個性喜歡分享,想學點魔術氣球技巧,小丑班有教,我就去學。」

遷回台灣定居,小丑初演帶來歡笑

因為比較喜歡台灣社會的氛圍,2013年他搬回台灣定居。

「台灣對人的溫度在亞洲是少有的,我想退休要跟土地結合,台灣是非常理想的地方。」

「大學時代同學知道我是窮學生沒錢,會特地寄車票要我到家裏去玩,每天都是豐盛的飯菜,平時也會很照顧我……」

在初回台灣的日子裏,黃阿公幾乎每天都在拜訪老友,從大學時的同窗到工作後的同事,聊自己退休後的想法,尋找志同道合的人。

一次他和朋友一起去安養院看朋友的媽媽,知道他上過小丑班便跟院方說讓他做小丑表演。

因為沒有表演經驗黃阿公開始有些猶豫,後來在朋友和院方的鼓勵下還是嘗試。

「我拿了氣球在老人家中間穿插,邊走邊表演魔術,老人家本來很沈悶的,我在他身邊時他就醒來、會發笑。」

首場演出完成後不只老人找阿公照相,連家屬、護理師、社工、照服員全部跑來,整個安養院的氣氛前所未有的活躍起來。

「看到老人們這麼開心真的很感動,會覺的自己做的事很有意義,能給人帶來歡笑。」

成立志工團隊,服務更多老人

自第一場表演獲得成功後,黃阿公也正式走上小丑志工的路,時間越長就越發現安養院的老人真的很需要關心……

「安養院裏會看到老人家被人家照顧、推來推去、什麼東西都要靠著別人那種日子,情感上特別空虛。」

因為自己也是老人,同理心不由自主的產生……

「以前不知道什麼叫老,看到他們我知道自己遲早有一天也會這樣,所以就會希望在自己能動的時候多給老人們帶來快樂,自己也一樣。」

為了能帶動更多人參與到小丑志工的隊伍,黃阿公提出了「初老服務中老,中老服務老老」的觀念。

「現在和我一起做小丑志工的大部分都在50到65這個年紀,就是初老,我們服務的長輩大多在70到80歲,也就是中老」

因為80歲以上的老人大多臥床,來看表演不現實,為了讓他們也能參與互動,黃阿公會教「中老」一些小丑的動作,也能去逗一逗,服務老老。

為了提高表演效果,他還專門到youtube去學習默劇的熱身動作「因為出去的時候身體要熱起來,只有這樣心才能熱起來。」

從2013年第一次演出成立小丑志工團,到2018年成立關懷小丑協會,再到今天,黃阿公已有8年的表演經驗,也摸索出很多技巧。

「其實小丑的表演大概九成的長輩都能接受,只不過有些長輩會比較矜持,他們會說『哎,你起笑耶,我不跟你玩。』所以就要去引導,讓他能來參與。」

「遇到矜持的老人,要用溫馨的笑容與肢體語言,用眼神跟他玩,當他嘴角有一點翹的時候,就可以再加重表演,帶動他笑。笑是個很神奇的東西是會傳染的,只要你帶動一個之後旁邊就跟著笑起來,一直擴散。」

力不從心仍堅持培訓、義演,為更多人帶來笑聲

從花甲到古稀,隨著年紀的增加,黃阿公也時常會感覺到力不從心。

「從年第一場到現在,我可以感受到我的體力是越來越差的。」好在志工隊伍後繼有人。

「從2018年開始我就已經感覺到以後可能會做不了,從那時起就會比較重視培訓,會找有志於此的初老來免費教,已經有800多人。」

除了做培訓,關懷小丑協會還會在全台組織義演「一場有30到40位長輩,大概已經觸動了1000多人。」

「現在的演出我自己的力量有限,多虧協會裏很多種子老師、種子領隊的幫忙才能夠維持整年的義演和培訓。」

如今的黃阿公每天都在為了表演東奔西跑,疲憊的他也時常會聽到麥克風中傳出的自己的喘氣聲,一次培訓教3、4個小時就累到不行,那個人們心中的可愛的小丑蛋黃真的老了……

一次他去高雄培訓,晚上坐高鐵回來因為睡著錯過台北站,最後只好再補票罰錢坐捷運回家。

雖然感覺到了身體上的壓力,但黃阿公卻十分豁達「生命的起伏是不停地發生的,老化就是其中一環,你不能像過去一樣什麼都做得到,所以碰到做不到的就要學著放下,幽默以對。」

「在表演的過程中我找到自己,很慶倖能夠給大家帶來歡笑,只要我還可以活蹦亂跳,我一定會繼續做下去!」

他繼續在臉上畫著誇張逗趣的小丑妝,熟練地戴上紅鼻子和招牌的黃色帽子,走向那個屬於他的舞台……

黃阿公的晚年既活出了自己,也給他人帶來了歡笑。

為安養院中單調的老人生活,增添了一抹顏色。

雖然他正不斷變老,但他為台灣創造了更多的「小丑蛋黃」

同時也將歡笑傳遍四面八方。

台灣是個有溫度的社會,這溫度正是建立在友愛、關懷的基礎上。

希望大家也能關注老年人群體,讓更多人能夠感受到到笑容的力量。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