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老人意外離世,下葬3年后,卻突然活著回家,家人嚇傻:當年花66萬火化的人是誰?

我走路带风 2022/07/04 檢舉 我要評論

2015年12月20日,衡陽火車站。

一個瘸腿老人,引起了執勤民警的注意。面容枯槁眼神木訥的他,不停朝火車疾馳的方向張望。

民警上前詢問,老人的回答,出人意料。

「我……我叫馬吉祥,是湘潭縣譚家垅村的村民,身上沒有錢了,你們可以幫我回家嗎?」

眼前的老人神志清醒,所提供的地址也離這里不遠,怎麼會迷路?

滿腹狐疑的民警,將他帶到派出所,在戶籍信息中輸入「馬吉祥」的三個字,結果令眾人大吃一驚。

「馬吉祥」因交通事故死亡,戶口已經被注銷了!

那眼前的這位「馬吉祥」,又是誰?

故事得從六年前說起。

2009年農歷十二月二十七,清晨。譚家垅村的農民馬吉祥,像往常一樣,朝著村口的超市走去。

一身新衣的他,看起來與常人無異,其實村里人都知道,他有點智力障礙。

20歲時他因為患腦膜炎壞了腦子,現在52歲了,仍是單身。

不過馬吉祥兄妹眾多,他又能做些簡單的農活,父母離世后,靠著兄妹們的接濟,他活得還算滋潤,經常去超市里買些煙酒零食,村里人也都習以為常。

只是這一次,馬吉祥離家后再也沒回來,家里人在附近找了一天,都沒發現他的蹤跡。

譚家垅村離107國道不足500米,這一帶經常發生交通事故,莫非馬吉祥也遭遇不測了?家里人沿著國道搜尋了十幾里,也沒發現什麼線索。

隨后,他們來到派出所報案,警察動用警犬搜尋,又到處張貼尋人啟事,依然毫無進展。

這起失蹤案,就這麼成了懸案。

直到2012年2月,幾名自稱是衡山縣的警察找到了譚家垅村,他們告訴馬家人一個噩耗:衡山縣發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死者可能是馬吉祥。

這讓馬家人心頭一涼,隨即警方又告訴他們,當前并不確定死者的身份,需要你們前往派出所確認,并進行DNA鑒定。

途中,警方講述了肇事經過:交通事故發生于2012年的2月7日22時,地點位于與湘潭縣交界的衡山縣白果鎮,肇事者楊先生,開著一輛藍色面包車正常行駛時,突然從路旁的樹林中竄出一個老漢,楊先生剎車不及將其撞死。

他們費了好大勁才打聽到,這個人好像是姓馬的民工,智力有些問題,情況與三年前失蹤的馬吉祥很相似。

而且此前他們拿著死者的照片,找村主任陳湘平確認過,陳湘平一口咬定,這正是馬吉祥。

看著照片中那個面目全非的死者,馬吉祥的大哥馬清連有點兒不敢確定。

死者上身穿黑夾克,下身穿藍褲子,腳穿軍綠色解放鞋,身旁還有個尼龍編織袋。

馬吉祥出走時,也不是這身裝扮啊?不過很快,馬清連又釋然了,這都三年了,弟弟不可能不換衣物,再看死者的身高、體態,倒是和弟弟有些相仿。

為了更科學地確定死者身份,警方提取了馬清連和二弟馬建軍,以及一個姐姐的血液,和死者的血液進行對比,只要DNA符合,那基本就能確定是馬吉祥了。

2月22日,湖南天衡司法鑒定所出具了一份鑒定報告,結果顯示:

不排除無名氏與馬清連是同一父親的兄弟血緣關系。

由此看來,死者確是馬吉祥無疑了。

塵埃落定,警方帶著報告找到了馬家人,與肇事者商定賠償問題,最終,楊先生賠償給馬家人15萬。

雙方達成協商后,民政部門給馬吉祥注銷了戶口,這場失蹤案就此宣告破解。

因為馬吉祥死于事故,按當地風俗不能埋入祖墳,而且為防被村里人說三道四,馬家人給馬吉祥辦了場風光的喪禮,又花錢為他買了塊風水寶地予以安葬。

一番折騰下來,15萬被花得所剩無幾,此后每年清明節,馬家人都會到墳前祭拜。

可現在,這個死了三年的人,居然復活了?

當警方打電話告知馬家人這個消息時,他們一臉震驚:「不可能!」

馬吉祥再度出現在譚家垅村時,村口擠滿了看熱鬧的男女老少,眾人遠遠地看著他,議論紛紛。

看著闊別六年的家鄉,熟悉的鄉親們,馬吉祥也怔怔地出神。

一旁的村主任陳湘平先沖他打個招呼:「你這些年都干嘛去了,也不和家里聯系。家里人還以為你沒了呢!」

馬吉祥頓時潸然淚下,他向陳湘平討了根煙,然后向眾人說起了緣由。

當年去超市的途中,他被人販子盯上了。

被人販子用麻袋套上車后,馬吉祥糊里糊涂地離開了家鄉。等他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在一處磚窯里。

回憶起在磚窯做工的日子,馬吉祥哽咽著說:「那地方打工不給錢,只管飯,偷懶還會被打,我累病后他們以為我快死了,他們就把我扔到大街上,我一路破爛,后來就遇到警察了。」

眾人聽罷,不禁唏噓一片,陳湘平卻回應出一個復雜的眼神。

果不其然,回到村后,馬吉祥傻了眼,老屋已經破敗不堪,隨后在村民的指引下,他還找到了自己的墳墓。

見到馬吉祥后,馬家人欣喜之余又堵心不已:按當地的風俗,鬧出這樣的烏龍,祖宗必定怪罪,日后會影響家族的風水。

如今馬吉祥尚在人世,那花費了15萬埋的又是誰?

越想越憋屈的馬家人,聯系了媒體,決定深究到底。

當初的死亡證明是衡山縣交警隊出具的,在記者的陪同下,馬家人第一時間找到了警方。

警方提供的卷宗顯示,案發現場沒有攝像頭,死者的面部被撞毀,之所以確定死者是馬吉祥,主要依據兩個判斷:一是家人的指認,二是DNA報告,這個是決定性的依據。

報告顯示,死者的生物信息中,共有16個基因組,其中15個完全與馬吉祥的親人完全一樣。

剩下的1個盡管不一致,但考慮基因可能會發生變異,依據機構行規,也不能排除死者與他們的親屬關系。

換句話說,死者的基因信息與馬家人差別微乎其微,可以斷定兩者來自同一祖先。

此次基因的參照源自馬吉祥的大哥清連,可與馬青連有血緣關系的親人里,沒有一例是因交通事故而死的,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帶著這樣的疑問,記者找到當初出具鑒定報告的湖南天衡司法鑒定所。

一番尋根問底,終于真相大白。鑒定結果沒有問題,問題出在鑒定報告的順序上。

按照科學規律,如果是和父母的DNA進行比對,那麼結果是百分百相同;如果和兄弟姐妹的DNA做對比,只能斷定出來自同一先祖。

馬吉祥的父母過世多年,只能從兄弟姐妹這里提取DNA樣本。

鑒定所的技術人員認為警方會閱讀第一頁的說明報告,于是就將這個提示放到第一頁,隨后在第二頁的結果欄寫道: 不排除來自同一父輩。

正是「不排除」三個字,惹出了大麻煩。

「不排除」是出于科學的說法,警方拿到報告后,按照通俗的理解方法,認為「不排除」代表「是」,也就是死者與馬青連來自同一父輩。

那不就是失蹤的馬吉祥麼?根據這個推斷,警方匆匆結案了。

如果根據鑒定報告,被安葬的那個與馬清連來自同一祖先的死者,又是誰?

據專家推斷,「馬」姓是譚家垅村的大姓,過去他們來自同一家族,全村人的先祖可能都是一致的,因此DNA差別微乎其微。

死者可能是村里一戶姓馬的人,因為在外打工多年,家里沒了親人,所以無人報案。交通事故發生后,警方又想到了失蹤的馬吉祥,才鬧出了這樣的誤會。

鬧出烏龍的衡山縣公安局和天衡司法鑒定所,分別向上級作出檢討,此后公安部門也加強了對鑒定報告的審核力度。

查清真相后,馬家人如釋重負,可死而復生的馬吉祥,又要面臨的新的難題。

因為戶口被注銷,馬吉祥此前享受的低保待遇都停發了,而且他的住房,也因長期無人打理,變成了危房。

所幸,在當地政府的介入下,馬吉祥的戶籍得以恢復,福利待遇一如往常,危房也被翻新。

考慮到馬吉祥身邊無人侍奉,政府將他送進養老院,但習慣了農村生活的他,經常跑回哥哥家的農田,幫他們干活。

他說,那里才是他的家。

逢年過節時,政府工作人員會帶著禮物探望他,這讓馬吉祥感動不已,經常滿村溜達,見人就訴說黨的政策好。

無聊的時候,馬吉祥也會走到自己的墳前,和里面的「馬吉祥」說話解悶。

有人提議將這個外人搬出來,馬吉祥拒絕了。

他說這也是個可憐人,等自己死了,就和這個「馬吉祥」埋在一起,黃泉路上也有個伴。

落日余暉,揮灑在馬吉祥和他身后的墓碑上,遠處的高山,眼前的一草一木,都被籠罩于這祥和的世界。

孤寡老弱有所養,無名尸骸有所葬,只有這個時代,才有這樣的底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