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百強媽媽姚玉梅:在兒子葬禮上哭成淚人,他英年早逝刺痛了我心

「我時常會想起你的點滴,想起你上臺前最中意吃得出前一丁;想起你同梁朝偉在家裡的徹夜暢談;想起你曾挽住我的手,說要陪我很久很久…」

這是陳百強離開的第二十四個年頭,母親姚玉梅對他的長久思念,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沒有經歷過的人又怎麼能夠感同身受呢?

即使兒子陳百強已經離世很久很久,姚玉梅每每想起他心都是刺痛的。

原本她想看著陳百強成家立業,看著陳百強子女成群,看著陳百強幸福快樂。

奈何終究是母子情緣太淺,她也只能當陳媽媽不過35年。

01

1958年,姚玉梅為丈夫陳鵬飛生下了一個兒子,並取名為陳百強,希望他日後能夠全方面發展。

關于陳百強的到來,姚玉梅是寄託了很大的希望,她希望陳百強的出生能夠緩和她和丈夫之間的關係,希望陳百強能夠幫她留住丈夫的愛和保住這個家。

只可惜夫妻感情的分崩離析,從來就不是一個孩子就能夠修補的,最終在陳百強出生沒多久後,姚玉梅還是選擇了失婚。

失婚後陳百強歸姚玉梅撫養,但這段婚姻讓姚玉梅很是受傷,最終她把尚未懂事的陳百強託付給了他的乾媽,自己一個人去到了國外散心療傷。

所以在姚玉梅在外休息散心的時候,陳百強則是過上了「無父無母」的生活。

幸好陳百強很是懂事,而他的乾媽也對他照顧得無微不至。

但乾媽再好,那也是無法代替父愛和母愛,因此此時的陳百強仍然是渴望能夠留在父母身邊,但年幼的他卻也理解父母之間的無奈。

後來姚玉梅回來了國內,把陳百強接回到了自己的身邊照顧。

但彼時的姚玉梅對陳百強的感情是極為復雜的,一面心疼他,畢竟自己沒能給他一個完整的家和她所給予不了的父愛,一面又埋怨陳百強為什麼沒能留住丈夫的心。

但是姚玉梅也明白孩子是無辜的,所以還是很盡心盡力地照顧陳百強。

不過陳百強雖然大多時候是懂事,但也有讓姚玉梅頭疼的時候。

陳百強似乎天生不愛讀書學習,唯獨鍾愛唱歌和音樂,有一段時間喜歡電子琴,一把普通的電子琴就要兩千塊,這在當時可是一個不小的數目。

姚玉梅不答應,陳百強就整天鬱鬱寡歡,最終姚玉梅想了一下,還是去琴行買了給他。

後來陳百強在唱歌上有了很大的進步,玩電子琴也玩得很不錯,隨即就希望媽媽能夠給他再買一個價值八千多的電子琴。

可這遠遠超出了當時姚玉梅能夠承受的范圍,但看著眼前對音樂這麼喜愛的兒子,姚玉梅還是咬著牙去琴行諮詢了一下。

知道可以分期付款後,硬著頭皮把這個電子琴買了下來。

雖然在音樂愛好上,姚玉梅對陳百強是百般支援,但是在音樂和讀書這兩條路上,她還是更希望陳百強能夠選擇讀書這條路的。

姚玉梅的前夫亦是如此認為,于是特地狠心將陳百強送出國留學讀書。

後來陳百強回憶那段日子,獨在異鄉的時候在夜晚見到皎潔的月亮,總會想念遠方的父母。

然後又想著彼時的自己學著不感興趣的東西,過著孤獨的生活,心裡愈發地難受,最終陳百強還是忍受不住打電話給媽媽姚玉梅:

「媽媽,求你寄一張機票我回來吧,我真的不想在這裡讀書。」

對于讀書和音樂,陳百強顯然是執著于後者,聽著大洋彼岸兒子的哀求,姚玉梅漸漸地也妥協了。

她想著音樂也好讀書也好,只要陳百強開心,那就由著他去吧,最終姚玉梅還是把陳百強接回了自己身邊。

事實證明陳百強大概天生就是這塊料,1979年,才21歲的他被經理人譚國基相中,當年九月發行第一張專輯《First Love》。

其中歌曲《眼淚為你流》獲得當年十大金曲獎,從而奠定了樂壇地位,自此走紅。

那麼對于陳百強的年少成名,媽媽姚玉梅又是如何陪伴照顧兒子的呢?

02

看到陳百強的走紅,媽媽姚玉梅也很是驕傲和自豪,但是沒多久她也發現了剛成名的兒子有些許太過于「驕傲」了,于是姚玉梅時常語重心長的教導他:

「別人誇你未必是真的,媽媽的評價才是真的,我不會看到你表現得不好,我還昧著良心說你好。」

陳百強聽後陷入了沉思,明白自己現在的成就都是來源于喜歡自己的歌迷,評價裡面也有很多不中肯的評價。

明白了姚玉梅的良苦用心之後,陳百強便在每次表演結束之後,立刻去到姚玉梅面前問:

「媽咪,我今天唱得怎麼樣,有沒有跑調呀?」

姚玉梅每次都會作出最客觀的評價,不僅如此,為了能讓陳百強唱出更好的歌呈現給歌迷朋友,姚玉梅每次都會提前監督陳百強憋氣練聲。

在外人面前陳百強是一個溫文爾雅的少年,在姚玉梅眼裡他依舊是一個需要監督勸解的孩子。

姚玉梅為陳百強的生活和事業操心不已,久而久之身體開始吃不消了。

一次忽然感覺肚子痛,陳百強立刻聯繫醫生去幫姚玉梅看病,甚至醫生都還沒見姚玉梅,陳百強就說:

「醫生,你快幫我媽媽看看,可能是要做手術的,很嚴重。」

醫生哭笑不得,自己都還沒看病,怎麼就要做手術了,或許是母子連心,最後問診過後,姚玉梅還真是要進行手術治療。

在姚玉梅住院的那段時間,陳百強很是孝順,每天九點多都會去看看姚玉梅,有時候帶點磁帶,有時候就只是去看看。

姚玉梅知道陳百強是個早睡早起的人,每天晚上不到十點都會上床睡覺,但還是每天晚上都堅持過來陪陪她,看到兒子疲憊的模樣很是心疼。

後來姚玉梅平安出院的時候,陳百強還特地送了一個很漂亮的戒指給姚玉梅。

自從失婚以後,姚玉梅已經很久沒有戴過戒指了,看到兒子送的戒指姚玉梅大為感動,因為她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兒子陳百強對她的孝順。

雖然她和陳百強不像別的母子那般親昵,甚至兒子和她相處有的時候很傲嬌,例如姚玉梅煲了湯給他喝,他不願意喝。

但是過了一會姚玉梅出來之後,陳百強已經喝得乾乾淨淨了,雖然兩人都從不開口說愛,可他們之間的愛卻並不比任何人少。

對于陳百強來說,母親姚玉梅是牽掛是寄託,對于姚玉梅來說兒子陳百強是生命裡不能割捨的一部分。

那麼為什麼陳百強最終會選擇離開呢?

03

在當時陳百強的事業發展的如日中天,但人紅是非多,久而久之外界對這個單純善良的大男孩有了越來越多的惡意。

陳百強和男性朋友站在一塊合照,外界的人就說他是同性戀,甚至說他有愛滋病。

除此之外陳百強創作也遇到了瓶頸期,經常有媒體拿他去和別的男星比較,經常說他這不好,那不好。

陳百強雖然經常和朋友說別人愛說就讓他們說去吧,自己並不在乎,但從小性格就細膩敏感的他怎麼可能會不在乎,只有在媽媽姚玉梅面前才敢透露自己的脆弱和受傷:

「媽咪,我覺得我真的很不開心,我經常都感覺自己不想留在這個世界了。」

此時姚玉梅或許沒有感受到事情的嚴重性,只是和陳百強說:

「兒子,你千萬不要這樣說,媽媽聽不了這些。」

姚玉梅以為兒子只是說說而已,只是有些感傷而已,誰知道沒多久在舉行了退圈晚會沒多久,一場意外就奪去了陳百強的生命。

雖然陳百強去世的原因眾說紛紜,有的人說他是故意喝酒吃藥自盡,有的人說他只是因為一場意外。

但無論是因為什麼,陳百強在離開的時候大概是得到了解脫了吧。

姚玉梅大概是最難過的人了吧,在承受兒子離世的痛苦的同時,她還要操持喪禮,感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在葬禮上哭成淚人。

可偏偏在這麼難受的時候,她還要聯繫陳百強的好友來送他最後一程,要拜託那些「殺」她兒子的兇手之一——香港媒體。

在她兒子遺體出來的時候不要拍照,留給兒子最後一絲驕傲。

「死去的人已經解脫了,活著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陳百強離開之後給姚玉梅留下了許多可以當作念想的名表、照片、衣服等等,但留給姚玉梅最美好的大抵就是那些始終堅定相信陳百強的粉絲了吧。

後來的姚玉梅依舊孑然一身,陳百強的粉絲有時候在街上看到她一個人孤獨地走著,會上前拍拍她的肩膀:

「陳媽媽,你保重。」

姚玉梅聽了鼻子一酸,含淚點頭,之後姚玉梅聽從一些朋友的建議,將陳百強的東西拍賣了一部分。

得來的錢就用作慈善,自己只留了一部分用作念想。

只是眾多關心她的粉絲也會有心懷不軌的人,曾經有一個Lisa的粉絲聯繫姚玉梅要一些陳百強的遺物用作展覽。

最後竟然把所有的東西全部帶走了,最後姚玉梅只能後悔。

但是大多數時候她還是很相信兒子的粉絲的,甚至從這些粉絲身上感受到了兒子在世的時候對自己的孝順,也算是自己餘生的一種慰藉了。

04

現在陳百強已經離開了29年,陳百強的離開固然讓人傷痛,而關于他離開的原因或許就像是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清白的一樣。

除了當時的港媒有錯,或許姚玉梅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姚玉梅自小便沒有陪伴在陳百強的身邊,後來又強制送陳百強出國,此前的種種都造就了陳百強在性格方面的缺陷——脆弱、敏感、缺愛。

再加上當時的姚玉梅在聽到陳百強沮喪悲傷的話語並沒有及時開解,久而久之陳百強內心抑鬱成疾,才最終釀成了悲劇。

但也不能說姚玉梅不是一個好母親,她對兒子的盡心盡力盡責,只是或許不善于言辭的表達,兩人之間感情的交流始終都隔著一層玻璃,隱隱約約卻又不甚清晰。

對于一直渴望母愛的陳百強來說,母親的愛裡多了一份嚴厲,卻少了一份柔情。

或許在生命裡的最後一刻他都遺憾著母親從未說過愛自己的話,但儘管如此,陳百強對姚玉梅的愛卻從不減分毫。

就如同他在《念親恩》中的那一句歌詞:

「長夜空虛使我懷舊事,明月朗相對念母親」。

他最愛的是他母親姚玉梅,最愛他的亦是姚玉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