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意外患重病,姐姐忍痛與待嫁男友分手,毅然辭職連夜趕回照顧,一天兼職三份工:回家已是淩晨一點

 

親情是無價的,當弟弟身患重病臥床不起,姐姐不顧男友勸阻千里趕回,

沒有時間為失戀難過,看到弟弟悲慘的現狀也不能流淚,父母的身心已經受到極大地傷害,

如果自己在沉浸悲痛之中,那這個家就徹底完了。

她選擇堅強,而他的事蹟,也終感動了社會。

事情在幾天前發生,男孩深夜騎著電瓶車外出,由于視線受阻意外撞到了路邊的水泥垃圾桶,

醫院結果告知重症,癱瘓在床,只剩下左手微動,語言功能基本失去。

千里之外工作的姐姐聽聞後,毅然辭職,連夜趕回家照顧弟弟。

年邁的父母從老家打電話給姐姐說弟弟出事了,並說事情經過。

姐姐聽聞後立即趕了回來,再次看見弟弟已經在病床上,已經沒有往日丰采高雅。

父母整日淚以淚洗面,姐姐卻不敢哭,也不能哭。

弟弟遇事的時候,媽媽神智模糊了,姐姐不知道什麼是哭,只知道自己一垮,全家都要亂。

到後來也不想哭了,哭也沒有用,還是好好照顧弟弟,

希望弟弟能早點站起來,爸爸媽媽還要我們姐弟倆照顧。

陳家為了讓兒子儘快康復,傾家積蓄花費了50多萬治療費。

並向親朋好友借了遍,借到38多萬外債給予兒子治療,為此,家裡賣掉了房子還債。

姐姐深知家裡已經沒有經濟來源了,為了讓家裡和弟弟儘快好起來,姐姐同時兼職三份工,

掙錢養家,掙錢替弟弟治療。原本打算出嫁的姐姐,弟弟的事被男友知道後他選擇悔婚。

但「我並不怪前男友,責任太重了,是誰都會猶豫的。」

在長寧縣一個小農村姐姐在這裡出生,老家村莊的人都有傳統的重男輕女思想。

父母早早就去南下打工,掙錢養姐弟倆。父母希望姐姐把弟弟照顧好就行了。

姐姐說,弟弟從小到大所有的衣服褲子,都是我給弟弟買的。

後來姐姐上中專前就沒買過新衣服,那時候姐姐很渴望有新衣服穿,但是為了照顧好弟弟,

姐姐選擇揀別人的來穿將就著,從來沒一句怨言,因為姐姐深知農村這思想很難改變,選擇去接受這一切。

工作幾年,姐姐認識了她自以為的白馬王子,當時兩人在相處過程中,

姐姐曾以為他們就是「白馬王子與灰姑娘呢故事。」甚至在心裡已經規劃好,

以後把爸爸媽媽和弟弟都送回長寧,讓他們在老家休閒悠哉的養老,

而弟弟也有了房子娶個媳婦就容易了。我雖然嫁走了,

但是我常回來看望他們,說到這話的時,姐姐嘴角是微笑的美滿的。

一天兼職三份工。姐姐每天太陽還未升起時,姐姐就要起床,洗漱洗臉後,匆忙吃完早餐,

前往醫院看望弟弟後,在八點前去第一家投資公司做財務賬。

原本是正常職工的一天工作量,姐姐卻半天內做完,因為時間在姐姐看來很寶貴,

因為下午兩點要去第二家投資公司繼續做賬。

完成工作後已經比不多傍晚時間咯,匆忙吃過晚飯後,去她第三份兼職,到酒吧打掃衛生為最後一份工作。

當姐姐回到家時,已經是淩晨一點,每天晚睡早起幾個月,姐姐已習慣了。

「我並不怪前男友,責任太重了,是誰都會猶豫的」,姐姐平靜說道。

弟弟遇事的兩個月之後,這對原本打算結婚的戀人,當初姐姐和男友說好度蜜月去哪裡旅遊。

沒想到因為弟弟的事最後以分手告終。姐姐坦言,理解前男友的選擇,不怪他。

弟弟遇事後,和姐姐感人行為,引起各界愛心人的關注和幫助。

據了解,當地機構給父母和弟弟進行實際的幫助,醫院的醫生護士,

對姐姐一家也格外照顧,護工主動幫著照看弟弟。

親朋好友也紛紛為他們捐錢贈衣。很多愛心人紛紛上門捐款獻愛心。

知恩圖報一家人,陳爸爸說,每一個捐款贈物都認真一一記錄,

以後孩子好點了,我們要報答他們。感謝他們的愛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