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和從前過不去,別和自己過不去

無論怎麼講,只要這個過去住在心裡它就都是一個結。不同的是,有人的過去是活結,有人的過去是死結,有人能夠放下,有人還在糾結。

能夠放下,就是釋懷。能夠對過去的事情不再懷念,能夠對離開自己的人不再糾纏,能夠對自己沒有能力做到的事情不再自責,能夠對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再去留戀。

可是,漂亮的話說起來總是簡單,真的要具體到某一個人身上,恐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了。人非聖賢,想要豁大達度也要有足夠的能力來戰勝自己。釋懷,需要過程也需要時間,也許有些事究其一生也難以釋懷。

1

說起演員王茜華,就會想到農村劇一姐,她塑造的女性形象和她這個人一樣勵志。這些年來,她的演藝事業可謂順風順水卓有成就,大獎小獎簡直拿到手軟。可是,剛出道時所承受的那一記重拳卻是她二十年來的一個心結,一個不能釋懷的過去。

那年,王茜華大學畢業,來到北京人藝工作。一天接到由姜文監製的電視劇《北方故事》劇組邀請,請她出演劇中的女主角梅朵,這對一個剛出校門的大學生來說實在是太幸運了,何況又是由著名演員姜文監製的呢,前途看上去真是一片大好。王茜華非常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很快就和劇組北下到海拉爾體驗生活並為開機做準備。

可是,正當王茜華躊躇滿志信心滿滿地為角色做準備功課時,導演和製片卻一起找到她,告訴她可以回家了。王茜華一臉蒙圈,不解,七天不到,還沒開機,你劇組咋就知道我演技不行,不適合角色?導演愧疚地告訴她,劇組反復研究還是覺得中戲的梅婷更適合這個角色,而且梅婷也暫時退學接受了劇組邀請……

二十年後,王茜華有一次接受電視採訪,被問及此事,她說,事情雖然過去了這麼久,可對當年劇組臨時換角色那件事她還是不能釋懷。但是當年她挺住了,並告訴自己人生的一切才剛剛開始,以後要面對的意外還會更多,要邁過心裡這道坎,最好的辦法就是做足功課打磨好演技,只有讓自己變得更好才不會被挫敗打倒。

有人說她心眼小沒肚量,都那麼久了還不能釋懷。其實,王茜華嘴裡說著不能釋懷,生活中卻早就一邊走一邊放下了。因為聰明的她並沒有背著這份沉重的不能釋懷上路,而是把它化成了動力,督促自己一路向前,還為自己贏了個前程似錦。

所以,釋懷也有許多種,放下,不再苦苦糾結折磨自己是釋懷;放不下,但要告訴自己一定要努力起來變強大才會積攢底氣,因為只有把挫敗變成動力,才會迎來屬於自己的春天。幸好,王茜華屬於後者。

2、

喜歡汪曾祺先生的文章,他寫凡人記小事,談花鳥侃魚蟲,筆尖流淌著純樸的鄉俗民情,接地氣更有煙火氣。讀先生的文章,讓人心生欣喜和平靜。在他的作品裡,我們看不到憂傷和惆悵,對於生命中的那些打擊和挫折,先生都能釋懷。

被下放去田間勞動改造,艱苦的環境下也能寫出那麼美的巜葡萄月令》;被隔離審查不能回單位上班,他不抱怨也不頹廢,遛鳥賞花看魚積累出豐富的寫作素材,創作出了那麼多讀起來令人放鬆又回味無窮的好文章。先生善於挖掘並發現生活中的美,並極力地加以著力表現,這都是發自內心的真實聲音。

正是因為先生有這樣的豁達,才能把生活中的不如意看輕看淡。能夠釋懷,才能耐得住寂寞,既不會荒廢時光又能守得雲開見月明,真好。

人生就是這樣,即要守得了繁華,也要耐得住寂寞。面對挫折,承受得住,就會釋懷,就能出眾,承愛不了,就會糾結,就會出局。

3、

我的一個同學,年紀不大人生經歷卻夠跌宕起伏,四十多點卻有過兩次失敗的婚姻。生命中的那兩個男人各為她留下一個孩子,然後,就都成了她的過客。她說,前半輩子中的最大的獎,就是被同一塊石頭砸了兩回(兩個本性一樣的渣男)。這事如果攤在別人的身上,可能就會如魯迅筆下的祥林嫂一樣怨天憂人從此一蹶不振。可我這同學偏不,帶娃工作兩不誤,年假時還會帶孩子讀萬卷書行萬裡路,日子過的依舊熱氣騰騰。我們也曾擔心過她承受不住生活的重壓,她卻說,我哪有時間去矯情和難過,餘生好好過才對得起孩子不辜負自己……

這就是智慧人生吧,過去的,能翻頁就都從記憶裡抹去,實在不能釋懷的就當做動力,千萬不要用過去的對和錯來懲罰現在的自己。因為除了自己,沒有人會為你當初的草率和任性買單。

結束語

別和從前過不去,別和自己過不去,學會釋懷,吐故才能納新。放下過去,就是放過自己,這就是釋懷。學會釋懷,即便處於逆境中,也會感到身心通透,因為有了閒適感,即便是負重前行也會舉重若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