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華健的白人妻子:36年前和他裸婚,22年前為他抑郁,現身被嘲「像母子」后來怎樣了

2021年6月10日,周華健的兒子周厚安在社交平臺上曬出了一張「父子合照」。

照片上的周厚安留著厚厚的胡須,舉著紅酒杯咧嘴大笑,父親周華健也舉著酒杯微笑。

原來這一天,是周厚安31周歲的生日,周華健特意為愛子慶生。

周華健的影響力果真不是蓋的,周厚安的照片發布后沒多久,就被傳遍整個中文互聯網,不過尷尬也隨之而來。

很多人都不相信周厚安是周華健的兒子,一是因為周厚安看上去太過成熟,與保養得很好的周華健恍若兄弟。

二是周厚安頂著一張外國人的臉,說他是華語歌神周華健的兒子,很難讓人接受。

這其實并不奇怪,因為周厚安確實有白人血統,他的母親,也就是周華健的妻子康粹蘭,是一個血統純正的美國白人。

康粹蘭認識周華健的時候,對方還只是一個不名經傳的酒吧駐唱。

兩人于1986年結婚,那時周華健正處于事業低谷,連房子都買不起,新婚夜都是在租的房子里度過的。

用現在的話來說,周華健和妻子康粹蘭屬于「裸婚」。

若論條件,當時的康粹蘭遠遠優于周華健,她出生于中產家庭,父親是搞藝術的,自己也有西班牙語藝術和文學兩個學位。

相比之下,周華健則出生于普通家庭,連大學都沒讀完。

以世俗角度論,當時的周華健無論如何也「配不上」 康粹蘭,可康粹蘭卻義無反顧地和他裸婚,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結婚36年來,周華健和康粹蘭的婚姻之路又有過什麼曲折呢?

1960年12月22日,周華健出生于香港,他是家中的第四個孩子。

周華健的父母經營著一家「周記米店」,生意不算很好,家里卻有5個孩子要養,因此生活過得很拮據。

小的時候,周華健就表現出了極高的音樂天賦,可惜家里窮,直到1974年,讀國中的他才收到人生中的第一把吉他,這是二哥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正是這把吉他,開啟了周華健的音樂之路。

1978年,18歲的周華健與幾名同學組建了樂團,還參加了無線影視舉辦的「業余歌唱大賽」,一舉奪得民歌、流行歌組合唱冠軍。

這是周華健在音樂領域的小試牛刀,只是很可惜,這項比賽的影響力有限,周華健也沒有因此而出名。

1979年,讀完高中的周華健來臺留學,對音樂癡狂的他卻選了燒腦的數學系。

大學期間,周華健依然花費大量的時間在音樂上,并在學長的引薦下當起酒吧駐唱。

大學畢業后,周華健沒有像同學們那樣急著找工作,而是正式開始了音樂創作,此時的他激情滿滿,對未來有著美好的憧憬。

1984年,周華健發布了人生中的第一首個人單曲《誰曾說過》,這首歌收錄在他和兩位友人聯名發行的一張合唱專輯里。

1985年,周華健加入了一家唱片公司,并錄制了首張個人專輯,可惜在專輯發行前,唱片公司突然倒閉。

這件事帶給周華健的打擊很大,甚至讓他一度迷茫,覺得自己是否還應該在音樂的道路上繼續走下去。

失去工作后,周華健再度當起酒吧駐唱,他的人生進入到最低谷,未來對于他來說,則是一片朦朧的灰色。

有道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當一個人走投無路時,總會在絕境處發現曙光,而周華健的人生曙光,就是他未來的妻子康粹蘭。

或許是緣分,又或者是巧合,康粹蘭也出生于香港,擁有雙學位的她,跟周華健一樣從香港來到台灣工作。

更巧的是,康粹蘭和周華健居然是同一天出生的,兩人都出生于1960年12月22日。

他們的相遇、相識和相戀,既有偶然,也有必然。

1985年,在酒吧當駐唱歌手的周華健,注意到一位白人女孩似乎天天來聽他唱歌。

為了確定女孩真的是為自己而來,唱到一處[高·潮]時,周華健故意把目光轉向那名女孩,并且把聲音突然拔高。

果不其然,演唱結束后,女孩徑直走上前和周華健打招呼,并用中文對他講:你正在做一件偉大的事!

對于當時的周華健來說,這句話簡直是莫大的鼓舞,他終于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原來還有人在欣賞他的歌聲。

此后的幾天內,那名白人女孩每天都會早早地來到酒吧,并且刻意坐到最前排的位置上。

每次演唱過后,周華健也會和她寒暄一陣,并且打聽到了她的名字叫康粹蘭。

這樣大約過了五六天,周華健突然提出要送康粹蘭回家,康粹蘭高興地答應了。

兩人在路上有說有笑,互報生日后,周華健發現對方居然和自己同一天出生,頓時覺得很有緣分。

臨近終點時,康粹蘭突然向周華健表白,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其實周華健主動提出送康粹蘭回家,就是對她示愛的表現,然而讓人想不到的是,康粹蘭比他還大膽,直接把心里話說了出來。

25歲的康粹蘭膚白貌美,而且談吐不凡,很難讓人不心動。

更何況,她和周華健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要成為情侶的,對方這一表白,周華健立刻就淪陷了。

對于這份感情,周華健當時還是有所擔憂的,他跟大多數男人一樣,害怕女方會因為自己的物質條件不足而拋棄他。

然而接觸一段時間后,這種擔憂就不復存在了,周華健發現康粹蘭是一個有藝術追求的人,對物質并不在乎。

康粹蘭的父親是搞藝術的,所以對同樣搞藝術的周華健很有好感,再加上周華健人品好,懂得關心和照顧別人,康粹蘭自然就更喜歡他了。

1986年,周華健和康粹蘭的關系發展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也正是那一年,周華健迎來了人生的起飛點。

周華健駐唱的那間酒吧,經常會有音樂圈的大佬出現。

有一次,周華健正在唱歌時,李宗盛突然造訪,他第一眼就看出了這位酒吧歌手實力不俗。

在李宗盛的引薦下,周華健加入了大名鼎鼎的滾石唱片,擔任制作助理。

但是這份工作并沒有立刻讓周華健飛黃騰達,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他在滾石唱片里的主要工作是打雜。

正因如此,當康粹蘭表達出結婚意愿時,周華健很糾結,當時的他沒有足夠的經濟實力為康粹蘭準備一個體面的婚禮,也買不起房。

但康粹蘭一再表示自己不在意這些,在康粹蘭的鼓勵下,周華健終于鼓起勇氣向她求了婚。

不久之后,周華健和康粹蘭在台灣一家老式的教堂里舉辦了一場簡陋的婚禮,當時周華健握著康粹蘭的手,深情地問她:你愿意嫁給這個熱愛音樂、家徒四壁的窮小子周華健嗎?

康粹蘭點了點頭,用中文堅定地說:我愿意!

結婚后的周華健買不起房,只能跟新婚妻子康粹蘭租房住。

當時康粹蘭的收入比周華健高,所以從經濟的角度講,康粹蘭才是這個小家庭的頂梁柱。

對此周華健很愧疚,為了讓康粹蘭過上好日子,他更加賣力地從事音樂創作,期待有一天能飛黃騰達。

1987年,周華健的事業終于迎來了轉機,他在滾石的首張專輯《心的方向》大受好評。

1988年,周華健連出兩張專輯,一張國語,一張英文,這兩張專輯均創下同類的銷售紀錄。

1990年,周華健的成名作《親親我的寶貝》發行,這首歌是為他剛出生的兒子周厚安創作的。

1993年,周華健的國語專輯《花心》創下該年度的銷量冠軍,全亞洲熱賣400萬張,同名曲《花心》,更是直到今天都傳唱甚廣。

事業上的成功進一步激發了周華健的創作熱情,1994年到1998年之間,周華健迎來了藝術生涯的巔峰時刻。

那段時間,他被香港娛媒稱為「天王s手」,因為他是當時唯一一位能夠在香港本土打敗「四大天王」的華語歌手。

成名后的周華健終于可以讓康粹蘭過上好日子,新婚時對妻子的愧疚感也不復存在了。

但有的時候,名利未必能解決所有的問題,甚至反而是新問題的制造者,周華健和康粹蘭的婚姻,最終就因為他的名氣而鬧出了危機。

2000年,李宗盛曾在無意中調侃了周華健一句,說他很受女粉絲歡迎。

結果一語成讖,不久之后,周華健被曝與一位「圈內人」有染,盡管這樁爆料沒有實錘證據,卻還是鬧得滿城風雨。

因為在大家的心目中,周華健一直是「好好先生」的人設,誰都無法想象他居然會背叛妻子、背叛家庭。

對于丈夫的「緋聞」, 康粹蘭一開始是不相信的,但架不信風言風語的四處傳播,她最終也開始動搖了。

幾個月后,經受不住記者騷擾的康粹蘭患上抑*癥,她整日失眠,頭髮也一塊一塊地掉落,可這一切,周華健似乎都沒有意識到,更沒有多少關心的話語。

心灰意冷之下,康粹蘭終于對周華健說出了「失婚」二字,當這兩個字從妻子口中傳來時,周華健徹底慌了。

周華健無法理解妻子的想法:為何自己當初落魄時,康粹蘭愿意嫁給他;如今他事業有成,卻反而要失婚?

十幾年的婚姻,讓周華健深刻地認識到:他已經離不開康粹蘭了,如果真走到失婚這一步,自己是否還有勇氣活下去都成問題。

為了挽回婚姻,周華健主動犧牲了事業,將大部分精力都花在妻子和一雙兒女身上。

不僅如此,為了澄清所謂的「緋聞」,周華健還頻繁地與妻子公開秀恩愛,并主動遠離身邊的花花草草。

可惜他所做的一切,都沒能讓康粹蘭好轉,無奈之下,周華健只能向公司請了長假,然后帶著妻子出國治病。

2001年到2008年間,周華健的藝術生涯進入瓶頸期,正好在那段時間,以周杰倫為代表的新一代歌手迅速崛起,面對洶涌奔來的「后浪」,周華健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不過就算如此,他也沒有更多的精力去創作音樂了,因為對于當時的他來說,治好妻子才是重中之重。

在周華健的精心料理下,康粹蘭的病情有所好轉,然而抑郁帶給她的后遺癥,卻永遠也無法消失了。

2012年,周華健在上海舉辦演唱會,唱到中途,他特意把康粹蘭請上臺,告訴聽眾這是他今晚演唱會的「特邀嘉賓」。

當時只有52歲的康粹蘭,看上去比同歲的周華健老了許多,以至于有人調侃康粹蘭是周華健的「母親」。

然而又有誰知道,康粹蘭之所以變得如此憔悴,完全是因為幾年前患上的抑*癥的緣故,她是「為愛變老」。

或許是覺得愧對妻子,近些年來,周華健很喜歡打「家庭牌」,他經常讓康粹蘭和兩個孩子公開露面,讓外界知道即使結婚30幾年,他們夫妻倆依然恩愛。

現年62歲的周華健,保養得像個四十出頭的小哥,而同歲的康粹蘭,卻已然滿頭白發,夫妻倆同框的時候,確實有「母子」的感覺。

但就算如此,康粹蘭的心里也是滿足的,她的人生是幸福的,因為她選擇了一位好老公,一個能夠為了她而犧牲事業并拒絕誘惑的好男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