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友臨終含淚托孤!他迎娶工友殘障遺孀「2個繼子卻相繼離世」一生沒有親生骨肉,他說:從不后悔

我走路带风 2022/08/04 檢舉 我要評論

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其實還有后半句:朋友走了不客氣。只不過相比前半句,后半句是對世人的警醒。做男人應該遵守原則,對朋友的妻子不可欺辱。

但讓朱邦月沒想到的是,這句承諾他遵守了一輩子: 工友臨終托孤,他迎娶工友遺孀,照顧三個坐在輪椅上的親人,從青絲熬成白發,守護了一生。

別人冷眼相看,諷刺他是「假丈夫」、「假父親」,他卻毫不在意,用一腔熱血和愛意,默默履行著當初的誓言。

2009年,  這個溫和而堅定的男人,胸中盛滿40年的苦難。他的這根拐杖,是一家人的翅膀,扛住了所有重量。

工友臨終托孤,他含淚答應

事情還要從1959年說起,這一年,21歲的朱邦月,為了生計進入煤礦打工,認識了一對殘  * 疾人夫妻。

這是一個不幸的家庭,男主人顧偉祖,患有先天性佝僂癥,雙腿不能負重。女主人朱玲妹,患有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癥,行動起來也十分艱難。

盡管病魔纏身,但這對年輕夫妻并沒有向命運妥協。顧偉祖有文化,為人仗義,在煤礦擔任會計,妻子朱玲妹雖然行動不便,但溫柔善良,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條。

朱邦月住在小夫妻的隔壁,兩家人來往密切,作為同事和鄰居,朱邦月總會竭盡所能幫助這個家庭,扛米、扛煤氣罐,什麼臟活累活他都搶著干。經過一段時間相處,他和顧偉祖成了鐵桿兄弟。

然而命運并沒有放過這個本就艱難的家庭,1967年秋,顧偉祖突發心臟病,口吐白沫,不停抽搐,生命危在旦夕。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他讓妻子喊來朱邦月,緊緊拉著他的手,說出了最后一番話:「 我不行了,我死了無所謂,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老婆和一大一小。」

朱邦月恍然明白過來,這對夫妻的大兒子顧中華才剛滿兩歲,嫂子朱玲妹肚子里還懷著一個五個月大的孩子。眼看顧偉祖搶救無望,即將撒手人寰,他實在不忍心拒絕工友的遺托,于是含淚點頭,說道:「 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照顧好她們母子三人。」

顧偉祖去世了,朱玲妹失去了丈夫,成了寡婦,兩個孩子也永遠地失去了自己的父親,工友的臨終囑托,朱邦月該如何完成?

迎娶遺孀,恪守承諾

丈夫去世后,朱玲妹的去處成了問題。這麼多年來,她早已把家安在了煤礦,如今是不可能住下去了。她也想過回娘家,可娘家已經多年不聯系,貿然回去娘家人管不管還兩說。可她一個殘障人,獨自照顧兩歲的兒子都夠嗆,怎麼撫養腹中的胎兒。

那段時間,朱玲妹每日以淚洗面,哭紅了雙眼,她記得丈夫的臨終囑托, 可家里已經虧欠朱邦月很多,她又怎麼好開口向朱邦月求助?寡婦門前是非多,她又怎麼忍心把朱邦月拖下苦海?

朱邦月理解朱玲妹的心情,他幾乎每天都來,重復著一句話:「 嫂子,你放心吧,我答應大哥的,一定會做到。」

但是這又談何容易?朱邦月的家里盼望著他早日結婚,可并不愿意兒子娶一個殘障人為妻,不僅拖家帶口,還是一個寡婦。有好心人也勸他說:「 你年紀輕輕的,又有正式工作,什麼好姑娘娶不到,你可千萬別干傻事,不然有你后悔的。」

朱邦月聽進去了這些話,但并沒有因此改變主意,他早已下定決心:迎娶工友遺孀,收養兩個孩子,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孩子看待。

很快,朱邦月就和朱玲妹結了婚,在煤礦上組建了一個新的家庭。不久后朱玲妹順利產下一名男嬰,深知丈夫不易的她,主動讓第二個兒子跟父姓,取名為朱邵華。

婚后的生活十分和諧,朱玲妹負責料理家務,朱邦月在煤礦運料,每月能掙到200元的工資,足夠一家人開銷。 朱邦月牢記誓言,對兩個兒子視如己出,而且絕口不提要親生骨肉的事。

遇到礦上改善伙食,朱邦月都會把自己的那份留下來,帶回家給兩個兒子享用。孩子們都很聽話,必須父親先吃他們才肯動嘴。朱邦月只好把肉放在嘴邊,假裝咬一口,然后重新放回碗里。孩子們以為父親也吃了肉,這才放心下來,心滿意足地大快朵頤。

可是啊可是,命運總是出人意料的殘酷。 1971年,7歲的顧中華和4歲的朱邵華紛紛被查出進行性肌肉營養不良癥。醫生告訴朱邦月,他們的病遺傳自母親,無藥可救,隨時都可能喪   命,即使逃過一劫,以后也可能要在輪椅上度過。

捧著醫院的診斷結果,朱玲妹心碎了,她自責不已,不想再拖累丈夫,提出了失婚。她已經想好了,要還丈夫一個清白身,失婚之后,她就帶著兩個孩子上路,和孩子的親生父親團聚......

和妻子生活了幾年,朱邦月當然知道她怎麼想,他斷然拒絕,告訴妻子:「 就算吃虧我也認,誰讓我是你的丈夫,孩子的父親!

遭遇車  禍,卻用行動承諾一生的愛

這個奇特的家庭,集中了世界上最多的苦難。

1986年5月,厄運再次降臨。這一天,朱邦月像往常一樣騎腳踏車運料,結果在轉彎時,與一輛滿載砂石的卡車相撞,當場昏迷不醒。

等朱邦月再次醒來時,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醫生告訴他,他雖然保住了命,但左腿脛骨粉碎性骨折,必須做截   肢手術。

就這樣,朱邦月做了截   肢   手術,向煤礦申請了病退,領了一筆賠償金,帶著煤礦給他安裝的義肢,回到了家中。從那天開始,朱邦月一家都成了殘   疾人。

小兒子朱邵華看到父親殘 缺的身體,接受不了這個打擊,服下十幾片安眠藥,選擇了自s。好在朱邦月發現及時,將兒子送到醫院搶救,這才撿回一條命。

當面妻兒的面,朱邦月淚流滿面,他乞求妻兒,只要他們能好好活著,讓他做什麼都可以。兩個兒子這才明白過來, 眼前這個大男人雖然不是他們的親生父親,卻視他們如生命,只有珍惜生命,才對得起父親!

1995年,朱玲妹母子三人病情惡化,必須依靠輪椅才能活動。失去左腿的朱邦月,雖然放下了工作的重擔,但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照顧母子上。

讓我們來看看朱邦月一天的生活軌跡吧:每天早上5點,他都會按時起床,裝好自己的義肢,開始做早飯,為母子三人煮粥。做飯期間,他來到房間,依次給母子穿衣洗漱。

吃過早飯后,朱邦月沒有歇下來,他必須出門買菜,然后回來洗衣做飯、操持家務。到了晚上睡覺時間,為了避免母子的身體僵硬發麻,他不敢睡熟,每晚都要起來好幾次給他們翻身。

這種生活在夏天尤其辛苦,由于天氣炎熱,他必須每天給妻兒洗澡,每個人都要花費半個小時以上。

這樣的日子,朱邦月堅持了二十多年,但不管命運如此摧殘這個家庭,朱邦月都不曾抱怨,他始終記得當年對工友的承諾,對未來充滿希望。

兩個兒子逐漸長大成人,更加心疼父親的付出,開始找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補貼家用。二兒子朱邵華學會了使用電腦,接了一些校對文稿的工作,雖然只有兩個手指能動,打字緩慢,但他從不放棄,證明自己是一個有用的人。

2002年,朱邵華在網上發布了一篇文章,名為《我的父親不是親生父親》,其中寫道:上帝和我們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讓我和母親、哥哥身患絕  癥。但父親給了我們義薄云天的愛,他幾十年如一日的付出,讓我從黑暗走向光明。 有時候,父親不是一個名詞,而是一個動詞。

文章發表后,感動無數網友。

感動中國,兩個兒子先后離世

很快,朱邦月一家人的事跡在網上發酵,引起轟動。 一個簡單的承諾,竟讓一個男人默默堅守四十多年,從青絲到白發,網友無不肅然起敬。

為了幫助這個家庭,社會各界人士紛紛伸出援助之手,捐款捐物。當地政府得知后, 給朱邦月一家請了保姆。朱邦月終于不用每天拄著拐杖,上氣不接下氣地背妻兒上床。

不僅如此,朱邦月的感人事跡還被影視公司采納,改編為電影《父親朱邦月》。

在政府和愛心人士的幫助下,朱邦月一家的生活終于好轉,他們一家也不忘回歸社會 捐款。

然而不幸的是,人們的努力無法幫助這家人戰勝病魔。 2013年,朱邵華去世。三年之后,顧中華也離開了人世。

如今的朱邦月,已是80多歲的老人,他仍然在為這個兩口之家而努力,50多年的辛勞付出,晚年的喪子之痛,沒有擊垮這個老人。面對記者的采訪,他只是淡淡說了幾個字: 我從不后悔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