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歲阿貝堅持「穿女裝20年」獨自扛下鄰居冷眼與嘲笑,全為了家中失智母,背后原因惹哭眾人

我走路带风 2022/07/0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廣西桂林市某城中村內,住著一位「怪人」。

他以吹笛賣藝為生,平時沉默寡言,很少與鄰居們交際,只是偶爾到城中村小賣部買面包、水和煙。

見過他的人,都說太怪了:

「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一直穿女裝,一看又有喉結。」

這個「怪人」叫朱孟勛,是個大男人,卻每天穿著不同的旗袍、連衣裙,在桂林街上賣藝換取賞錢,有人說他是「博人眼球」,有人奉他為「女裝大佬」。

這麼做,并不是他喜歡女人衣服,而是為了一個他深愛著的一個女人。

看到他的故事,網友不由豎起大拇指:他穿上女裝的時候,是真男人。

朱孟勛兄妹三人,有個哥哥和妹妹。

父親早年去世,母親一人拉扯他們兄妹三個,日子過得艱難無比。

過了幾年,哥哥與湖南女子相戀,把家安在湖南。

1987年初,18歲的妹妹被查出患上了白血病。

朱孟勛和母親花光了家里所有積蓄,想挽回妹妹的生命,可一年后,妹妹還是離開了人世。

只剩下朱孟勛與母親相依為命。

母親痛失「小棉襖」,一時無法接受,時常精神恍惚,總覺得妹妹出遠門了,很快就會回來。

每天,母親與他交流最多的話就是:妹妹什麼時候回來。

有時睡到半夜,母親會突然推開妹妹的房門,重復叫著妹妹的名字。

朱孟勛看著母親顛三倒四的樣子,心中很是不忍,他一直想找到讓母親開心的辦法。

去醫院檢查,醫生也無可奈何。

31歲那年,朱孟勛遇到了自己喜愛的姑娘,兩人很快結婚,也懷上了愛情結晶。

家里多了個人,母親的情緒有了些許好轉。

可生產時,妻子卻因難產大出血,與孩子雙雙離世。

朱孟勛一時無法承受妻兒去世的打擊,痛苦不堪,也想追隨他們而去。

可轉念一想,神志不清的母親還需要人照顧。

于是,朱孟勛就把全部心思放在照顧母親身上。

一天,他突發奇想,如果自己穿著妹妹的衣服,母親會不會開心一些。

于是他找來妹妹的舊衣服,試穿了一下,沒想到母親一看到他變身妹妹,瞬間笑逐顏開。

看著母親心情有些好轉,朱孟勛無比高興。

從此,他開始了「亦兒亦女」的雙重人生,這一堅持就是20多年。

朱孟勛身材高大,男性特征明顯,穿著旗袍時,喉結突起,完全不像個女人。

這也讓他常常成為人群中的焦點,有些人不明就理,經常對他指指點點:「男不男,女不女,這人太怪了!」

朱孟勛說:「我媽媽開心就好啊,別人要笑我,就讓他們笑去吧。」

所以他從來不在意這些,能用自己的犧牲換來母親的快樂,受點委屈又算得了什麼?

好在身邊的人都了解他的處境,非常理解他,時不時還伸出手幫幫他。

可出門時,朱孟勛還會遇到更難堪的事。

一次上廁所,里面的男士提醒他說:「這是男廁。」

他只好尷尬地笑笑,解釋說自己就是個男人。

從這以后,他盡量避免去外面上廁所,以免尷尬的場景再次出現。

2013年左右,母親腿部摔傷,行動不便,大小便不能自理,為了更好地照顧母親,朱孟勛放棄了外出工作的機會,專心在家陪伴母親。

為了賺點零花錢,他每天騎著好心人送來的三輪車載著母親,在桂林街頭賣藝。

他穿著旗袍站著吹笛子時,母親會非常安靜地坐在輪椅上靜靜地聽,有時還會跟著他輕輕唱《孟姜女》。

賣藝成了他們生活的主要來源,不過還好,幸運的時候,每天會有幾百元收入。

也有差的時候,一元也沒有,但朱孟勛總能把兩人的生活調理得很好。

母親看起來氣色特別好,紅光滿面,精神煥發,時不時問旁邊路過的人:「你說這是我女兒,還是兒子?」

未了,她還不忘補上一句:「這是我女兒,我女兒是真正的女兒。」

可惜這樣的日子,也成了一種奢望。

2017年,桂林市創建文明城市,整頓街頭的小商小販,街頭賣藝無法繼續下去,朱孟勛和母親的生活一下跌入谷底。

他們租住在 「城中村」,每個月的租金和水電費要花去500元,可母子二人的低保費加起來才490元,再加上大哥從湖南寄來的250元,生活成了最大的問題。

朱孟勛曾想,自己有手有腳,可以出去打工賺錢,或者做點小生意,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母親的腿斷了10年了,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一步都不能離開他。

有時,自己不得已要出門,母親也會想朱孟勛想到哭。

最難的那段時間,朱孟勛5天左右才去附近的菜市場買一些骨頭,煲湯給母親喝。

老人90多歲,牙齒已經掉光了,平時也咬不動肉了,只能喝點骨頭湯。

朱孟勛就把湯煲得美美的,讓母親喝,怕母親不夠吃,他從來舍不得吃,只啃上面一點骨頭充饑。

如果有錢能再買點別的好東西,朱孟勛一口也舍不得吃,全留給母親。

快過年了,朱孟勛想起小時候母親總會給他們兄妹三人準備過年的新衣服,他也想讓母親穿得漂漂亮亮,可一想起自己手里沒錢,就不免有幾分傷感。

在他的照料下,母親情緒越來越好。

開心的時候,母親會躺在家里唯一的床上看看書,聽聽曲,哼哼歌。

可鬧起來,母親完全就是個孩子。

每天晚上,朱孟勛都要抱著哄母親睡覺,有時候半夜醒來,母親又鬧得不睡了,朱孟勛只好陪著她。

母子二人艱難的處境,被一位拍客看在眼里,他把朱孟勛與母親的生活視訊發在網上,很快引來更多網友關注。

網友被朱孟勛的行為感動,紛紛為他點贊,也寄來了一些生活用品和棉被和衣物。

看著網友寄來的男裝,朱孟勛決定:如果哪天母天走了,他還會再穿回男人裝,但他希望那天越遲越好。

記得有人說過這樣一句話:

世間的子女有兩種,一種是報恩的,一種是報仇的。

朱孟勛是來報父母恩情的。

在他二十多年的生活里,沒有家庭,沒有出去打工賺錢,把時間全部花在照顧老母親身上。

母親吃喝拉撒都是他一手服侍,與其說他是兒子,不如說他是母親的母親。

除了從生活上照顧,朱孟勛更注重母親精神方面的需求,閑暇時給母親吹曲唱歌,與母親聊天嘮嗑,一天二十四小時的不離左右。

他的行為,讓人動容。

如今,如果有人路過桂林那片城中村,定然能聽到那一陣陣音準欠佳的笛聲,伴隨著一聲聲哼唱,隨著微風飄揚,如此樸實又浪漫。

樂聲的源頭是一間逼仄的民房,門敞開著,屋內哼唱的老人半臥在椅上,喜笑顏開;旁邊吹笛的人 ,身著一襲長裙,筆直而立,動情吹奏。

路過的人看到吹笛的朱孟勛,再也不會言語譏笑,只會浮現一些敬佩和深思。

「他穿上女裝的時候,是真男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