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10歲弟弟8歲!寒門姐弟父離世,母親改嫁,家裡沒米沒鹽,「一天只吃一頓飯」

他們是獨自居住在大山深處的姐弟,沒有了父母的呵護,姐弟倆相依為命。他們 只有一座破舊的房屋,父親交通事故去世,母親改嫁,只留下孤苦無依的姐弟倆,過著每天只吃一頓飯的日子。

羅秀月,2005年出生。她的弟弟羅光亮,2007年出生。姐弟倆來自 廣西省巴馬瑤族自治縣西山鄉弄烈村。

兩人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羅秀月出生以前,她的爸爸媽媽住著四處漏風的房屋,直到羅秀月出生後,在父母的努力下,她的 父親親手蓋了一座簡單的房子,從此,他們 有了一個真正可以遮風擋雨的地方,這個地方稱為「家」。

雖然生活貧窮,但是家人健全就是最大的幸福,因為世上沒什麼比家人團聚更讓人開心。生活就這樣艱難地前行,兩年後,弟弟羅光亮也來到了這個家。

雖說兒女雙全是很多人都羡慕不來的事情,但是對于羅秀月這樣的家庭來說卻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因為他們的父母要想辦法掙錢養他們,整個家的擔子瞬間就變得沉重。

屋漏偏逢連夜雨,本來這個小家就不穩固,可是命運總是如此的殘酷,它從來沒有一絲憐憫之心。

2013年, 姐弟倆的父親因為一場意外的交通事故,救治無果,最終離開了這個家庭。

父親的離開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毀滅性的打擊,讓這個本來就飄搖不定的家變得搖搖欲墜,仿佛瞬間就會崩塌。

家中只剩了孤兒寡母,整個重擔一下子壓在了母親的肩上,她不知道該如何撐起這個家。整個家籠罩在一片陰霾的。

從那以後,母親仿佛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她 整日鬱鬱寡歡,以淚洗面。可是,還有兩個孩子等著她去照顧,所以她必須站起來。

然而家中突然斷了經濟來源,一時間母親也手足無措。 父親給他們留下了一點田地,一家三口就靠著這塊地為生。農忙時母親就去地裡做農活,羅秀月就負責在家裡照顧弟弟。

因為姐弟倆還年幼,無法幫助母親做些家務,只能等到母親帶著一身疲倦從地裡回家做飯。

母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整個人不停地在家庭和田裡來回奔走,幾個月過去,母親仿佛老了許多,因為風吹日曬,整個人更顯得沒有精神。

每到晚上,母親總會坐在床上發呆,有時會抬頭看著天空,有時會看著大片出口的方向。

時間一晃而過,來到了2015年。 這一年,姐姐羅秀月十歲,弟弟羅光亮八歲。母親突然和姐弟倆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羅秀月不明白母親為什麼突然這樣,可是她心裡卻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幾天後,母親走出了這個家,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後來聽到母親的消息,卻是母親已經改嫁了。

父親去世,母親改嫁,從此這個家就只有姐弟倆一起相互支撐,他們成為了彼此的依靠。父母什麼也沒給他們留下,他們就只能自食其力。

母親沒有離開之前,姐弟倆的學費都是母親交的。如今母親忍受不了這樣的苦日子,不想過著沒有未來的生活,被拋棄了的姐弟倆生活困苦,學費也沒了著落,這也就意味著他們很可能沒有學上。

這時 學校裡知道了他們的家庭情況,就給他們免除了學費,並且每個月還給他們一定的貧困補貼。就這樣,姐弟裡才能繼續在學校裡讀書。

姐弟倆的成績非常好,學習很努力。家裡的牆上貼滿了他們的獎狀,特別是姐姐羅秀月,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她特別喜歡讀書。

因為這裡地勢陡峭,又多山石,所以他們上學的路非常難行。姐弟倆每次上下學都需要翻過大山,然而山路非常難行,佈滿了荊棘與亂石。

姐弟倆就徒手在這懸崖峭壁上攀行,一不小心就會不慎滑落到山谷,腳底的石頭因為長期的日曬雨淋變得非常光滑,走起來十分困難。

然而他們姐弟倆卻在這樣的路上走了很多遍,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因為沒有錢,姐弟倆從來沒買過一頓肉吃,這對他們來說是奢侈品,姐弟倆吃的糧食還是靠學校給的救助金買回來的,儘管姐弟倆非常節省,他們還是經常面臨沒有糧食飽腹的問題。

因為學校的救助金有限,等到用完了,他們就無法買糧食了。

每當這時,姐姐羅秀月便 只能用水煮青菜來呵護弟弟吃。遇到家裡沒有鹽的時候,姐弟倆就不吃鹽,只能吃沒有味道或者是充滿草腥味兒的青菜。

青菜也是姐姐羅秀月自己種出來的,為了節省資金,她便像個小大人一樣,只要是青菜她就自己種一些,可兩人常常會因為沒有吃的發愁,這時他們就每天只吃一頓飯,而且是在餓得受不了了才吃。

他們的小叔叔也只是個農民,除了種地也沒有其他收入。

小叔叔偶爾會給他們送一些吃的過去,因為這些親戚家庭貧窮,顯然是有心無力。但他們還是會時不時地接濟姐弟倆,給他們送些食物。

有時,他們就直接把姐弟倆叫到自己家裡吃飯,只有這是姐弟倆才能勉強吃一頓稍微豐盛一點的飯菜。

姐姐羅秀月說,黃豆炒肉是她吃過最好吃的菜,但是她也只是吃過一次。所以她很想自己種黃豆,然後做給弟弟吃。

羅秀月覺得照顧弟弟是自己的責任,她甚至認為弟弟比自己重要。每次有什麼好吃的,羅秀月也總是留給弟弟吃。

姐弟倆的房子裡非常簡陋,床鋪上有的地方已經爛了,但他們卻是將就的過日子。房間裡還放著幾雙舊鞋子,有的是媽媽的,有的是親戚送的。

羅秀月說她想讓媽媽回家一起住一天,所以留下了她的東西,怕她回來沒有穿的。弟弟穿的衣服則是又舊又髒的,有的甚至連扣子都掉了,穿在身上顯然不協調。

為了節省開支, 弟弟羅光亮穿的涼拖鞋非常大,弟弟覺得買大些可以穿很久,就不用一直買鞋。羅秀月雖然有兩套新衣服,但她都是在學校穿,在家裡從來不穿,如果弄髒了弄爛了就沒有上學可以穿的衣服,所以她很珍惜。

姐弟倆的生活很艱難,在寒冷的冬天,羅秀月卻穿著單薄的夏裝,因為她沒有過冬的衣服。儘管生活如此艱難,姐弟倆從來沒有抱怨過。

羅秀月說自己從來沒有怨恨過媽媽,她知道媽媽也有自己苦衷,而且有時候在她和弟弟一分錢都沒有的時候,媽媽也會偶爾給一些。

雖然這一家孤苦伶仃,但是即使身在寒門,他們也沒有自怨自艾。他們知道只有努力讀書才能走出大山,過上幸福的日子

他們生活的這座房子雖然很破舊,可卻是他們的依靠,是他們的避風港,是他們安全感的來源。這對姐弟倆也會在這房子裡度過一個又一個的春夏秋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