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霆鋒背黑鍋多年!王傑《一場遊戲一場夢》爆紅「嗓子失聲」後事業受挫,粉絲終挖出謎團

娛樂圈多醜陋,多難看,多[淫.蕩]的一面,我全看過。

包括一些巨星,我也親眼看過他們幹的那些,不是人幹的事。

2014年,上世紀末的傳奇歌王——王傑在採訪中和主持人侃侃而談。

在他口中,四大天王是四個東西,四隻怪物。

公開怒懟張學友:你不是歌神,你如果是歌神,那麼楊坤、韓紅就成「釋迦牟尼佛」了。

可能在他眼裡,自己的地位要比四大天王都高。

似乎他一直想方設法證明,自己曾在娛樂圈叱吒風雲過。

可惜...

如今他留給眾人的,除了幾首經典曲目,就只剩下一則嗓子被毒啞的新聞。

三十多年來,真真假假間,這位傳奇歌王身上的諸多事件仍隱藏在迷霧之間,

這三十年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又是誰「要」了他的嗓子?

1962年,王傑出生在臺北縣的一個演員家庭,

三年後,因香港邵氏電影公司要求,

王傑隨父母移居香港,從此開啟了自己hongkong仔的人生。

王傑有著令小夥伴們羨慕的童年,沾了父母是邵氏公司演員的光,

3歲時,王傑就被安排在電影中出演角色,

六十年代的香港電影《鬼太監》《鬼馬小天使》《殺絕》中都有他的身影。

然而看似光鮮亮麗的王傑,童年並不幸福,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糟糕。

據後來成名後的王傑回憶,父母從他幼時就感情不和,

別人的媽媽都是溫和善良,對孩子百般呵護,

可王媽卻常因為自己的煩心事遷怒于他,動不動就會將他毒打一頓。

童星的鮮花掌聲、父母的爭吵打罵,王傑就在這樣似冰火兩重天的環境中慢慢長大了。

1974年,王傑的父母終于無法忍受彼此的暴虐,選擇了離婚。

只好把王傑被送到了寄宿學校——香港三育書院。

他原本以為,離開父母之後可以鬆一口氣。

然而,命運就是喜歡在你已經落魄時再給你來一道當頭棒喝,

在學校住了幾天後,王傑在需要交學費時才發現,

自己父母回了台灣發展,把他一個12歲的小孩扔在了香港。

面對要要上學、生活的王傑,父母也是不聞不問。

這讓他險些輟學。

最後還是在老師同學幫助,與自己的勤工儉學之下,才勉強讀完了三年中學。

俗話說:「上天為你關上一扇門的同時,就會為你打開一扇窗。」

王傑的原生家庭雖然並不幸福,但幸運的是,他遇到了一位良師。

這是一位來自于羅馬尼亞的音樂老師,有了這位老師的指導,王傑順利地走上了音樂創作之路。

15歲,王傑從三育書院畢業後,成功考上了本校的物理系,

面對得來不易的學習機會,王傑是刻苦的,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將他的這份刻苦看在眼裡,王傑的物理教授就是這種人。

這位教授對王傑動輒便是辱罵,後來,王傑常常說,這位教授總是讓他想到自己糟糕的母親。

在一次教授憤怒的辱罵後,忍無可忍的王傑選擇了反抗,

很快,學校對王傑的反抗下達了處分——開除。

17歲這一年,王傑輟學了。

輟學後的王傑並沒有一蹶不振,相反的,王傑開始收拾起自己的勞動力,準備在社會上找一份工作。

然而,他沒有工作經驗,只能做一些末流的工作,例如洗碗工、服務員等等。

因為這些工作中根本得不到什麼經驗,于是,他決定回到自己的家鄉台灣闖蕩,尋找機會。

回到台灣的王傑並沒有找到有關音樂的工作,只好一邊打著臨工,一邊尋找能夠重回音樂路的方法。

有趣的是,正經的工作沒找到,女朋友卻找到一個。

當年,在溜冰場當教練的王傑,認識了第一任妻子。

有次妻子被人欺負,王傑用一招英雄救美徹底迷倒了她,當天兩人便確定了關係。

那時,王傑19歲,妻子才15歲。

就這樣,沒錢沒勢的王傑很快選擇把女友娶回「家」。

二人婚後甜蜜了一段日子,並生下了6個月的早產兒,取名王蓧翠。

家室已定,為謀出路,王傑選擇了入伍。

然而退伍回來,一切都變了。

原來在王傑入伍後的第7個月,妻子就離開了這個家。

後來王傑才知道,妻子之所以離家,是因為王傑媽媽逼著妻子和一幫武行人跳舞,她實在是受不了。

得知此事後,王傑輾轉多地去找妻子,他想給妻子一棟房子和支票來挽回感情,結果被無情拒絕。

這段經歷,後來被王傑寫成了歌曲《一場遊戲一場夢》。

離婚後的王傑根本沒空戀愛,他也去武行當了替身。

這份工作比之從前,收入總算有了提升,但危險係數也隨之增加。

還好,女兒並沒有讓王傑分心管教,相反,她的懂事總是能令王傑心頭一暖。

每次王傑帶著一身傷回家,女兒總是心疼地幫他擦上紅花油,還會在背後偷偷的掉眼淚。

上天不會辜負努力的人,1987年,25歲的王傑終于迎來了屬于自己的機會,

此時的王傑把音樂作品投到各大唱片行,卻總是得不到重視。

就連平時心疼自己的女兒,也在這時候生了病。

為了讓女兒住院治療,王傑四處借錢,賤賣自己寫的歌。

當時有一位叫李士先的製作人,用2萬塊買了一些。

聽到王傑的作品,李士先非常震驚。他覺得這個小夥子會大火。

于是,他將王傑介紹給了自己的好朋友,著名音樂製作人李壽全。

李壽全也十分喜歡王傑的音樂,又在幾次試唱之後,王傑完全得到了他的認可。

當時的李壽全直言:「你以後必有大作為!「

于是,李壽全將王傑引薦給飛碟唱片,就這樣,王傑成為了飛碟唱片的簽約歌手。

苦盡甘來,王傑的人生,終于在一次次苦難中得到了涅槃。

成為專業歌手後,王傑很快在公司支持下發布了第一張專輯《一場遊戲一場夢》,

本是小試牛刀,沒想到,他紅了。

專輯一經發售便迅速獲得了三十萬張銷量,並奪得了台灣音樂榜單冠軍。

王傑迷濛而滄桑的嗓音迅速得到了一大片歌迷的支持。

他的「浪子」稱號,也是從這時候流傳開的。

王傑的大爆是公司始料未及的,這塊「金疙瘩」初露鋒芒後,飛碟唱片立即給他組團隊,出專輯。

很快,公司幫他發布了第二張專輯《忘了你忘了我》。

這張唱片也同樣大爆,並成為了九十年代香港的白金唱片之一。

1990年,王傑相繼推出了《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故事的故事》等唱片。

果不其然,所有唱片一經發售便迅速大賣,王傑也成為了當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得爆紅歌手。

收穫事業的同時,王傑也收穫了愛情。

在一次MV的錄製中,王傑認識了身材高挑、盤靚條順的莫綺雯。

面對大明星的垂青,莫綺雯很快淪陷。

1993年4月,二人在香港結婚,並生下了兒子王城元。

原以為,這是王傑幸福的起點,

沒曾想,這是他人生滑坡的起點。

兒子誕生後沒多久,王傑便因為家庭與事業的原因患上了厭食症,

吃了東西會吐,平時靠咖啡維持,甚至連晚上睡覺前都得來一杯。

最嚴重時,醫生告訴他如果不暫停工作,就只能活6個月。

後又因王傑的性格缺陷,莫綺雯在婚後第四年選擇了協議離婚,兒子也被判給了妻子。

折騰四五年,最後留給王傑的,還是只有自己與女兒的幾分真情。

離婚後的王傑在工作上也有所變動,香港頗負盛名的英皇公司用4000萬簽下了王傑。

本來加入英皇是為了謀求更好的發展,然而,王傑卻和英皇產生了矛盾。

他想要在作品中加入自己的創作,甚至以自己的創作為主,

然而英皇卻更加註重商業,認為歌手的創作不是必要的,

但沒辦法,合同已簽,如果不配合,等待王傑的只有雪藏。

在英皇期間,王傑相繼推出《心癮》《HELLO!》等專輯作品,

同時,他還帶起了師弟師妹,與容祖兒、阿嬌阿撒等當時的二流歌手合作,為英皇的藝人網路支起了堅實的一角。

但矛盾終究是矛盾,不會因為功勞而被抹去,相反,過多的榮耀只會激發矛盾的更大爆發。

與英皇的合約到期後,王傑非但沒有感謝老東家,

反而當眾發言,說自己在英皇期間,被後輩下毒,毒啞了嗓子!

2010年10月份,王傑在參加《非常靜距離》時爆料,同事在飲料裡下毒,把他嗓子毒啞,這種毒藥是一種叫鉛的毒,也就是少數水銀。

聽到王傑的描述,主持人李靜嚇得張大了嘴巴,眼神裡充滿不可思議。

這期節目播出後,「毒啞」之事迅速引起巨大爭議。

四大天王成為人們懷疑的第一對象,因為在自爆毒啞之前,王傑剛說了自己被「四大怪物」打壓。

然而,當王傑透露了更多細節後,謝霆鋒逐漸變成了人們懷疑的第一對象。

在2014年3月,《新聞當事人》播出的王傑採訪內容中。

他稱,某天下班有位助手給他倒了杯咖啡,喝完之後的四五個小時,王傑的脖子、臉開始腫大,嗓子失聲,眼睛快要暴出來。

經過醫院檢測,王傑中了水銀毒,對方下手很重。

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助手陷害的,王傑說自己當天只喝過那杯咖啡,並且紙杯還留在家裡。

很快,粉絲通過這些資訊,鎖定到同屬英皇公司的謝霆鋒身上。

認為謝霆鋒才是幕後主使,因為兩人曾被傳鬧不和。

首先是爭歌事件,

2000年初,王傑發行了粵語大碟《GIVING》,其中有首歌叫《失敗者》。

《失敗者》是林夕作詞,謝霆鋒作曲。

無奈,這首歌並沒有激起多大浪花,公司想趁熱打鐵推出國語版。

然而,曲作者謝霆鋒說什麼都不同意,他想自己唱。

結果就是幾個月後,《失敗者》國語版——《因為愛所以愛》收錄在謝霆鋒專輯《瞭解》中。

後來這首歌獲得了全球華語音樂榜中榜最受歡迎歌曲獎,這讓王傑很不爽。

為了「解恨」,王傑拿下了謝霆鋒朝思夜想的 《傷心1999》,兩人的「梁子」就此結下。

2001年4月份,王傑在香港紅磡開演唱會,結果粉絲團遇上了有座不賣票的「扣票事件」。

據說,這正是因為謝霆鋒和公司高層「哭訴」導致的。

雖然英皇老闆楊受成,三番五次解釋:沒有這回事。

但無奈網友們信以為真了。

至此,「謝霆鋒下藥毒啞王傑」這個言論被廣為流傳。

可王傑不僅沒有澄清,反而給這個「定論」打了一針催速劑。

2014年自爆細節一個月後 ,王傑在《非常鳳凰道》節目中又講起了這事兒,

他有意無意提到,幕後主使是位年輕人,

這無異于是給「謝霆鋒下藥毒」蓋棺定論。

面對下毒事件,王傑總是在公開場合顯得悔恨痛苦,但是,他又表現出難得的寬容,

「如果這個年輕人抓到,他在香港他大概也完蛋了,倒不如讓他知道我知道是他,讓他難過一輩子,內心愧疚一輩子。」

其實除了謝霆鋒 ,還有其他歌手躺槍過,例如阿杜。

當年王傑還說過,毒啞自己的年輕人,唱歌特別有辨識度。

阿杜的聲音正是如此,且千禧年後,他正值事業上升期。

但阿杜和王傑並沒有交集,他也從來不是爭名逐利之人,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同樣,客觀來說,謝霆鋒也沒有理由陷害王傑。

畢竟2005年左右,謝霆鋒已經開始向演藝事業轉型,王傑對他形不成威脅。

最重要的是,王傑難以自圓其說,每次版本都不一樣。

在《新聞當事人》中,王傑從喝咖啡到中毒,期間經歷了四五個小時。

在7個月後的《藝術人生》中,這個時間卻縮短到「不到一個多小時」。

2010年,王傑受天津衛視採訪,口述毒啞事件發生在五六年前。

可在2016年6月19日發的微博中,他聲稱聲帶已經壞了9年。

《非常靜距離》節目中,王傑信誓旦旦地說,自己的嗓子好幾年才能恢復。

《文娛播報》採訪時卻說,聲帶再也恢復不回來了,毒素30年都不可能排除。

歌手的嗓子被毒啞,這麼嚴重的事件,作為當事人把經過記錯、發生時間記錯、恢復時間記錯。

就連神通廣大的港媒記者,也沒挖出過任何關于他中毒的鐵鎚。

這讓人很難信服。

再加上「圈內」人士的爆料,謝霆鋒幾乎已經沒了嫌疑。

宋祖德曾發動態表示,毒啞王傑的是位無名歌手,早就去了東南亞建築工地打工,且他的嗓子也壞了。

「中國第一狗仔」卓偉也曾用聲譽保證:給王傑下毒的絕對不是謝霆鋒。

經過這麼一鬧,很多王傑的死忠粉迅速脫粉,她們挖出了一個震驚眾人的大瓜,

「毒啞」王傑的就是王傑自己,

畢竟最瞭解偶像的就是粉絲。

2004年間,王傑曾不止一次表示,自己特別喜歡沙啞的嗓音,甚至痛恨自己沒有那種嗓子。

為此,他已經鍛煉到可以控制嗓音的嘶啞程度。

甚至圈內盛傳,王傑在進錄音棚時,會提前把嗓子弄啞,然後進行錄製。

由于沒有經過專業訓練, 多年利用錯誤肌肉發聲積勞成疾,外加抽煙酗酒,聲帶受損就是遲早的事。

而「毒啞」一事,也逐漸被人們猜測是王傑的一種自我炒作。

2016年,他曾發動態表示,自己在用新肌肉的方式唱歌,可這到底是利用哪裡的肌肉唱,連他自己也說不明白。

事實證明,王傑的「新肌肉」唱法是失敗的。

2017年,王傑登上了《圍爐音樂會》《金曲撈》等多個音樂節目撈金。

他用自己的「新肌肉」唱法,上演了多場「交通事故現場」,連最基本的音準也沒了。

其實不論王傑是中毒還是自己造假以求熱度,這些事情都已經刻進了他的演藝事業裡。

中毒一事在已經過去了許多年,真真假假,很多圈內人士都慮之一二,卻沒人站出來發聲。

曾有人說,成龍會在百年之後,把娛樂圈的大醜聞寫成書,書中會有「毒啞」王傑的幕後主使。

可真有幕後主使嗎?

我們只知道,中毒一事過後,王傑不論是名聲、人氣還是才華上都大不如前,一度消沉到無歌可唱。

2018年底,王傑發行了他的第38張專輯《我知道我是一個已經過氣的歌手》。

給專輯起這種名字,可能是想再博一次熱度的,但專輯銷量卻無不證明瞭他過氣的事實。

試想,如果當初王傑對外宣稱不是「毒啞」,而是因使用過度聲帶受損,大眾的寬容度是不是會更好?

如果當初沒有對外宣稱「毒啞」,今天的王傑是否有可能出現在音樂比賽的評委席上,以導師的身份和大家見面?

可如今,王傑一出現,大家的注意力都會集中在「毒啞」事件上,已無法挽回。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