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俊勇:喪父喪母又喪妻,57歲遺憾離世,留下兒子一人舉目無親

「我覺得人還是要活得堅韌一些。」

這是演員楊俊勇在父母和妻子接連因為癌症離開這個世界之後,參加採訪時所說的一句話。

眼含淚水卻目光堅定,深情悲傷卻依舊溫柔對待自己的生命。

生活的確很苦,但是楊俊勇從未停止過尋找生命中的那一點點光亮。

從他身上真正看到了魯迅先生筆下寫的那樣: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慘澹的人生。」

01

1964年,隨著一聲清脆啼哭聲響起,北京一戶人家迎來了一個新生命,並且為他取名為楊俊勇。

楊俊勇自小就長得很是俊俏,精通唱歌跳舞各種才藝,平時也特別喜歡上臺表演,小小年紀便很想著以後做一個閃閃發光的明星。

彼時的他就想著將來去考北京電影學院,畢業之後成為一名演員。

只可惜生不逢時,大學聯考取消了,眼看著楊俊勇的演員夢就要破碎了,但好在有上天垂憐。

1978年,恰逢北京電影學院和中國話劇團聯合設置了一個兒童劇演員班級。

而楊俊勇因為自小才藝了得,有著比較豐富的舞臺經驗,便因此被挑進了北京電影學院,和許亞軍、蔡國慶等人成為了同學。

大學畢業之後楊俊勇本想留校當個老師,安安穩穩地教書育人也是一種發光的方式。

但是上天似乎不想埋沒這個年輕人在演藝方面的才華,而命運也在潛移默化中將他一步步推向了表演的舞臺。

楊俊勇畢業的時候,剛巧中國兒童藝術劇院缺少年輕骨幹,本著哪裡需要就往哪裡去的奉獻精神,楊俊勇直接就進入了中國兒童藝術劇院工作。

只不過當時大學畢業的楊俊勇已經十九歲了,變聲期已經過了,也長高了很多,已經無法唱童聲和出演一些孩子角色。

于是便只能出演一些爸爸甚至是爺爺的角色,而這也為他後來出演超乎他年齡的影視劇角色埋下了伏筆。

一直從事于舞臺上的戲劇表演的楊俊勇,真正意義上開始演戲是源于《紅樓夢》劇組的工作人員的來訪。

當時楊俊勇正在外地出差巡演,《紅樓夢》的導演或許是看了他的表演,覺得他很適合出演賈蓉這個角色,于是便找到了楊俊勇試戲。

而楊俊勇自然也沒辜負這麼多年來的舞臺經驗,沒多久劇組就通知楊俊勇試鏡通過,讓他進組拍戲。

按理來說這是件開心且不需要過多考慮的事,但楊俊勇卻對于這個機會有些猶豫和糾結。

因為他覺得自己能力相比于當時兒童劇團的人來說不算是太強,擔心自己會影響劇組的拍攝,但恰巧拍戲的那段時間,楊俊勇手頭上又沒有工作。

于是思慮再三的楊俊勇最後還是決定試一試,或許運氣好自己的事業就能再上一層樓。

沒想到,他的運氣還真是爆棚,《紅樓夢》播出之後紅遍大江南北,這也帶動了同劇組中所有演員的事業發展。

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了出演賈蓉的楊俊勇。

之後楊俊勇便徹底從舞臺轉戰螢幕。

同時因為演技好加上敬業,楊俊勇頗得影視劇導演的青睞,陸陸續續出演了《三國演義》、《康熙微服私訪記2》、《武則天》等作品。

塑造了曹丕、平四海等經典角色。

有人說楊俊勇是一塊金子,就算被埋沒也終有一天會被發現,楊俊勇演技好無可置疑,但是當時比他能力強模樣比他俊俏的大有人在。

所以與其說是楊俊勇成就了他本身,倒不如說是運氣使然。

如果當時許亞軍等人有空檔,或許賈蓉這個角色就未必落到他的頭上,也就沒有後來的事了。

但上天是公平的,事業上順風順水的楊俊勇在生活上似乎不是那麼地走運,一再承受著失去父母和妻子的苦痛。

02

楊俊勇其實比較早就成家立業了,雖然沒有秀過恩愛或者帶著妻子出現在公眾視野當中。

但是在拍攝《紅樓夢》的時候,楊俊勇面對同劇組如此多年輕貌美的女孩子卻從未動心,也沒有任何緋聞,可見其與妻子的感情深厚。

在事業大好的時候,父母健在,和妻子感情深厚,慢慢也迎來了愛情的結晶,妻子為他生下了一個大胖小子,人生圓滿不過如此。

但是現實生活不是電影,也沒有那麼多大團圓,說起來楊俊勇的不幸大概是從他父親的離世之後開始的。

2010年,楊俊勇父親患上了癌症,在病床上治療了不到一年時間就撒手人寰。

正當楊俊勇沉浸在失去父親的痛苦當中,沒多久母親也確診了癌症離他而去。

失去雙親的痛已經讓楊俊勇悲痛不已,但好在一直有妻子陪護在左右。

可屋漏偏逢連夜雨,妻子在一年半之後或許是因為之前操勞兩位老人,太過于辛苦也確診了癌症,並且在查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期,藥石無醫了。

而這時候兒子卻要出國讀研究生,為了能夠讓兒子安心出國求學,楊俊勇妻子只能拖著痛苦不堪的身體假裝沒事送兒子離開,之後才開始真正治療。

幸好或許是身強體壯,在中醫的治療下,楊俊勇妻子的身體情況慢慢好轉,這也讓楊俊勇看到了生的希望。

不過最終上天還是狠心試圖奪去楊俊勇妻子的生命,當妻子癌細胞擴散不得不進行手術救治的時候,楊俊勇卻還在山西拍戲。

說來也是無奈,父母在病榻纏綿時,他因為要賺錢供他們治療,供妻兒生活,他只能在外地拍戲。

在妻子命懸一線時,他亦是為了賺錢在外拍戲。

他當然也想陪在給予自己生命的父母,和自己相敬如賓的妻子身邊。

只是一來自己要靠錢撐住這個家,二來自己畢竟已經和他們簽訂了合同,此時丟下所有不是他能夠做出來的事。

飽含著對妻子的愧疚,不能陪伴在側的楊俊勇,只能偷偷摸摸地去到一個偏僻之地打電話詢問妻子情況。

他沒發現那裡有個劇組的工作人員在休息,在電話中楊俊勇聽到妻子情況危急的時候差點暈過去,幸好那個劇組的工作人員從後邊及時抱住了他。

楊俊勇及時平復了心情之後,他便拜託這個工作人員不要把他妻子患癌症的事情說出去,這樣會影響全劇組的拍攝,影響大家的拍攝進度。

明明自己心裡已經如此難過,楊俊勇卻還在為他人考慮,每天拍戲的時候裝作一副什麼都沒發生的模樣,盡心積極地完成拍攝。

之後便會獨自去到廚房或者是雜物間默默流淚。

那段日子的楊俊勇大抵是悲痛到極致,後來每每提起那段日子時他都說:

「我當時就面無表情地掉眼淚,就偷偷去沒人的地方哭。」

如果不是心痛到極致,七尺男兒又怎麼會輕易落淚,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罷了。

後來沒有靈丹妙藥,也沒有奇跡發生,妻子還是離開了。

或許當時的他也想過跟隨妻子而去,就此了卻殘生,但大概還是捨不得兒子吧。

如果他也走了,兒子就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了,想必這肯定不會是自己父母和妻子想看到的事情。

最終楊俊勇還是為了兒子堅強的繼續生活,拍拍戲,陪陪兒子,他看著兒子學成歸來,看著兒子事業有成,當然也想看著兒子成家立業。

楊俊勇心想孩子成家之後,他的家人又會一天天多起來,他開始變得更加樂觀,更加期待第二天早上升起的太陽。

只是這個願望,終究還是沒能實現。

2021年10月31日,楊俊勇突發心臟病倒地,再也沒能站起來,享年五十七歲。

上天最終還是狠心地帶走了這個如同賈蓉一樣倒楣且不幸的楊俊勇。

03

看到楊俊勇如此短暫卻又波折的一生,不禁讓人想起:

「雷打真孝子,財發狠心人。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專找苦命人。」這句話,它似乎成了楊俊勇這一生的寫照和縮影。

接連失去摯愛的痛苦,好不容易想要好好生活,自己卻也因急病失去了生命,對于這一切我們很難做到感同身受。

上天的給予對于楊俊勇有幸也有不幸,給予了他當演員的機會,也給予了他大紅大紫的機會, 可也給予了他太多的苦痛,生命中不可承受的傷痕。

但是或許我們可以從他的人生中學到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盡可能地多陪陪父母,多陪陪妻兒。

因為意外真的會比明天先來,意外也真的會奪去我們所擁有的,有時候我們越想抓住什麼,越想留住什麼,命運就會剝奪什麼,並且毫無預兆。

此時卻不禁想起了早年間交警採訪過的一位老人。

老人開車運著七八百斤的木頭去賣,木頭上邊還坐著一個弟弟和一隻狗,警官覺得危險便問他這樣家裡不會擔心嗎,這才知道這位老人悲苦的一生。

母親去世二十多年了,父親去世了十多年,妻子生孩子難產全都在病床上去世了,哥哥也去世了十多年,他只剩下一個吃藥吃壞了腦子的弟弟和一隻狗。

但這位老人還是很開朗樂觀的生活,戴著有花紋的墨鏡開車帶著弟弟和狗子兜風,還覺得自己非常酷。

的確如此,這種「酷」不是常人能夠學得來的,以前總感覺如此波折不幸的人生只會發生在電影裡。

但是事實就是它的的確確發生在現實當中,甚至有一天會降臨在身邊或者自己的頭上。

但是無論是楊俊勇,還是採訪中的那位老人,但他們卻都選擇堅強的活下去,堅強的去迎接第二天的日出和傍晚的日落。

楊俊勇去世之後,他的兒子再無至親,雖然無法感同身受,或許他真正遇到了電影才會出現的舉目無親的感覺。

或許也會痛斥老天為何要給他這樣的磨煉,但是還希望他能夠像他父親那般活得堅韌一些,相信這個世界還是美好的。

或許我們也能從中參得一二分精神,生活的確很不堪,曾經的人大多數只要吃得飽穿得暖就好,而我們現在要面臨那時候所沒有的壓力和負擔。

隨之而來的焦慮不安、抑鬱症等等已經不是什麼稀奇事。

但他們都還在努力生活,珍惜生命,我們是否可以學習他們那種堅強和堅韌呢?

正如同村上春樹所說的那句話一樣: 「儘管眼下十分艱難,可日後這段經歷說不定就會開花結果。」

當下所經受的苦難,都將會變成照亮你前方道路的燈光,苦難是花開的伏筆,冬天總要為春天作序。

而這人生走一遭,也必將不會一帆風順,苦難和歷練是教會你面對人生最好的老師。

誠如楊俊勇,歷經磨難仍舊熱愛生活,有所期盼、即使最後的結果不盡人意,但人終有一死,只是每個人的先後順序不同罷了。

若有來生,希望他一生順遂,再無苦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