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的天職!39年,身障牙醫行走偏鄉登門救患:他們開心的樣子就是對我最大的鼓勵!

「醫生的天職就是要幫助有需要的人,解決人們的痛苦。所以當我知道那些生病的人沒有辦法來到診所,我就願意走出去。」

談起自己的義診歷程,林易超的眼中閃爍著靈動的光,絲毫不像年過五旬的人。

身為牙醫的他自己其實也是一位「患者」,因小罹患小兒麻痹,導致他走起路來很踉蹌,日常需要拐仗助行。

可就是這樣一位需要幫助的人,卻在39年間走遍整個台灣做義診,甚至還在泰北、印度、中亞與非洲的各種困難環境中,為居民洗牙、補牙、拔牙……

被喊「師傅」自卑,為自己正名跑遍偏鄉

聊起自己做義診的初衷,林醫師笑說「最早只是為了爭一口氣……」

原來在他初做牙醫之時醫師法還尚未完善,牙科還有很多密醫。

「那時看診,人家都喊我『師傅』或『仙仔』,這讓我感到自卑,覺得自己不是一個真正的醫師。」

所以從大二開始,他每年都會參與教會的醫療團。

「最早我每天只是坐在診間等著病患上門求診,是個只會幫人鑲牙或補牙、拔牙的牙匠。但當我走出診所時,我就覺得自己變成一個懸壺濟世的醫師。」

在大學期間他跟隨著教會醫療團,走遍寶島偏鄉,深入到原住民社區,幫那裏生活的人們解除牙疾。

畢業後他在花蓮開設了林肯牙醫診所,自此他的足跡進一步拓展,從台灣逐漸延伸至亞洲各國。

回到台灣後,他一面打理診所,一面繼續在偏鄉行醫。

自掏腰包建診室,為院生治癒牙疾

十二年前,他在參加黎明教養院的主日禮拜活動時,找到了義診的新方向。

「我發現這裏的院生蛀牙情況相當嚴重,想將他們帶到醫院去集中醫治,但教養院的老師卻很為難……」

原來院方想帶院生去醫院是一件大工程,因為每名孩子至少需要三位老師陪同,才能外出看病。由於人力有限,即便發現孩子們牙齒有問題,也難以帶去診治。

為能給孩子們醫好蛀牙,他向教養院提出要來幫忙。

「這裏的孩子們大多有身心障礙,所以治療起來也會比較困難」為此他更是自掏腰包購買了專用的治療椅,配合院方在院內設置診療室,號召其他牙醫師,一起組成醫療團為院生義診。

為了將院內診室開設起來,他前後共花費30萬元。

可喜的是經過了一年多的逐個診治,所有院生的蛀牙都被治好,孩子們再次露出燦爛的笑容。

到宅醫療先行者,拖病體巡迴診療

2017年政府推動了長照2.0,「到宅醫療」更是其中的重要一環。

「他們中的很多人因為繳不起健保費用,所以無法享有保障,一直被忽視……」受到醫生的使命感召的林醫師積極參與,做起到宅服務牙醫。

本以為累積了那麽多國內外義診經驗,可以輕鬆應對到宅醫療的他,並沒有認識到這個任務有多麼困難。

「因為每個個案的情況都會有不同,所以每次出診都要帶很多器材。」

從最基本的抽痰機、洗牙機到補牙會用的磨牙機,甚至還有血氧監測儀和急救設備。每次出診少則2、30公斤,最多40公斤,都要他與助理一起搬運。

在將設備搬上車後,他便和助理、護理師開車在幅員廣大的花蓮地區移動。

「從新城到壽豐都是我的服務範圍。」

「很多個案都在偏遠的原住民社區,這裏道路崎嶇車輛難以行進,只能徒步……」

這對行動不便的林醫師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一次他還因支架故障在個案家門前摔倒,造成髖顴骨骨折,因為無法提供診療,他只好強忍疼痛跟病患家屬改約時間。

可即便受傷也沒有讓他退卻,為能給更多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務,他請義肢公司幫忙設計特殊支架,會根據現場狀況,決定是否多帶一只拐杖……

身體痠痛不懈怠,為患者周到服務

除了行走的困難,林醫師還要面對因設備簡陋所致診療中的巨大體力消耗。

「因為沒有專用的診療椅,病人只能躺在床上治療,坐下看診高度會不夠,所以只能站著,而且光線不足,必須要彎腰下去才能看清。」

受小兒麻痹症影響,他的左腳無法施力,只能靠右腳來控制牙科設備,至於每次做完到宅醫療,他的身體痠痛不堪。

但這些是對林醫師而言似乎都不足掛齒,他更關心的是患者在診治過程中可能出現的突發情況……

「因為是躺著接受治療,患者們在治療中會出現嗆咳的情況,一次一位患者因此休克至呼吸中止,嚇得我緊急停止治療,讓護理師緊急進行急救,幸好最後平安渡過危機。」

自那次危機之後,林醫師在每次到宅醫療時都會更加慎重「我會儘量把動作放慢,隨時觀察病人的呼吸心跳與生命跡象」可這樣他每完成一次診療都要用更長的時間。

林醫師的的默默付出,病患與家屬看在眼裏,也記在心上。

如今他的義診之路已邁入第39個年頭,而他那蹣跚的腳步卻依舊堅定……

「病患們道謝的話語,哪怕只要一個感激的眼神,就是我堅持下去的動力!」

「他們開心的樣子讓我覺得我做的工作很有意義,是一個懸壺濟世的醫師。」

雖然這般辛苦,但他還是覺得自己做的不夠,也感到了自己的力量的不足。

「我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希望有更多年輕醫師能夠投入這塊領域,讓到宅醫療不再是一個義行。讓躲在暗處哭泣的病患與家屬們,能夠得到安慰,得到他們應有的幫助。」

曾經只是為爭一口氣,他踏上了義診之路。

他捨棄了舒適和安逸,去面對那些本可以不去面對的困難和危險。

為讓地處偏鄉的病患能重展笑顏,他用腳步踐行著醫生的天職。

也向世人展示著,何謂之懸壺濟世,何謂之醫者仁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