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養24年的兒子被生父「買走」,時隔7年,他偷偷來見重癥養父母,得知當年真相讓他淚崩:是我錯怪你們

我走路带风 2022/07/04 檢舉 我要評論

2006年6月3日傍晚,59歲的李桂林從鋼鐵公司下班,正騎著一輛破舊的腳踏車回家。

這一天正好是星期六,明天放假休息,李桂林心里計劃著晚上吃一頓豐盛的晚餐,明天帶著老伴和孩子出門逛逛。

就在這時候迎面走來一位陌生的中年男子,見到李桂林后,還沒等他開口詢問,中年男子就開門見山地自我介紹道:

「你好,你是李桂林吧?我叫吳志華,是國斌的親生父親。」

聽到這句簡短的介紹,李桂林的心里響起了一個炸雷,24年來,他最害怕的那一天和最不愿意見到的那個人終于出現了!

夫妻撿到流浪男孩,辛苦撫養24年后被生父帶走

李桂林妻子名叫周碧玉,兩人于1972年結婚。

雖然婚后夫妻二人的生活十分幸福美滿,但好幾年來,周碧玉卻沒有為李桂林生下一子半女,去醫院檢查后才得知,周碧玉是先天不孕不育。

李桂林對妻子有著濃濃的愛意,盡管周碧玉不能生育,李桂林還是愛她如初,只不過沒有孩子,在二人心里多多少少會有一些遺憾。

1982年冬天,李桂林出差回到北京,在北京站下火車后,他穿過一條黑漆漆的地下通道,卻看到一個頭髮蓬亂、衣衫襤褸的流浪兒,正在臟兮兮的垃圾桶里翻找食物。

在善良之心的驅使下,李桂林在附近的小攤販里買了兩個煎餅和一杯豆漿,走過去遞給了那個流浪男孩。

很長時間沒有吃飯,腹中饑餓,流浪男孩沒有猶豫,接過煎餅和豆漿,匆忙向李桂林鞠躬道謝后,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在和小男孩的交談中,李桂林得知了男孩的基本情況和流浪的原因:

小男孩才4歲,名叫吳國斌,他是河北保定人,沒有爸爸媽媽,從小和爺爺相依為命。

幾個月前爺爺過世了,小男孩沒人照顧,過上了流浪乞討的生活,幾天前,他稀里糊涂跟一個陌生人上火車來到了北京,為了生存,只好在垃圾桶里翻找別人丟棄的食物。

想到自己而立之年還沒有子女,自己和妻子很想擁有一個孩子體會做父母的快樂,如今眼前恰好出現一個男孩,李桂林認為這是上天賜給他的禮物,也不等和妻子商量,他直接將這個流浪兒領回了家中。

丈夫一個人出差,回來時卻多了一個孩子,周碧玉嚇了一跳,連忙詢問是怎麼回事,李桂林如實告訴了妻子自己撿到流浪男孩的經過。

看著4歲的吳國斌那麼可憐,身上到處都是污垢,周碧玉急忙燒了一大鍋熱水,親自動手給他洗澡、理發,一番打理之后發現,小男孩竟長得眉清目秀,尤其是那靈動的雙眼,十分討人喜歡。

就這樣,夫妻二人決定收養吳國斌,他們為這個小男孩添置新衣、購買生活用品、準備房間,像照顧自己親生兒子那樣無微不至。

一個星期后,李桂林夫婦領著小男孩去民政部門辦理了收養手續,并將吳國斌改名為李國斌。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24年,李國斌也在夫妻二人的辛苦撫養下順利長大成人,28歲的他早已參加工作。

讓老兩口十分憧憬和期待的是,養子李國斌能夠盡快找到人生中的另一半,他們夫妻二人也好早日抱上孫子。

如今陌生中年男子突然找到自己,聲稱是養子的親生父親,李桂林的心里產生了抵觸情緒,他上下打量了吳志華好幾遍,然后冷冷地說道:

「我憑什麼相信你呢?誰知你是不是冒名頂替的?這年頭騙子很多的。」

聽到對方這樣質疑,吳志華眼眶紅了,他哽咽著說道:

「這些年,我跑過河北、北京、天津、河南、山東等地200多家派出所,終于打聽到你收養的孩子也叫國斌,而且情況和我走失的兒子很相似。

我愧對我兒國斌,這輩子只想找到他,給他好好補償,你如果不相信的話,我可以與孩子做親子鑒定。」

還沒等李桂林表態回復,吳志華又開始說起了自己傷心的往事。

吳志華的妻子名叫周雙愛,兩人都曾是河北保定國營軸承廠的普通職工,1978年生下了兒子吳國斌。

兒子的到來給夫妻二人帶來了歡樂,但同時帶來的經濟壓力也讓夫妻感情出現了裂痕。

正所謂貧賤夫妻百事哀!生活的不易和養孩子的艱辛讓他們沖突不斷,吳志華不得不把兒子交給老父親照料,可這仍舊沒有挽回變質的愛情。

1981年,周雙愛婚內出軌被吳志華抓住,看到眼前無法忍受的一幕,他一怒之下抄起桌上的水果刀,將妻子的出軌對象捅成重傷,由此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

就在吳志華入獄不久后,妻子與他失婚改嫁福建,吳志華的父親也在1982年初冬因為心臟病猝然離世,從那以后,4歲的吳國斌便走失了。

1992年,吳志華刑滿出獄,他通過自己的努力和打拼,在保定市創辦了一家彩鋼廠,由于趕上了市場發展機遇,彩鋼廠讓他賺得金盆滿缽。

飽嘗人世間的艱難與心酸后,吳志華對自己走失的唯一兒子愈發思念,他一邊打理著生意一邊尋找兒子,十年時間,幾乎跑遍了整個華北地區。

聽完對方悲情的故事后,李桂林有所感觸,不過事情來得太突然了,他需要回家和妻子商量一下,吳志華也不好強求什麼。

回到家后,聽完丈夫的敘述,周碧玉身體微微發抖,她十分疼愛自己的養子,擔心他就此被人帶走,于是反對做親子鑒定。

李桂林長嘆一聲,他心里也是惴惴不安的,可是人家已經找上門來,躲是躲不掉的,只能夠面對去解決問題。

在丈夫耐心細致開導了大半夜后,周碧玉才勉強同意讓兒子和吳志華做親子鑒定。

兩天后,李桂林哄騙兒子去醫院體檢,說是為了預防疾病,李國斌答應了。

當父子二人來到醫院時,吳志華已經等候在那里,雙方裝作不認識,只是一前一后采集了血樣。

隨后,該血樣被送到北京307醫院親子鑒定中心進行鑒定,十天后鑒定結果顯示:

吳志華與李國斌的DNA分子99.99%相同,二人的確是生物學上的父子關系。

看到這個結果,李桂林夫婦愴然淚下,吳志華則有一種找到兒子的驚喜與新生。

回到家里后,李桂林向李國斌斷斷續續講述了自己當年收養他的經過,以及親子鑒定一事,因為時間久遠,李國斌對于童年的事情沒有任何印象,他擁抱了一下養父,溫言寬慰道:

「爸爸,無論怎樣,我都是你和媽媽的兒子,你們放心吧,我會孝敬你們,讓你們安享晚年的。」

聽到養子這麼說,李桂林夫婦留下了欣慰的淚水。

第二天,吳志華在北京的一家酒店請李家三口吃認親宴,雖然得知了自己的身世真相,但李國斌對吳志華非常冷淡,他只是悶頭喝酒,任由眼淚掉進酒杯里。

整個宴會氛圍非常壓抑,四個人有著各自不同的心事,飯后,吳志華一個人黯然返回了河北保定。

當時的李國斌已經28歲了,在北京的一家寬帶公司上班,收入不高,一直沒有找到女朋友。

李桂林夫婦當了一輩子的職工,只有郊區的一套老房子,為了撫養李國斌長大成人,夫妻倆傾注了全部心血,沒有留下什麼積蓄。

如今養子馬上要到而立之年,終身大事還沒有著落,老兩口也為此憂心不已。

這一年的9月份,吳志華再一次來到李家,要求帶李國斌回保定生活,并承諾會給予他豐厚的物質條件,李國斌沒有同意,冷冷的拒絕了。

這時李桂林給兒子分析道:

「孩子,我知道你和我們有著割舍不斷的情感,但是我和你媽沒能力給你買房子,以后你可能連結婚都困難,吳爸爸條件優越,你跟他回保定吧!反正那兒離北京不遠,我會經常去看你的,那樣和一家人也沒什麼區別呀。」

想到養父母為自己操勞了半生,如今他們老了,卻還要為自己的終身大事而擔憂,李國斌自責不已,出于對養父母的心疼和體諒,他勉強答應了養父李桂林的建議。

收養了李國斌24年,李桂林夫婦早已和養子結下了深厚的情感,他們忍痛讓養子跟生父離開,完全是為養子未來生活做打算,內心的不舍如針扎那樣刺痛。

就這樣,在養父母和養子的相互體諒理解下,2006年10月份,吳志華將李國斌帶回保定。

為了彌補對兒子的虧欠,一回到保定后,吳志華就花了200多萬給兒子買了一套精裝修三居室和一輛奧迪轎車,并讓他擔任自己公司的助理。

20萬買斷親情,有一種大愛叫做忍痛

雖然回到保定后過上了優渥的富足生活,可是李國斌與生父之間依然有著深深的隔閡,他們之間的關系十分冷淡,李國斌一有空就會打電話給養父母。

每到周五下午,一下班李國斌就會急匆匆收拾好行李,開車趕往北京與養父母團聚,直到星期一早晨才返回保定。

李桂林夫婦也隔三差五來保定看養子,每次來都帶上大包小包的禮物,眼看著自己這個親生父親成了局外人,吳志華內心極度不平衡。

就這樣過了兩個多月,到了2007年1月,吳志華瞞著兒子來到北京,他生氣地對李桂林說道:

「因為你們,兒子對我很抵觸,這樣吧,這張卡里有20萬,算是多年來你們撫養國斌的補償,以后不要再和他來往了。」

說完之后,吳志華從隨身攜帶的錢夾子里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了李桂林。

對方這是要用20萬買斷自己與養子的親情,李桂林十分憤怒,真想直接將銀行卡摔在地上。

然而這時他又想起了養子,為了緩和養子與生父的關系,讓他能有一個穩定幸福的物質生活,李桂林接受了這個苛刻的條件。

從那以后他不再去保定,并且編造種種借口阻止養子在周末返回北京,養父母態度突然變得如此冷淡,這讓李國斌疑惑不已。

他多次打電話詢問養父,可是也沒問出具體結果,李國斌只是感覺養父有心事,有種無可奈何之感。

可是朝夕相處澆筑的24年親情怎能說斷就斷呢?在強忍了幾個月后,李桂林夫婦心痛到無處排遣,他們得知這幾個月來李國斌的生活狀態都很糟糕,于是下定決心將20萬退還給吳志華,重新與養子過上正常交往的生活。

2007年3月中旬的一天,李桂林騎電動腳踏車去一家老店買北京烤鴨,那是養子最愛吃的味道,夫妻倆決定第二天就去保定退還20萬,所以想帶幾只北京烤鴨去給養子嘗嘗。

可能是思念兒子太過心切走了神,在巷口一處轉彎的地方,李桂林將一位70多歲的老太太撞出四米開外。

經過搶救,老太太的性命雖然沒有大礙,但這次撞擊造成了第五節脊椎骨斷裂,導致下肢癱瘓,警方調解后,李桂林一次性賠償對方26萬元。

這一下子,吳志華給的20萬全部花光了,李桂林還自己搭進去6萬元的養老積蓄,他已經沒有資本再去找吳志華交涉,老兩口相擁而泣,為即將永遠失去養子而痛徹心扉!

一個多月后,思念養父母的李國斌忍不住回北京看望了養父母,看著曾經居住了20多年村子的墻壁上到處寫著大大的「拆」字,他知道了南辛莊正在大規模拆遷,于是感到非常的興奮。

自己當初被生父帶走是因為經濟壓力,現在要拆遷了,家里有了新房,養父母能夠安享晚年,不再為自己操勞,自己就可以回到北京工作,天天陪在父母身邊,這是李國斌內心深處十分渴望的。

可是當他把自己的想法告知給養父后,李桂林態度十分冰冷,這讓李國斌心里非常不快,第二天一早就賭氣返回了保定。

養子剛一離開,吳志華就打電話來興師問罪,指責李桂林不信守承諾,收了他的20萬,卻仍和李國斌來往。

這20萬就像一個緊箍咒一樣套在了李桂林的頭上,一方面他感到的確是自己理虧,沒有信守諾言;另一方面,他覺得自己和妻子一天天老去,身體的病痛和百年后事會拖累養子,于是決定和李國斌徹底斷了來往。

自從回到保定后,每到雙休日,吳志華想著法子讓兒子忙碌起來,不是讓他接待客戶,就是讓他去外地出差,使他沒時間與養父母團聚。

一次空閑時間,李國斌打電話問養父拆遷進度的事情,卻聽到李桂林在電話那頭說道:

「回遷房鑰匙我半個月前就拿到了,一套我和你媽住,另一套我過戶給了侄子,將來我們老了,身體上的病痛和養老送終也全指望他了。」

聽完這句話后,李國斌的復雜心情難以言表,他不是貪圖房子,他只想和養父母過回往日朝夕相處的生活,可是養父太狠心了,最后還是只看重血緣關系,生生拋棄了他們20余年來的父子之情。

也正是從那一刻開始,李國斌放棄了養父母,并且打心底里對他們產生了怨恨!

然而李國斌不知道的是,養父狠心掐斷親情,實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和為他考慮,回遷房只有一套,他沒有過戶給侄子,夫妻倆為了做人的誠信和養子未來的幸福,甘愿將所有的眼淚和酸楚吞進肚里。

重疾癥曝光秘密,7年后養子回歸

慢慢的,李國斌對養父母的感情淡了,雙方失去了聯系。

兩年之后,李國斌結婚成家,自己當了爸爸,有了兒子后,他更能體會到做父親的情感,血濃于水,心里也漸漸接納了生父吳志華。

在兒子的支持下,吳志華也重新找了另一半組成了家庭,三代人在一起過上了平穩幸福的生活。

若時光就此老去,對于李桂林夫婦和李國斌來說,心里總會有遺憾,可病魔的來襲,讓他們又重聚到了一起。

2014年4月,此時距離雙方斷掉聯系已經整整7年了,隨著身體變老,周碧玉的舌苔處出現了紅腫、潰瘍等癥狀,去醫院檢查后被確診為舌重疾。

醫院組織專家會診,并對周碧玉實施了病灶切除手術,她的舌體被切除了1/3,說話、吞咽、咀嚼等功能嚴重受損。

病灶切除后是輪番的化療,李桂林只好全天待在醫院守護老伴,無微不至地照顧她。

然而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半個月后,周碧玉剛剛好點出院,李桂林卻出現了莫名低燒、肝區隱隱作痛等癥狀,經過醫院超聲波和CT檢查,李桂林被確診為中期肝重疾。

肝重疾的死亡率高達45%,很多患者從發病到去世不足半年時間,為了給妻子治病,家中僅有的積蓄已經花光,還欠下了外債,李桂林只好在醫院開了一些常規藥物,回家保守治療。

躺在床上回顧自己的大半生,67歲的李桂林百感交集:妻子不孕不育,當初因為生不下孩子而深深遺憾;后來好不容易撿到流浪男孩李國斌,辛苦撫養24年長大成人,卻又被他的親生父親給帶走了。

如今人到老年,自己和老伴雙雙患上重疾癥,生命隨時都有可能走到盡頭,坎坷的人生際遇,讓李桂林內心一片悲涼。

夫妻倆并不畏懼死亡,但他們的心里都還有一個心愿未了: 那就是臨死前能再見上養子一面,那也就死而無憾了!

在痛苦糾結了好幾天后,5月25日傍晚,李桂林撥通了李國斌的電話,告訴了養子自己和妻子想見他一面的想法,卻遭到了電話那頭李國斌的斷然拒絕。

李桂林知道養子對自己還有怨恨,心里充滿了失落與悲苦,那天深夜,他眼含苦淚用手機給養子發了一條短信:

「小斌,屬于我和你媽的時光也許不會太多了,在離開之前,你能和我們見上一面嗎?」

眼淚一滴滴滴入手機鍵盤,同時也將深厚的溫情融入這封簡短的短信中,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期待著,不知不覺,李桂林睡著了。

第二天清早,夫妻倆還沒起床,就被門外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給驚醒。

打開門一看,7年沒見面的養子只身一人站在門口,他眼眶黑黑的、紅紅的,顯然是一整晚沒有睡覺,流淚了很久。

原來,李國斌雖然在電話里拒絕了見面,但他對養父母的那份親情從未遠去,只不過心里有怨念一時還沒有放下。

那天深夜收到養父的短信后,李國斌的心一下子緊繃了起來,過去與養父母相處時的點點滴滴像放電影一般在腦海中浮現:

養父母第一次送自己去幼兒園、第一次給自己買大西瓜、一家三口第一次去逛商場、六年級的那個暑假第一次出門旅游、自己第一次參加工作領工資回家后和養父一起慶祝……

李國斌將頭蒙在被子里大哭,雖然沒有血緣關系,雖然7年沒有聯系,但24年培養的父子親情是沒有淡忘和割裂的。

那封短信深深觸動了他的心,養父母臨死前想見自己最后一面,自己沒能好好孝敬他們,更應該盡早趕過去和他們相見。

想到這些后,李國斌沒有告訴生父和妻兒,自己一個人在深更半夜偷偷開車回來,來到了7年沒有回去過的家。

看著眼前的養父母蒼老憔悴了許多,李國斌感到很是心酸,一行熱淚從眼里流出,他撲過去緊緊抱住二老。

看著兒子到來,想到自己和妻子將不久于人世,李桂林將他們雙雙患病、當年吳志華用90萬買斷親情、自己撞壞老太太用這筆錢賠償而無力反悔等所有事情,全部告訴給了李國斌。

李國斌聽后心痛不已,心情格外沉痛,他在心底里暗暗發誓,無論如何也要救助孝敬養父母,做他們的真正兒子。

隨后,李國斌取出了150萬元積蓄,讓李桂林夫婦雙雙住進了醫院,他請來最權威的專家幫助養母進行康復治療。

2014年7月,經過一系列的手術準備后,李桂林被推進手術室,大夫將他2/5被壞細胞侵占的肝部給切除,手術非常成功。

做完手術后醒來的第一句話,李桂林不是擔心自己的身體狀況,而是十分不好意思地對李國斌說道:

「孩子,爸沒用,給你添麻煩了。」

李國斌熱淚盈眶,他囑咐養父好好調養身體,自己在醫院的病房里輪流照顧著二老,僅半個月下來,他就瘦了6斤多。

經過兩個多月的治療和調養,院方為周碧玉夫婦進行了全面檢查,結果顯示她體內的壞細胞被有效控制,沒有擴散跡象,李桂林經過了兩次化療,身體也恢復良好。

在兒子幫助養父母治病期間,吳志華也對自己的行為進行了深刻反思,他覺得以前自己太過自私,也對兒子缺乏必要的信任,于是決定痛改前非。

在李國斌將養父母接回家后,吳志華每月主動負擔夫妻二人9000元的醫藥費,算是對自己心債的一種償還。

因為李桂林夫婦的回遷房靠近西五環,距離馬路不足20米,每天受噪音和汽車尾氣的污染,這樣顯然不利于重疾癥患者的康復。

2015年10月,李國斌帶養父母去周口店看風景,將二老領進了一套嶄新的兩居室。

棕紅色木地板光可鑒人,淡黃色墻壁沉穩大氣,水晶吊燈生輝奪目,窗外層林盡染、紅葉飄搖讓人心怡。

這時候吳志華從書房走出來,將寫有李桂林名字的房產證放到他們面前,夫妻倆十分感動,推辭不過只好接受。

在搬進新居之后,李國斌仍然每天陪著養父母,他身兼廚師、保姆、司機、保健醫生等多重角色,給養父母配備營養餐、根據他們身體狀況增減藥物、定期帶他們去醫院復查。

居住的環境好了,心情又愉悅,夫妻倆的腿腳也有了力氣,天氣好的時候,他們經常在養子的陪同下一起去爬周口店的龍骨山。

2016年1月,李國斌從央視《健康之路》欄目了解到,一對小夫妻患重疾后,天天堅持跳國際舞,結果體內壞細胞奇跡般消失了。

父母年紀大不適合跳國際舞,在咨詢了多位專家后,李國斌結合「五禽戲」和「十段錦」,自己創造了一套適合養父母身體狀況的抗重疾操,每天早上在小區公園里一招一式教他們演練。

幾個月下來,夫妻二人的氣色越來越好,胃口變好,體重也增加,半年多之后,他們再去醫院復查,結果顯示周碧玉身體徹底康復,李桂林的體能指標也遠遠好于同類患者。

專家也表示:

「適度運動能提升體內氧的吸入量,壞細胞屬于厭氧細胞,足夠的氧氣能夠促進免疫細胞攻殺壞細胞。」

抗重疾操的神奇功效在小區傳開后,鄰居們紛紛來學習,以此來預防重疾癥,看著上百人一起跳操的壯觀場景,李國斌覺得這種愛的輻射與傳遞非常溫暖。

如今李桂林已經76歲了,周碧玉也年滿74,老兩口的身體仍舊十分硬朗,李國斌為了方便照顧養父母,已經將自己的事業轉到了北京。

在突破重疾癥死神、重新迎回養子后,夫妻倆覺得幸福的日子才剛剛開始。

結語

俗話說: 「生而不養,斷指可還;生而育養,斷頭可還;未生而養,百世難還!」

當年李國斌4歲流浪,若是沒有遇到好心李桂林夫婦收養,其結果會怎樣,我們不得而知,但大機率不會很好。

收養孩子后,夫妻二人盡心盡力、無微不至照顧24年,將李國斌撫養長大成人成才,這份養育之恩,是一輩子也無法償還的。

為了做人的誠信和養子今后的幸福,李桂林狠心冷漠對待、自己忍痛承受,這種如山厚重無言的父愛,的確讓人十分感動!

所幸7年后父子再次相見,當年的秘密被曝光,雙方有了圓滿的結局,李國斌能夠贍養相伴養父母,李桂林夫婦能夠安享晚年,這也是我們最希望看到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