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72歲孝子不忍送失智媽去養老院,花兩年時間「建造失智玻璃屋」,設計滿滿都是為了媽:我有能力照顧好她!

我走路带风 2021/09/24 檢舉 我要評論

 

如今父母正在慢慢地老去,他們也會像小時候我們等他們一樣等我們回家,他們需要的不是我們在外面有多風光,不是每個月匯多少錢給他們,他們需要的是陪伴。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也是貼心的溫暖。

人到了老年容易出現失智的狀況,此時身為病人的家人也必須承擔起照顧的責任,像是現年70歲的腦科權威醫生「曹汶龍」,就有一位失智的老母親,不過他並沒有像一般人所想的因此而退休, 反倒為媽媽建造「陽光玻璃屋」,他認為重要的是讓病人感到自在,而不是時刻糾正他們的錯誤。

根據《ETtoday新聞雲》報導,曹汶龍的媽媽今年92歲了,以前還能夠跟著兒子到台灣各個角落行醫救人,甚至從臺北搬到花蓮居住,直到如今失智症後,曹汶龍才決定離開花蓮,跑到嘉義民雄落腳,並且與雲林科大建築與室內設計系所聶志高教授合作, 花費2年時間為媽媽建造最適合的「陽光玻璃屋」。

他表示,對高齡長輩來說,長期待在狹小、沒有窗戶的房間,其實並不叫安全,反而容易讓他們起疑心、憂鬱,進一步加重病情,因此他希望媽媽可以住得安心、自在。

從曹汶龍在臉書上分享,與媽媽互動的影片中經常可以看到,母子倆坐在餐桌的一角吃飯、唱歌,而背景則是充滿了暖黃色的燈光,給人感覺十分溫馨。

曹汶龍透露,雖然家裡坪數大,但是並沒有多餘的娛樂設施,因為他把空間全留給了挑高的樓面,並且以「ㄇ字形環繞」建造住宅,在樓跟樓之間設了一個小庭院,長期種著植栽,希望媽媽四季都可以欣賞美麗的景色,保持心情開闊,同時也不會感到壓迫。

另外,曹汶龍也不同於眾人的迷思,在房屋設計上,採用了分層設計,與妻子住在樓上,而看護、媽媽則住樓下,目的就是要給失智病人和照顧者,留有彼此的生活空間,減少更多摩擦。但儘管如此,曹汶龍依舊可以坐在最喜歡的二樓窗邊,並從高處往下看,剛好可以看見媽媽的床鋪, 讓他能時刻掌握對方的狀況,「媽媽是醒著、睡著了,我全都知道。」

曹汶龍坦言,以前父母都會以孩子的需求去建造房子, 「但等到孩子長大了,就都不在身邊了。」為此,他在設計房子時,堅持要站在媽媽的角度思考,除了設有採光極佳的超大落地窗,他也在浴室、餐廳、房間等地裝上了警鈴安全裝置,不管媽媽還是照顧者發生了什麼問題,只要按下警鈴,醫生的手機就會立馬收到簡訊通知。

圖片來源:曹汶龍臉書

至於最讓失智症病人家屬煩惱的「樓梯、電梯、電動升降椅」等設備,曹汶龍則是聰明地運用「Z字形長廊坡道」取代了,他解釋,這樣的設計,不但能讓輪椅上下樓,也能避免高齡長輩在階梯間被絆倒,簡直一舉兩得。

最後,他提醒失智症病人的家屬,雖然與病人相處一定有很多無奈的地方,且不是每個人的經濟能力都能建造合適的空間,但其實重要的是照顧者與家屬的態度,只要願意多多陪伴,相信失智病人就能走得更長遠,「他們是樂趣的泉源,若能找到正確的應對方法,就會發現他們比嬰兒還可愛。」

曹汶龍不吝於將自己與失智母親的互動,分享在臉書上跟眾多網友分享,希望透過網路媒體的傳播,提供不同的照顧經驗與心得,讓需要的家庭得到陪伴,照顧時也有方法能參考。他深知與失智症長輩相處,有無奈之處,也有經濟的考量,家屬的態度與陪伴,才是讓照護齒輪走得更長久的關鍵。

媽媽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但她唯一沒忘記的,就是兒子的名字。看著他們母子倆的互動,讓人不知不覺就熱淚盈眶了...

在人生最美好季節裡,我們不斷的努力追求著,追求自己的事業,追求自己的愛人,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和那個心中的夢,唯獨忽視了我們父母。我們兒時常掛在嘴邊的孝敬父母,變成了幾通電話。我們錯誤的以為,只要給父母錢,就是孝順。結婚有了孩子後,我們陪伴父母的時間越來越少。我們幾乎把所有的精力和時間都花在了工作和自己的家庭。

羊有跪乳之情,鴉有反哺之義。而我們要做的是:父母養我小,我陪父母老。當父母漸漸老去,餘下的時間裡,陪伴是每個子女對父母最好的回報。我希望每個人都心懷感恩的心,回報父母養育之情。莫等到子欲孝而親不在,給你的人生留下終生遺憾。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