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值得追求的東西很多,但惟有愛情,是真心相愛才知它的滋味的


我一直在想,假如查爾斯王子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那麼19歲的戴安娜還會在明知他另有所愛的情況下嫁給他嗎?在戴安娜一段被公開的錄音帶中,她曾經說大婚那一天是她生命中最糟糕的一天——“我的心像死一樣平靜,我感覺自己像待宰的羔羊。”
她其實是可以不必那麼可憐的,沒有人把她送到案板上,是她自己願意的——如果她不肯,誰還會強迫她站在教堂裡對另一個男人說“我願意”,是她自己說的。但是能責怪她嗎?假如換做是我,我是不是也會說“我願意”呢?我能分得清楚我是在對一個比自己年長很多而又與前情人藕斷絲連的男人說“我願意”,還是對那一頂令人羡慕的未來王冠說“我願意”?即使當時年幼,戴安娜分不清楚這二者的區別,但後來她實際上也是有很多機會的——當他與查爾斯王子名存實亡以後,她是可以選擇離婚的,但是她遲遲不肯,即使全世界都知道他們感情不在,她依然固執的要求保留“王妃”的頭銜,也許是她已經習慣被稱為“戴安娜王妃”,也許是她覺得自己為這個稱號付出了太多,所以她不能失去這一榮譽。


據說英國電視臺要以查爾斯和戴安娜和卡米拉的故事為藍本拍一個片子,名字叫《愛情究竟是什麼》——是呀,敢為情是何物,竟叫人生死相許?
但是對於我們尋常女子來說,我們能做得到嗎?喜歡上一個男人,就跟了他歡天喜地?我相信許多人是做不到的——因為我們對愛情的指望太多,我們期待從愛情中得到“附加值”,我們對自己說,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如果愛一個人,不能給自己帶來提升,為什麼要愛他呢?甚至有許許多多的愛情指南大大方方地告訴我們——幹得好不如嫁得好,為什麼不能一舉兩得——嫁一個優秀的男人,既得到愛情又得到財富?是呀,為什麼不呢?問題是世界上哪裡有那麼多便宜事?即使美麗如戴安娜王妃都無法如願,何況我們呢?


要女人在一開始就分清楚——是愛一個人,還是愛一個人所能提供的生活是很難的。跳水公主郭晶晶在被問到與富家公子的關係時,她說:我愛一個男人不是愛他的錢,而是他的修養。聽到她這話的人都笑了:原來不是為錢啊,如果那個男人是一個窮光蛋,你會發現他有修養嗎?


看過李少紅拍的一部電視劇〈橘子紅了〉,當中有一個周迅扮演的角色,名字叫秀禾。她本是一個窮人家的女孩子,為了改善家庭經濟,緩解家人負擔,自願嫁到富人家裡做三姨太,因為樣貌可愛深得老爺喜歡,但是她在滿足了一切物質需要以後,她發現自己真正愛的人是老爺的弟弟……


女人總是這樣的——常常聽女人評論什麼樣的男人不值得愛,她們往往會撇著嘴說,那些不成功沒有經濟能力的男人是不能嫁的,他們缺乏富人的風度和心胸;其實女人自己何嘗不是這樣?那些沒有嘗過富裕生活滋味的女人,有幾個能像張曼玉那樣——冷冰冰的拋出一句臺詞:“你有錢有什麼了不起?我也有啊!”


在年少無知的時候,常常搞不懂富人家的女人為什麼會偷情——尤其是封建社會,那是一旦被發現就要沉塘的死罪,可是為什麼女人會冒著生命風險去做這等事情?就像秀禾,嫁給老爺之前,她的幸福願望就是能得到老爺的寵愛,能對得起大太太的照顧,但是當她輕而易舉地得到這一切以後,她卻發現自己很痛苦——甚至比嫁入豪門之前還痛苦,那時她不過是窮,但是現在她覺得不自由,因為她沒有愛情……


愛情究竟是什麼?這個世界上到底是否存在純粹的愛情?是什麼讓羅密歐與朱利葉生死相隨?是什麼讓溫莎公爵捨棄江山和王位?難道真的是因為他們幼稚或一時衝動嗎?我相信不是——愛是一種無法替代的感情,除了和你愛的人在一起,否則你無法感受到愛的幸福。但是愛情的附加值則是可以替代的——如果你希望通過愛情而獲得財富,那麼當你獲得財富以後,你就不認為你還需要和那個財富的提供者在一起,尤其當你借此成長起來,並且建立了自己的財富王國,你就不願再忍受當初那個“男人”。因為你自己也有了啊,所以他在你的生活中很快就會成為一個多餘的人,一個礙手礙腳的人,一個妨礙你追求幸福和自由的人。


出生于法國的英國作家毛姆曾經說過:“感情有理智所根本不能理解的理由。”他在傳世之作《月亮和六便士》中描寫了一個名叫愛施略夫的男人,那是一個從任何一個角度講都稱得上是“好丈夫”的男人——他有錢,給妻子提供了安逸的生活,他對妻子很好,什麼事情都由著她的心思,而她的妻子對他也一直很不錯,直到有一天,他的妻子遇到一名窮困潦倒生活不能自理的畫家——這名畫家的原型據說是高更。人們都譴責這名畫家勾引了這名良家婦女,但是毛姆另有解釋,原話摘錄如下:“過去我認為她愛施特略夫,實際上只是男人的愛撫和生活的安適在女人身上引起的自然反應。大多數女人都把這種反應當****情了。這是一種對任何一個人都可能產生的被動的感情,正像藤蔓可以攀附在隨便哪株樹上一樣。因為這種感情可以叫一個女孩子嫁給任何一個需要她的男人,相信日久天長便會對這個人產生愛情,所以世俗的見解便斷定了它的力量。但是說到底,這種感情是什麼呢?它只不過是對有保障的生活的滿足,對擁有家資的驕傲,對有人需要自己沾沾自喜,和對建立起自己的家庭洋洋得意而已;女人們秉性善良、喜愛虛榮,因此便認為這種感情極富於精神價值。但是在衝動的熱情前面,這種感情是毫無防衛能力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