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才10歲,卻用40斤的軀體苦撐起200斤的媽媽,每天給媽媽按摩「卻從不喊累」:只想讓媽媽好起來,家裡場景讓無數人心痛!

 

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 可是劉佳樂卻是鄰居們嘖嘖稱讚的大孝子, 43歲的媽媽陳更敏有類風濕關節炎, 由于無錢治療, 一直拖成癱瘓,全身水腫, 本來只有120斤的她, 一下子體重增加到200斤。

10歲的小佳樂憑著只有40斤的弱小身軀苦撐著媽媽200斤的重量, 一撐就是三年, 上演了當代的「二十四孝」。

禍總是不單行, 小佳樂的爸爸還有嚴重的骨質增生, 平時腰疼得無法直立行走, 但是為了維持基本的生計,他只能常年在工地上替人看大門掙取每月不足千元的工資。

儘管在外人看來不足為信, 但是生活就是活生生地給我們上著生動的課程。 小佳樂的鄰居說, 為了省錢, 佳樂的爸爸已經連續三年沒回家過年了, 照顧癱瘓一樣母親的重任就落在了小佳樂稚嫩的肩上。 圖為佳樂每天幫媽媽「按摩」。

見過無數有類風濕的病人, 卻從來沒有見過像陳更敏這樣, 浮腫的重量基本上和原本體重持平的病人, 而且幾乎喪失了行動能力, 每天活動范圍半徑不足5米, 一張凳子成了她的「交通工具」, 小佳樂告訴作者, 媽媽已經坐壞了好幾張凳子了。 圖為陳更敏像鮮饅頭一樣浮腫的雙腿雙腳, 一根指頭按下去就是一個深坑。

為了怕媽媽長時間坐在凳子上磨爛屁股, 他特意在椅面上幫媽媽釘了一層撿來的軟皮。 就是依靠著這張凳子, 他上學的時候, 媽媽才能從那個充滿惡臭的家裡挪到外面交換、呼吸下外面清新的空氣。

據鄰居反映, 全家都靠小佳樂一個孩子撐著, 媽媽幾乎成了「活植物人」, 每天佳樂不在家, 她就只能挨餓, 實在餓的難忍的時候, 就挪到廚房找個幹饅頭啃。 家裡洗洗刷刷更是要靠小佳樂, 可是他還是個孩子呢!每天還要上學、做作業...

每天早上7點, 當同齡人還在媽媽親昵的叫喊聲中嗔怒, 賴在被窩裡不肯起床的時候, 小佳樂已經嫺熟地把早飯做好端到媽媽面前, 伺候媽媽吃完早飯, 上完廁所他才安心的去上學。 中

午最後一堂課還沒結束, 小佳樂就開始心猿意馬、歸心似箭了, 他知道媽媽或許需要上廁所了, 或者她該餓了。 清脆的放學鈴聲剛響, 他就竄出教室,向家飛奔。和早上一樣,做飯、伺候媽媽吃飯,幫助媽媽上廁所,然後再回學校上課,每天如此往返反復,千日如一日。如果碰上哪天下雨,小佳樂中午無法回家,陳更敏就只能挨餓了。

圖為正在洗碗、刷鍋的小佳樂。

每天晚上放學後,小佳樂的第一件事兒就是趕緊把當天的作業做完,然後再給媽媽做飯,伺候媽媽吃飯,然後伺候媽媽上床、幫媽媽按摩睡覺,小佳樂說,天一黑,家裡實在太暗了,寫作業容易看不清楚。

然而就是這樣,小佳樂每年還是能如期捧回兩張獎狀,每當看到兒子興高采烈地拿回獎狀的時候,陳更敏都想站起來擁抱兒子一下,可是三年來,她一次都沒站起來,只是看著兒子揮舞著獎狀默默地流淚,淚水中有心酸、有愧疚、有期盼,心酸的是因為自己苦了正在成長的兒子,愧疚的是不能讓兒子像其他孩子一樣快樂,期盼的是自己的病能發生奇跡,讓她站起來,盡一個母親的本分。

小佳樂說他最怕過冬天了,讓人本能地想到他瘦小單薄的身軀蜷縮在一團爛棉花之中瑟瑟發抖,祈禱夏日趕緊來臨的景象。可是小佳樂卻說,他之所以害怕冬天是因為棉衣太難洗了,他根本擰不動,有時候他只能用腳一點一點往外擠棉衣中的水。如果不洗,媽媽身上的味道就會越來越大,別人就更不敢來我們家了,他無法幫媽媽洗澡,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媽媽勤換衣服。

當作者詢問小佳樂為什麼不找爺爺奶奶幫自己做些家務的時候,小佳樂突然哭了,哭地很傷心,一邊啜泣,一邊嘟囔著,爺爺奶奶早就不在了,他們要是還在,怎麼能捨得自己幹這些啊。聽到這兒,坐在凳子的媽媽哭得更加傷心。圖為小佳樂得到學校的獎狀表揚。

按照正常發育標準,10歲男孩體重至少應該大于50斤,或許是營養不良,小佳樂只有區區40斤。小佳樂說,每天晚上把媽媽放到床上躺下的時候是最艱難的時候,他要用整個身子頂著媽媽慢慢地往下躺,然後再把媽媽的雙腿抬到床上,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分鐘,小佳樂說感覺像幾個世紀,特別是媽媽那像自己腰身一樣的粗的雙腿。圖為周日小佳樂幫媽媽做腿部「按摩」,他認為只要自己每天堅持「按摩」,媽媽的腿就一定能好過來。

三年過去了,自己的「按摩」不但沒有讓媽媽站起來,反而越來越嚴重。面對鏡頭小佳樂說,自己將來要是能有機會上大學的話,他想當名醫生,治好媽媽的病,治好千千萬萬像媽媽一樣的媽媽,讓她們不再受病痛折磨。小佳樂堅定的眼神融化了眾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