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誓助人到死」幼年貧苦吃不飽,最強發言人退伍做慈善,60歲日工作14小時「要做弱勢的救命稻草」

我走路带风 2021/09/27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曾被媒體封為國軍最強發言人,在5年前退伍後又做最強慈善人,先後為全台5千多名弱勢家庭兒少張羅資源,提供食物與必需品。

他就是現年60歲的安得烈慈善協會執行長羅紹和。

退伍後低調行善的他,因母兄罹罕病的女大生提供幫助而再次被拉到公眾視野中。

幼年家中貧困,念政戰學校才知吃飽滋味

「現在會幫助別人是因為我曾經也經歷過貧困,忍受過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

幼時的羅紹和因家境貧困童年過的相當坎坷「一段時間還住過孤兒院和寄養家庭。」

「父親當時因受傷退伍,只有200元的安家費,只能從教會領麵粉後做麵食等點心。」

羅父因想念遙遠家鄉的親人,加上生活不如意開始酗酒及精神不穩定,經常打妻子與羅紹和兄弟,家暴讓羅媽媽二次離家。

羅紹和4歲那年,媽媽第一次離家出走,他和弟弟到孤兒院住了1年多,媽媽返家後,在一次羅父持刀砍傷媽媽,媽媽第二次離家出走,他又被送寄養家庭。

「我的童年是在顛沛流離中度過的。」

忍饑挨餓的日子直到他讀政戰學校後才結束「在學校我才體會吃飽的滋味。」

在貧困和暴力家庭成長的羅紹和很自卑,從小就受人歧視,以至於他在後來很長時間裏都生活在過去的陰影中。

父親家暴導致自卑,困境中學會憐憫弱者

「當時我家常出現打罵聲,父親在街上亂吼叫,讓我在鄰里抬不起頭。」

上學時有次他被要求參加演講比賽,但怕被別人認出,加上自卑,他在台上雙腳發抖、無法出聲,最後被請下台……

因為童年的陰影,他曾對父親相當不滿,但就是這樣一個人教會他憐憫貧困者。

「雖然那時家裏很窮,可爸爸也會省下家中的米,悄悄捐給環境更差的家庭,即便窮、辛苦,也要堅持善良,這是我從爸爸那學到的。」

這讓年幼的他樹立了助人的信念,也讓他在擔任5年3個月的發言人後毅然提前3年退伍「我要在餘生做我覺得有意義的事。」

作為曾經身處貧窮的人他很能理解弱勢的感受,在探訪了無數個案後深感「世上苦人多」。

「我希望自己能在這些人最無助時,看見聽見他們,用雙手接住他們,做拉住他們繼續往前走的力量。」

做弱勢的救命稻草,以同理取代同情

他幫助的第一個人是一位家人接連重病,求助無門被迫向地下錢莊借錢的女大生。

「貧窮有太多種原因,有時是太多悲慘事件接踵而至,有些是長期弱勢無法獲得資源,還記得她當時握著我的手,一直哭到沒有聲音……」

在幫助弱勢的過程中,他也感受到了人性中善良的一面,讓他明白即便是受扶助者也有尊嚴。

協會長期協助一個阿嬤撫養一對孫女,在他一次訪視中,阿嬤掏出皺巴巴的2張百元紙鈔「我接受協會長期幫助,也想捐錢給協會、幫助他人。」

兩人推擠了一番,但羅紹和後來還是收下了「原來再窮苦的人也想要手心向下、而非總是手心向上接受捐贈。」

從此之後他便以同理取代同情「無論貴賤,每個人都應有尊嚴。」在探視個案他都只帶2位夥伴同行,不希望讓受扶助者感到被歧視。

募款不易為滿足最大需求,推客制化食物箱

在擔任執行長5年裏,他走訪了多處偏遠弱勢需扶持的家庭,卻從不感到辛苦「可能是因為太想幫助弱勢兒少、回饋社會。」

但其實慈善工作並不像外界想像的只是發錢發物那麼簡單「實際從事慈善工作後,才發現募款真的不易」

「僅每月固定支出至少需要800萬元,若加上培鷹計畫的專案活動,每月至少需要900萬元至千萬元,光是籌募經費就備感壓力,」

募集物資也不容易,有些民眾提供給協會的物資,會有即期品或是泡面等不宜的食品「弱勢兒少除了吃得飽,也要吃得健康,因此我不會提供一些不宜的食物給受扶助兒少。」

可就是在一無政府補助,二無大企業的支持,僅靠向社會募款、募物資運作的條件下,安得烈食物銀行現在已為5467名弱勢家庭的孩子提供食物,除了工作人員外,其他全仰賴全台近千名志工幫忙裝箱寄送。

為了避免資源浪費,他還在2017年推動客制化的食物箱,依個案提供即時適當的資源,滿足受助對象需要。

重視施助的深度、廣度,60歲仍操勞「要做到死為止」

因為有國防部發言人的經驗,羅紹和在從事社福時體認到「高度」及「廣度」的重要性。

「對弱勢家庭的幫助,不能只解決眼前的貧窮問題,還要能改善弱勢兒少的未來」

為此他推動技職培訓希望結合職校及企業界讓弱勢家庭兒少能獲得技職訓練,擁有一技之長翻轉人生。

之後他還將受助對象依年齡、需求,區分「嬰兒、素食、膳糧、專案及長青」等5種食物箱,提供個案客制化食物箱「要送就要送他們需要的。」

此外,他還籌畫生命成長營讓受助兒少在暑假參加營會活動,讓受助兒少的品格有所成長。

「改變一個孩子的命運,在其心中播下良善種子,他可再影響100人,良善迴圈讓社會有機會改變。」

在他的耕耘付出下很多孩子在學業方面都有很好的表現「有在讀台大研究所、台大醫學院醫學系、成大法律系……」談到孩子們他的臉上滿是欣慰。

但他也坦承有時會有無力感「有些孩子因生活貧困,需打工減輕家庭負擔,致課業受影響,有些因家庭或朋友的負面影響,言行叛逆……」

可轉念他又積極起來「這不正是我要努力的方向麼?」

如今的已60歲的羅紹和依舊在不停的探訪偏鄉個案,但他的體力卻一天不如一天,可它卻並沒有停止的打算「但這份工作是我人生的志業,我要做到死為止!」

因為曾深處貧困感同身受,他將助人當成了自己一生志業。

雖然年過花甲每日還在為孩子們的溫飽、健康成長勞碌。

用自己的辛勤付出給弱勢的孩子們帶來生活希望。

希望羅紹和的努力能夠被更多人看見。

也有更多人能幫助貧困者讓他們感受到大家的關愛的力量。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