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嬰剛出生就被送人,養父母去世后留500萬遺產,生母立刻現身「跪地求相認」網怒:只認錢不認親

我走路带风 2022/06/13 檢舉 我要評論

即使生母懷著誠懇的目光跪在眼前,你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有所悔改。

13歲的童童不敢相信,曾經的那些日子,視她為己出的父母,竟與自己沒有血緣關系。

而眼前這個哭得撕心裂肺,揚言要照顧自己后半生的女人,竟是自己一出生就把她丟下的親生母親。

這個家庭到底發生了什麼?童童13年前為何會被拋棄?如今又為何要登門討要?

一、偏見

2006年,王慧終于懷上了自己與丈夫的第三個孩子,他們翹首以盼,希望這次能生個男孩。

在王慧的村子里,幾乎每一家都要有個男孩才行。

他們每天津津樂道的,就是哪戶人家生了幾個女兒,哪個人家生了幾個男孩。

然后再故作高深地進行一系列的「點評」。

可惜,王慧在這之前偏偏就生了2個女兒,她的丈夫對此十分不滿。

在王慧生產這個孩子之前,他就表明如果是男孩就留下來,如果是女孩就送人。

在他眼里,生男生女事關自己的家庭的名譽,而自己身為家庭的頂梁柱,更會受此牽連。

如果真生了三個女兒,那以后在村里說不定惹出什麼事。

聽見丈夫的話,王慧也沒說什麼,不反對也不支持,權當默認。

終于,王慧家等來了生產這天,孩子的性別成了這家人的唯一牽掛,在病房門口翹首以盼。

聽到孩子的啼哭,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等著醫生宣布那個「至關重要」的信息:恭喜,是個女孩!

那一瞬間,王慧原本喜慶的表情產生一絲微妙的變化,仿佛他不是這個孩子的父親一般。

他早就做了準備,為了給「女兒」提供新的家庭,他找到了本地的一個較為富裕的人家,這個家庭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沒有子嗣,碰巧又喜歡女兒,所以王慧生產的時候中間人就站在了門外。

病房里,王慧看到丈夫冷著臉進來抱走了孩子,她沒有制止,也許她的心里有一些不舍,但還是沒有挽留。

等到王慧次日醒來,這個孩子已經離她遠去,沒有指責,沒有怨恨,她的腦海里只剩下一個念頭「這都是沒辦法的事」!

以后的日子還要繼續,王慧一家很快就從本就不存在的悲傷中振作過來,繼續自己的生活,精心撫養著兩個大女兒,期盼有一天她們能出人頭地。

幸運的是,收養這個女嬰的家庭十分和善,對孩子的性別沒有偏見,更是對這個來之不易的女嬰視如己出,賜名「童童」。

這家人是做生意的,如今有了孩子,他們的家產就有了繼承人,余生中,他們發誓要好好照顧她。

在養父母的精心培養下,童童成長之路并不艱辛,不僅聰明可愛,而且學習成績優秀,讓養父母十分欣慰。

但他們沒有告訴童童的身世,一方面是怕孩子承受不住,另一方面是沒有必要告訴,因為童童就是自己的孩子,沒有差別。

與此同時,王慧對小女兒的思念有了微弱的變化。

在無數個夜晚,王慧都會與丈夫討論當初送走小女兒到底合不合適,此時這對夫妻已經開始接受男女平等的思想。

那個一直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善性,見到了一絲陽光。

聽到妻子這麼說,丈夫只能說如果養三個孩子,家庭會負擔不起,如今孩子養在大戶人家,以后的日子好著呢。

王慧雖然有牽掛,但想了幾次就不想了,也沒有要把孩子找回來的想法,也從未去看過。

二、遺產

日子在平凡中過去13年,這一年童童經歷了她人生最悲傷的時刻。

她的「母親」發生了一起意外事故喪生,「父親」為此整日在悲痛中度過,很快身體就吃不消了,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他自知時日無多,心里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童童,把小舅子叫了過來。

他立下遺囑,把自己的全部財產都繼承給童童,雖然這個孩子與自己沒有血緣關系,但親情早就超越了這些。

小舅子是個實在人,完全贊成并履行他的承諾,替他看著童童長大成人。

心愿已了,童童的「父親」終于放下心閉上了雙眼。

兩夫妻的相繼離世,給童童造成了不小的創傷,在之后的時日里,舅舅和舅媽一直貼心照顧,放學親自到門口迎接。

而養父養母留下來的資產,包括房子和門店,總價值過500萬,都會在童童成人后交給她。

同時,在養父母走前有90多萬的外債需要還上,這是正常的商業現金流,只不過此時兩人都走了,還沒來得及還。

舅舅和舅媽果斷還上,沒有絲毫波動,想著都是一家人,應該的。

當經歷過悲痛,童童一家逐漸回歸平凡生活的時候,事情卻朝著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

童童養父母去世,留下500萬資產的事情傳了出去,隨著消息的流通,很快就傳到了王慧夫婦的耳朵里。

此刻,人性的猜忌在王慧夫婦身上上演,一時間竟不知道他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王慧先是找到當初送女兒的中間人,問出了童童現在的具體位置,馬不停蹄地找了過去。

在當初送走的童童的時候,養父母一家就辦理了正規的領養手續,并且提出了一個條件:王慧不能擅自見孩子。

如今雖然養父母不在了,但這條規則依然生效,而王慧卻單方面的違約了。

很快,王慧帶著丈夫找到了童童舅舅家,在風和日麗的一天,她見到童童的舅媽李梵,開門見山地說: 我要接回我的親生女兒!

就在王慧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臉色充滿猙獰,一眼一撇都透露著不可置疑的神態。

李梵知道這就是童童的親生父母,但她絲毫不畏懼,直接拒絕,并給出正規的領養手續。

王慧本以為自己強硬的態度能順利要回女兒,卻發現眼前的李梵絲毫不吃她這套,加上自己理虧,只能灰溜溜地走了。

李梵很聰明,童童的養父母剛逝世不久,王慧二人就找上門來,肯定沒安好心。

眼下,李梵夫妻倆疑惑的,是王慧夫妻究竟是良心發現想彌補女兒?還是想借著女兒分得遺產?

這是一個很難分辨的問題,也是人性中最為深刻的一環。

如果憑借善性,天真地認為王慧二人良心發現,把孩子還了回去,說不定他們會給孩子試壓,把養父母的財產占為己有,然后再一次把孩子踢出去。

既然情況無法分辨,那就要把事情往壞處想,至少這樣童童不會失去什麼,也不必要承擔這樣的風險。

三、相認

沒過多久, 王慧夫婦再一次找上門來,這會兒態度明顯緩和了一些。

李梵看著王慧,問了一句話: 童童的養父母生前欠了90萬,現在需要還上,你們愿意幫忙嗎?

錢早就還上了,但李梵打算通過這個問題讓兩人露出狐貍尾巴,試探王慧的真實想法。

果然,王慧跟李梵預料的一樣,說: 幫忙還錢可以,但童童的養父母生前留下兩個房產,你得抵押給我一套才行。

此話一出,李梵的心中頓時充滿怒氣,眼前的這個自稱童童生母的人,沒有絲毫悔改。

如今他們跑到這里,也不是要上演母女重逢的感人戲碼,而是借著親情的幌子中飽私囊。

李梵冷笑一聲,再次把二人趕了出去,說童童的養父母把她托付給他們家,自己永遠會保護童童。

此刻,兩家人的關系破裂了,或者說連偽善的那一層都不存在了。

王慧回到住處滿臉沮喪,不時指責丈夫當初的決定多麼離譜,如果不把孩子送出去,就不會有這麼多事。

眼下,王慧決定獨自去找童童相認,便在學校放學時在門口等著。

可惜13年從未見過,她又怎麼知道哪個是童童呢?

正當她疑惑的時候,李梵突然走了過來,她在人群中很快就發現了王慧,并知道了她的主意。

李梵因為生氣漲紅了臉,對著王慧說道: 如果你敢告訴童童的身世,我就和丈夫賣掉現在一切,帶著童童去到一個你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這段斬釘截鐵的話鎮住了王慧,她知道李梵一定會這麼做,便馬上求饒。

至此,王慧沒有任何辦法了,她跑到李梵家跪在地上請求她,但沒有得來任何的回應。

接著,王慧掏出了一個存折,上面有著十幾萬元的存款,她說她從沒有忘記童童,多年來一直為她存錢,希望有一天能用上。

但李梵已經不相信這些,看著王慧真誠的眼神,她也不忍心這樣晾著夫妻二人。

經過考慮,李梵提出可以讓兩人見見孩子,但不能告訴她的身世。

王慧同意了,但她仍然堅持要回會童童,這是她作為母親的堅持。

在這之后,童童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有親生父母和兩個姐姐,但她還是無法接受。

對于王慧是否能接回童童,這件事也一直存在爭議。

有的人說王慧已經認清自己的錯誤,應該重新給她一個機會,畢竟是孩子的親生父母,總不能永遠不認。

而有的人則提出反對的觀點,認為人性難改,不然13年前就不會把她送出去了。

對于這個問題,屏幕前的讀者,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