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歲老兵病死台灣,妻子回大陸尋子,40歲兒子卻冷漠道:你走,我不缺媽

我走路带风 2022/07/01 檢舉 我要評論

1988年,71歲老兵在台灣病死,妻子回青島尋找失散多年的兒子。她花錢為兒子蓋房,幫他買家電,殷勤地做了許多事情,只想讓兒子原諒自己。

已經40歲的兒子,卻一點都不領情,反而一臉冷漠地說道,我有3個娘,不缺娘。這是怎麼回事?

一、局勢驟變,被迫離開家鄉

老兵名叫施宮存,出生在戰爭時期,從小就是一個孤兒,在那個動蕩不安的年代,吃盡了苦頭。

長大以后,施宮存進了部隊,還在國軍的一條船上當了大副,地位雖然不是很高,但也能得到一些錢,可以維持一家人的生活。

施宮存的妻子,名叫張彩霞,也是一個很苦命的人。她是被收養的孩子,有一個哥哥,還有一個姐姐,他們從小就跟著父母到處奔波,嘗遍了人間的辛酸苦辣。

施宮存結婚時30歲,他比張彩霞大了11歲,兩人的年齡,差了一大截,婚后感情卻很好。身邊的親戚朋友,都對他們非常羨慕。

因為工作的緣故, 施宮存常常外出,回家的次數少之又少,張彩霞知道丈夫的工作很辛苦,一直在家里默默地等他,祈求他能平安歸來。

后來,張彩霞有了身孕,施宮存非常高興,夫妻兩人的感情,也變得越來越和睦。

1949年2月,張彩霞為施宮存生了一個兒子,施宮存知道自己不能一直守在家里,為了照顧妻子和孩子,他專門花錢請了一個奶媽,叫劉翠蘭。

施宮存的兒子出生時,國內的局勢還很亂,到處都是戰火的硝煙,施宮存每次出去都感覺自己有可能喪命。

他不是一個怕死的人,如果只有他自己的話,發生什麼事情都無所謂,但是他舍不得家里的妻子和剛出生的孩子,所以每次出門時都是提心吊膽的,會情不自禁地關注一些與戰爭有關的消息。

3月的一天,施宮存憂心忡忡地回到家里,對妻子說道,現在局勢很緊張,說不定我們全家都要去台灣。

這時候,施宮存的兒子還沒有滿月,妻子張彩霞也在坐月子,她聽了施宮存的話非常害怕,焦急地抓著他的手,哀求說, 你就算是去了天邊,也得帶著我們母子倆啊,你走了,我們可咋辦,只能等死。

施宮存看著張彩霞的臉龐,又看了正在熟睡的孩子,鄭重其事地承諾說,你放心,我不會拋棄你們的,不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帶著你們。

張彩霞聽了施宮存的話,多少安心了一些,但是她的臉上,還是有一些惶恐不安的神色。

她知道,丈夫是一個當兵的,沒有太大的權力,真到了緊急關頭,只能隨波逐流。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婦女,只能默默祈禱,希望一家人都能平平安安的,不要出什麼事。

不久之后,施宮存因為工作又離開了這個家,過了大概2個月,他才神色慌張地跑回來,語無倫次地對妻子叫嚷道, 快,你快收拾東西,抱著兒子上船,上級有命令,我們必須馬上去台灣,一刻都不能耽誤。

張彩霞被丈夫的態度嚇了一跳,她跟丈夫結婚那麼長時間,第一次見到丈夫如此慌張。她知道情況很緊急,但還是有些為難地說道,不行啊,孩子現在正在出疹子,帶出去見了風,肯定沒命。

施宮存這才意識到,兒子得了病,他強行控制自己的情緒,對張彩霞說道,你快收拾東西,兒子的事情我來想辦法。上級讓我們這些人把老婆孩子都帶走,可能是要出大事了,必須抓緊時間。

施宮存家里的東西很多,張彩霞就算是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也不可能馬上把所有東西打包好,忙碌了一個晚上,才把重要的東西收拾好。 施宮存也在幫忙,他們的孩子,似乎意識到了一些事情,不停地哭鬧。

夫妻二人忙碌了一個晚上,也苦苦思索了一個晚上,東西收拾好了,但是沒有想好該如何處理兒子的事情。

孩子身上的疹子很嚴重,帶出去長途跋涉的話,十有八九活不下來。如果直接把孩子留下的話,該交給誰去照顧?沒人照顧的話,年幼的孩子肯定會喪命。如果交給別人照顧的話,該交給誰?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能不能照顧好他們的孩子?

二、背井離鄉,苦熬40多年

這都是夫妻二人必須考慮的問題,他們越想越煩躁,始終拿不定主意,但是國軍的船不會專門等他們,施宮存的上級,只給了一點收拾行李的時間,再耽誤的話,肯定會惹上更大的麻煩。

奶媽劉翠蘭看夫妻二人一直猶豫不決,直接站出來,對張彩霞說道,夫人,你們要是信得過我,就把孩子托付給我吧,我家里還有3個孩子,只要我的孩子有一口吃的,你們的孩子肯定不會餓著。

劉翠蘭在施宮存家里工作了一段時間,一直在照顧張彩霞和年幼的孩子,張彩霞對她很信任,但是她并沒有直接答應劉翠蘭的提議。

為了生下這個孩子, 張彩霞懷胎十月,受了很多苦,她特別疼愛年幼的孩子,如果條件允許的話,她更愿意把孩子留在身邊親自照顧,不想把他托付給別人。

可惜天不遂人愿,她不能立刻治好孩子身上的疹子,也沒有辦法讓施宮存的上級改變命令,只能硬著頭皮做出選擇。

施宮存自己就是一個孤兒,他知道沒有父母陪伴的孩子有多麼凄慘,他也不想把孩子交給別人,但是很多事情不是他能做主的,他只是國軍船上的一個大副,必須服從命令。

施宮存夫婦還沒有想好該不該把孩子托付給劉翠蘭時,一輛接人的軍用吉普車,如同催命一般,來到了施宮存家門口,不停地催促他們盡快離開。

施宮存知道不能耽誤,咬牙從口袋里拿出了幾塊錢,對劉翠蘭哀求說, 劉媽,我們的孩子,就托付給你了,我和孩子他娘先走一步,等局勢穩定了,我們再回來。

話是這麼說,施宮存其實已經意識到,自己和妻子短期內無法回來了。他害怕孩子因為自己的身份被牽連,臨走之前又給孩子取了一個名字,大名叫宮金成,小名叫金金。

張彩霞知道,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沒用,只好戀戀不舍地把孩子交給劉翠蘭,哭著和丈夫離開了這個家。

接人的吉普車開得特別快,很快就把夫妻二人帶到了一艘船上。身為大副的施宮存,因為工作的緣故被上級叫走, 張彩霞看著丈夫漸行漸遠的背影,直接癱倒在船上,她看著越來越遠的港口,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流。

不久之后,張彩霞夫婦坐的船到了台灣,她的丈夫因為工作去了基隆港,還當上了艦艇學校的老師,半個月可以回來一次。

丈夫不在家的日子,張彩霞只能默默地守著空蕩蕩的房子,獨自遙望家鄉的方向,思念著不知道生死的兒子。

到台灣的前幾年,施宮存每次回家,張彩霞都會哭著問他, 孩子他爹,咱們什麼時候能夠回家,我想金金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能不能吃飽,睡得好不好,有沒有衣服穿。

施宮存每次聽到這樣的話,都是沉默不語。他也想回老家跟兒子團圓,可是他知道,這只是一種奢望,因為局勢實在是太復雜了。

他工作的單位,有人只是隨口說了一句想家,就遭到了控制,下場相當凄慘。他很討厭這種氛圍,但是無法改變,只能逆來順受,默默等待機會。

后來,施宮存又和妻子張彩霞陸續生了3個女兒,他們一家5口蝸居在僅有40多平方公尺的小房間里,全靠施宮存的工資維持生活。

為了讓女兒們有更好的生活條件,張彩霞專門開墾了一塊荒地,自己種植蔬菜。女兒們也很懂事,不舍得亂花錢,只有實在需要買東西的時候,才會找父母要錢。

1962年, 施宮存在艦艇上教學時遭遇意外,他的眼睛受傷,被迫申請退役。

按照規定,施宮存這樣的傷員,可以領取一筆退役金,還可以領取一些傷殘補貼,但是這些錢加起來也不是很多。

施宮存拿著這些錢,在相對偏僻的地方,買了一個比較寬敞的房子,一家人的居住環境,總算是舒適了一些。

但是施宮存領到的錢,卻已經花得差不多了,必須想辦法干點其他工作,才能養家糊口。

施宮存在艦艇上學過無線電技術,當時懂得相關知識的人比較少,經常有人找施宮存幫忙。他知道這是一個可以掙錢的門路,所以總是欣然答應。

他背著工具箱,到處給別人幫忙。通過修理機器,掙點辛苦費。靠著這門技術,施宮存陸續掙了不少錢,讓3個女兒完成學業,有了更好的前途。

20世紀70年代中后期, 施宮存由于手里有點資金,跟朋友合伙開了一家漁具店。

來買漁具的人很多,單筆交易的利潤雖說不是很高,但是累計起來的話,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施宮存和妻子常年省吃儉用,就算是手里有了錢也不舍得亂花,一般都是把錢存起來,等到有需要的時候才會拿出來。一家人的生活,因為總是精打細算,越來越富裕。

后來,施宮存的3個女兒都考上了大學。 她的大女兒。為了更好地發展,去了美國找機會。他的二女兒去了加拿大奮斗。他的三女兒,因為不舍得離開父母,在當地結婚生子,時不時地回家看望兩位老人。

3個女兒接連嫁出去后,施宮存夫婦突然有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他們猛然意識到,已經過去了40年,也不知道被留在青島老家的大兒子怎麼樣了?

三、丈夫去世,妻子獨自回歸家鄉

他們一直惦記著曾被留在老家的大兒子,想要回來看一看,但是復雜的局勢,卻不允許他們輕舉妄動,只能把心中的思念壓在最深處,不敢讓任何人知道。

有一天,張彩霞的大女兒,突然從美國打了電話,對她問道:媽媽,你之前是不是說過,我在青島還有一個大哥,他叫什麼名字?

張彩霞突然愣住了,在她的印象里,自己這麼多年以來,幾乎沒有跟女兒們說過大兒子的事情,大女兒是怎麼知道的?會不會是自己無意中說漏嘴了,萬一別人知道了該怎麼辦?

張彩霞有些擔憂地問大女兒, 突然問這個干什麼,是不是有人在查你?

大女兒知道母親在擔心什麼,趕忙解釋說,不是的,我在美國認識了一個同事,他說自己的老家就在青島,再過不久就要回國了,我記得您說過大哥就在青島那邊,但是我不知道具體情況,我想讓同事幫忙打聽打聽,如果找到大哥的話,我們一家就能團圓了。

張彩霞聽著大女兒的話,情不自禁地哭出了聲。過了許久,她的情緒才穩定下來,滿懷期待地給大女兒說出了老家的詳細地址和大兒子的情況。

大女兒從母親這里得到詳細地址后,很快就在同事的幫助下,找到了張彩霞的大哥,并且收到了一封信。

張彩霞的大女兒收到這封信后,迅速轉寄給張彩霞,里面有一張全家照,站在中間的人,就是張彩霞的大哥。他已經78歲了,早就沒有了曾經的模樣。

張彩霞看著大哥滿臉滄桑的模樣,再次失聲痛哭。張彩霞握著大哥寄來的全家照,有些擔憂地對丈夫施宮存問道, 孩子他爹,你說咱兒子現在還活著嗎?要不咱回去找他吧,我不想再等了。

施宮存聽著妻子的話,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有些唏噓地感慨說,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兒子,真想立刻回去找到他,給他一點補償。

知道丈夫的真實想法后,張彩霞立刻四處打聽,想看看能不能通過一些比較安全的方式回老家探親。

因為需要操心的事情很多,張彩霞和施宮存直到1988年才得到了回青島老家探親的機會。

當時,辦理探親手續非常麻煩,施宮存和妻子忙活了3個月,才把手續辦好。

兩人訂票后,施宮存的眼底,突然有了一點出血的跡象。施宮存和張彩霞都覺得,這是老毛病犯了,沒有特別當回事,只是隨便吃了一點藥。

即將出發的前幾天,施宮存的身體狀況迅速惡化,他擋在床上,奄奄一息地對張彩霞說, 老伴,也不知道怎麼了,我今天感覺特別難受。

張彩霞趕忙過去查看情況,結果施宮存腦袋一歪。從枕頭上滑落下來,徹底閉上了眼睛。

張彩霞焦急地搖晃著施宮存的身體,不停地呼喊道,孩子他爹,你怎麼了?你可不要嚇我,馬上就要回家了,你要堅持住啊。

施宮存的身體,就像是一灘爛泥,不論張彩霞如何呼喚,都沒有半點回應。張彩霞趕忙撥打急救電話,讓人把丈夫送到醫院搶救,可惜這個時候已經晚了。

醫生檢查后,對張彩霞解釋說,她的丈夫, 已經失去了生命的跡象,致死原因是腦血管破裂,可能跟眼部的病變有一定關系。施宮存撒手西去后,兩個常年在國外工作的女兒,急忙回來奔喪。

施宮存夫婦提前制定的探親計劃,因為施宮存的突然離去,被迫推遲了好幾個月。

張彩霞在女兒們的陪伴下,勉強掙扎了許久,才從喪父之痛中走出來。女兒們都覺得,張彩霞現在心情很沉重,不適合一個人到處奔波。

張彩霞堅持去青島尋找兒子,她認為,這是夫妻二人共同的心愿,必須盡快實現。要不然的話,不光對不起失散多年的兒子,也對不起丈夫臨終前的囑咐。女兒們知道母親心意已決,只好幫她收拾行李。

之前,夫妻二人訂了兩張機票,如今施宮存已經走了,小女兒覺得,訂兩張票有點不太合適,于是問母親,要不要退掉一張。

張彩霞神色凝重地回復說,不用退了,我和你爸都要回去。小女兒一下子就聽懂了母親的意思,繼續默默地為她收拾東西。

過了一段時間,張彩霞抱著丈夫的骨灰盒,如愿登上飛機,一個人回到了闊別多年的家鄉。

四、與親人團聚,兒子始終不肯認母親

下飛機時,來接張彩霞的人,是她大哥的兒子和女兒。張彩霞覺得有些不對勁,趕忙問道,我大哥呢,他怎麼沒來?

來接機的人都沉默了,不愿意開口回答。進家之后,張彩霞才痛苦地發現,自己的大哥,已經因為中風癱瘓了。

大哥見到張彩霞時,沒有說自己的事情,一臉心酸地對張彩霞說, 你當年走的太急了,一個書信都沒有留下,爹媽到死都在想你,現在你可算是回來了。有機會去墳地看看,給咱爹媽說一聲,省得他們擔心。

張彩霞哭著對大哥解釋說,對不起,我回來的太晚了,當年走的實在是太著急了,早知道會是這樣,我說什麼也是不會走的。

大哥很清楚,張彩霞也是身不由己,沒有怪罪她,耐心地對她安慰說,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知道你這次回來是為了找兒子,但是這個事情不能著急。我已經托人打聽了,只要你的兒子還活著,肯定能找到。

張彩霞知道這事急不得,等待消息的同時,為已經去世的丈夫選了一塊公共墓地,地址在青島的老虎山上。這里環境很不錯, 張彩霞訂了一個雙穴墓地,準備以后和老伴安葬在一起。

在這之后,張彩霞又苦苦地等待了幾個月,她越等越著急,甚至以為兒子已經不幸去世。

就在她即將放棄時,一個意外的消息出現了。有人跑來對張彩霞一家說,距離青島市60公里的一個小村莊里,有個40多歲的男子,極有可能是張彩霞的兒子。

張彩霞趕忙過去與男子見面,剛看到他的樣子,張彩霞就哭成了淚人。 他長得跟施宮存特別像,尤其是他的背影和走路的姿勢,跟施宮存年輕時一模一樣。

張彩霞因為兒子的出現,激動得不斷痛哭,他的兒子卻一臉冷漠,不管張彩霞如何向他道歉,他始終沒有露出半點親近的神色,最后留下了一句冷冷的話,我要下地干活了,你先坐著吧。

收養張彩霞兒子的老婦人,看著養子離去的背影頗為尷尬,不知道該如何跟張彩霞解釋。

張彩霞沒有介意,很感激地對老婦人說,好姐姐,真是太感謝你了,多虧了你,不然的話,我就沒有辦法跟兒子見面了。老婦人很理解張彩霞的心情,一五一十地跟她說了孩子之前的遭遇。

張彩霞夫婦離開后,劉翠蘭細心地照料了幾個月,因為身患疾病不幸去世。

臨終之前,劉翠蘭專門找到她交代說, 我現在快不行了,等我死了,我丈夫肯定會再娶,金金是別人家的孩子,不能讓他受后媽的氣,希望你幫我照顧他,不要讓他受苦。

劉翠蘭把金金托付給她時,她的兒子已經夭折了,丈夫也去世了。她覺得有個兒子將來可以安心一些,于是答應了劉翠蘭的臨終請求。

老婦人沒什麼本事,家里也很窮苦,收養金金后,只能靠給別人洗衣服謀生,金金也因此吃了很多苦,所以他一直對拋棄自己的母親特別埋怨,不愿意跟她相認。

張彩霞知道自己對不起兒子,在老夫人家里等了大半天,想當面向兒子道歉,結果兒子始終不肯露面,張彩霞只能無奈離開。

過了幾天,張彩霞又去老婦人家里找兒子認親,還是沒有見到。老夫人很尷尬地對張彩霞說, 我之前勸過他好多次,想讓他跟你相認,但他不愿意,甚至還說,他這輩子娘多,有3個。不缺娘,但他只認兩個養母。

張彩霞聽了兒子的話,心里悲痛萬分,但還是忍著悲痛對老夫人解釋說,孩子現在長大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他不認我,說明他心里有怨恨,我不怪他,是我對不起他。

說完這番話,張彩霞拿出500美金,希望老婦人拿著這筆錢把家里的房子翻蓋一下,讓兒子過得舒適一些。

后來,張彩霞又拿出一筆錢,給兒子買電視機,幫他做了許多事,但他始終不愿意承認張彩霞的身份。直到張彩霞去世,也沒有喊過她一聲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