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歲兒媳為患病公公捐69%肝臟,僅僅3年后,公公去世惹爭議,網嘆:婆家根本忘恩負義

我走路带风 2022/09/05 檢舉 我要評論

2007年,村民王振龍罹患肝臟重疾,急需肝移植。

妻子和兩個兒子做了配型后,均不符合捐獻要求。

這時,25歲兒媳張建霞主動站出來,為公公捐獻了69%的肝臟,將公公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張建霞的事跡曝光后,一系列榮譽紛至沓來,同時也有數不清的爭議。

有人稱張建霞是沽名釣譽,對親生父母和年幼的兒子不負責任;

也有人指責婆家人自私,不惜用年輕兒媳的健康,去換老人的一線生機。

更多的是對于 「捐肝救公公,到底值不值」的討論。

如今距離此事已經過去15年,他們一家人的生活又過得如何了?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走進「兒媳捐肝救公公」背后的故事。

公公罹患肝臟重疾

1982年,張建霞出生在一戶普通農家,作為家中獨女,她卻天生一副熱心腸,頗受鄰里贊揚。

張建霞中專畢業后,前往大城市打工,幾年后她與老鄉王亮相識。

相似的成長經歷,讓兩人一見如故,很快便確立了戀愛關系。

2004年,在雙方父母的張羅下,22歲的張建霞嫁給王亮,跟隨丈夫回到老家。

兩人在縣城開了一家小旅館,雖然收入不高,但好在縣城消費水平低,生活并無壓力。

張建霞的公婆只生了兩個兒子,沒有女兒是他們一直以來的遺憾。

張建霞嫁過來之后,公婆對這個善解人意的兒媳,十分歡喜。

婆媳間不僅沒有矛盾,反而如母女一般親密,不知惹來多少街坊鄰居的羨慕。

婚后第二年,張建霞生下一個大胖小子,公婆不到50歲便抱上了孫兒,高興得合不攏嘴。

都說「隔輩親」,公婆對待小孫子,那簡直用視若珍寶形容, 公公更是一有閑暇就抱住小孫子,不舍得撒手。

就連張建霞的丈夫都忍不住「吃醋」:「小霞來到咱們家,我和弟弟的地位就直線下降,如今你們有了孫子,家里更沒有我們的一席之地了。」

婆婆聽了,笑呵呵地回道: 「那可不,我這兒媳比閨女還好,還要你這個兒子干嘛!」

一家人整日沉浸在歡聲笑語間,張建霞的父母看到后,也忍不住為女兒感到欣慰。

可惜好景不長,突然襲擊的病魔打破了短暫的幸福生活。

2007年,一直患有肝硬化的公公,去石家莊醫院檢查時, 被確診為肝臟重疾。

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震懵了家里所有的人。

婆婆張淑英瞬間慌了神,看著51歲的丈夫躺在病床上,即將不久于人世,她頓時淚如雨下。

為了尋求更好的治療方案,張建霞向丈夫提議,帶公公去北京大醫院檢查。

北京的專家告訴張建霞夫婦, 王振龍患的是早期原發性肝臟重疾,壞細胞還沒有大范圍擴散,如果能在一個月內進行換肝手術,還能撿回一條性命。

不過專家表示,目前肝源緊缺,最好的方案是「親體肝移植」, 也就是由直系親屬捐獻肝臟。

專家的話語,讓王家人看到了一線生機。

親屬配型失敗

妻子張淑英和兩個兒子爭先恐后,搶著為王振龍捐獻。

可惜老天爺再次潑了一盆冷水:

張淑英與兩個兒子都是A型血,而王振龍是O型血,血型不符,他們也就無法捐獻。

這時,專家建議可以找其他親屬,做下配型。

接下來的幾天,張淑英和兒子兵分兩路。

兒子王亮負責聯系其他醫院,咨詢是否有合適的肝源;

張淑英則馬不停蹄地從北京回到老家,買上禮品,「厚著臉皮」登上了大伯哥、小叔子、小姑子的家門。

就連王振龍的表親,她也沒有放棄機會,挨個登門拜訪。

得知張淑英的來意后, 大多數親屬欲言又止地拒絕了。

有幾位愿意做配型,可是要麼血型不符合,要麼就是身體狀況不適合捐獻。

張淑英不死心,又跑到一些遠親家里。

此時大家已經知道了王家的情況,對于張淑英的上門,也有了心理準備。

作為土里刨食,靠賣苦力為生的莊稼人,有幾位親屬直言道:

「大嫂子,我們知道你家有難處,可捐獻肝臟不是小事,且不說有風險,就算手術成功,我們也成了半個廢人,以后還咋養活一家老小呢?」

話一說開,張淑英也便再上門求助了。

畢竟不是一家人,讓別人為自己的丈夫捐肝臟,確實強人所難。

而另一邊的兒子,一連跑了多家大醫院后,得到的答復都是:肝源緊缺,需要排隊等候。

這一下,張淑英徹底絕望了: 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丈夫飽受病痛折磨后,撒手人寰嗎?

兒媳力排眾議,勇敢捐獻

正當張淑英絕望之際,兒媳張建霞拿著化驗單找到婆婆:

「媽,我也是O型血,讓我給爸爸捐肝吧。」

原來,全家人東奔西跑為公公尋找肝源時,張建霞也悄悄做了配型。

沒想到,她竟然與公公的血型一致,都是O型血。

婆婆張淑英聽到后,卻立馬回絕了:「閨女,你還年輕,孫子又小,怎麼能讓你爸用你的肝呢!」

張建霞卻說道:「就因為我年輕,恢復起來才快呀!」

看到兒媳義無反顧,婆婆頓時眼眶濕潤,她拉著兒媳的手說道:

「你有這份孝心,我們心領了。可你就算不為自己想,也得為你的爹娘想想,他們只有你一個女兒……」

婆婆話音未落卻被張振霞打斷:「現在人命關天,我爸媽那一關我來過,公公的病可是不等人!」

在她的反復勸說下,婆婆這才有所動搖,表示會跟公公商量一下。

王振龍得知此事后,立馬對著妻子發了一頓怒火:

「我看你是糊涂了!哪有公公讓兒媳婦捐肝的,說出去豈不是被人戳一輩子脊梁骨!再說了她給我捐了肝,以后的日子咋過!」

王振龍氣急之下,說什麼也不肯接受治療了,堅決要出院。

張淑英手足無措地站在一旁,默默地抹著眼淚。

張建霞得知后,找到許多捐獻成功的案例,對公公耐心地解釋道,肝臟即使切除,還可以再生。

不管她如何勸說,固執的公公始終不肯接受,他表示寧死也不會拖累兒媳。

最后張建霞只能使出「殺手锏」:將年幼的兒子抱到病房。

小孫子跑著撲到爺爺身上,帶著哭腔問道:「爺爺,你啥時候出院啊,我可想你了!」

這一下徹底觸碰到王振龍的軟肋,他摩挲著小孫子的頭髮,頓時語塞。

張建霞見狀,急忙說道: 「爸,這個家還指著你來主持大局啊,你孫子也離不開你。」

「現在只有我能救你,如果你不讓我救,我下半輩子又怎麼能安心呢?」

在兒媳的一番開導之下,王振龍這才點了頭,不過他表示必須要經過親家的同意才行。

張建霞跟公公開玩笑道:「我爸媽早就同意啦,他們可比你這個老古板開明多了。」

可事實是,張建霞擔心父母反對,一直瞞著他們。

當時,醫學上將切除三分之二的肝臟,視為人體極限。

而根據王振龍的病情, 張建霞需要一次性捐獻69%的肝臟。

雖然手術已經很成熟,但是畢竟還有一定的風險。

而即使肝臟能夠再生,一旦切除,也很難長回原來的狀態。

張建霞又怎麼敢將實情告知父母呢?

就連醫生都擔心她是有「道德包袱」才不得不捐獻,單獨對她說道:

「你要考慮清楚,如果你不同意捐獻,我們也會幫你找到「合適」的理由,取消手術。」

張建霞斬釘截鐵地說道:「大夫,您放心做手術吧,我已經考慮清楚了。」

術后恢復,痛不欲生

手術日期定在2007年6月14日,張建霞要在6月初趕到醫院,為手術做準備。

她將兒子送回娘家照看,向父母撒了謊: 「公公病了,要在北京住一個月院,我得去照料一下。」

張家父母信以為真,還特地囑咐女兒,到了醫院好生照料,如果錢不夠,及時和他們說。

臨出門前,張建霞看到父母鬢角的白發,頓時愧疚不已。

她又找借口拉著父母和兒子,去照相館拍了一張全家福。

張母不解地笑道:「你這孩子,不年不節的,照啥相呢!」

張建霞隨便找了幾句話搪塞過去,心里卻默默對父母說道:

「爸爸媽媽,女兒不孝,但我實在做不到見死不救。如果女兒此行遭遇不測,請原諒女兒的行為。」

她又特地抱了抱兒子,叮囑兒子在姥姥家要乖乖聽話,等她回來。

6月14日早上8點,張建霞被推進手術室,接受肝臟切除手術。

手術室內,醫生們緊鑼密鼓地工作,他們將張建霞的右肝切下69%,移植到公公王振龍體內。

手術室外,王家人不住地徘徊,焦灼難耐。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婆婆張淑英忍不住在心里求神拜佛,祈禱丈夫和兒媳能平安闖過這一關。

9個小時過后,手術終于順利完成。

張建霞剛一蘇醒,就拉住丈夫的手,詢問公公的狀況。

得知手術很成功后,她忍不住松了一口氣, 可接下來的手術恢復期,卻讓她痛不欲生。

受刀口影響,再加上失血過多,張建霞渾身止不住地顫抖,醫生們用了幾條棉被將她緊緊裹住,這才有所好轉。

接下來,她又患上 「小肝綜合征」,造成膽汁淤積,醫生將導流管[插·入]她的腹腔導流。

有一次,導流管不慎從膽管脫落, 具有腐蝕性的膽汁瞬間流入張建霞的腹腔,劇烈的疼痛讓她幾次暈厥。

由于她的身體無法承受二次手術,醫生只能在她的兩根肋骨間切開小口,通過導管往腹腔注射生理鹽水,沖洗膽汁。

然而這切口正好處在肋骨間的神經線上,疼痛再次讓她備受煎熬。

半個月后,翁媳倆先后出院,由于婆家人要照顧公公,張建霞便回到娘家療養。

可憐的張家父母,直到女兒做完手術后才得知實情。

「痛在兒身,疼在娘心」。

看到先前活力四射的女兒,如今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來,肝臟更是少了一大半,張母是又氣又心疼,幾度在女兒面前落了淚。

她數次反問女兒: 「我們生你養你一場,難道就是為了讓你把命白送給他們嗎?」

看到母親淚水漣漣,張建霞也自責不已,她只得安慰道:「公婆一直待我很好,我怎麼能見死不救,再說了我現在不是沒事嘛!」

而張母對女兒的心疼,轉而化成怒火,發泄在婆家人身上。

時至今日,她一直無法原諒王家人,就連女婿逢年過節上門,也被她拒之門外。

盡管張建霞多次從中斡旋,始終沒有讓父母放下心結。

當時她也自顧不暇,因為漫長的手術恢復期,已然令她心力交瘁。

出院后, 她變得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一度虛弱到無法走路。

平常一分鐘就能走完的路程,術后卻要大汗淋漓地花費十幾分鐘。

看著年輕的兒媳遭受大罪,公婆心里是五味雜陳,既自責又感激。

此后一家人將張建霞視如掌上明珠,萬般寵愛,不肯讓她干一點活計。

可是張建霞哪里肯閑下來?

公公的手術,掏空了家里全部積蓄,還欠下大筆外債。

她不等身體完全康復,便和丈夫重新裝修了小旅館,想方設法招攬客源,希望盡早還清外債。

就在張建霞拖著病軀工作時,她卻渾然不知自己已經火了。

榮譽與爭議

起初,王家人怕引來不必要的爭議,出院后并未對外人透露兒媳割肝救公公一事。

然而在親戚鄰居的不斷問詢下,張建霞的事跡逐漸一傳十,十傳百,成了眾人夸贊的對象。

張建霞走紅后,大多數網友被她的孝心感動,稱贊她為 「最美兒媳」

可隨之而來的,亦是數不清的爭議。

有人認為她是為了討好婆家,不惜無視親生父母的晚年;

也有人指責婆家人過于自私,換作是自己,寧愿選擇死也不會拖累兒媳。

2010年,也就是張振霞捐獻肝臟的第3年,公公王振龍因為「二度肝移植」引發感染去世。

張建霞更是被再度推上風口浪尖。

很多人認為,犧牲自己一生的健康,去換公公3年的壽命,太不值了。

起初,張建霞也被這些爭議困擾,她一方面覺得配不上這些榮譽,一方面擔心別人說她消費死去的公公。

隨著時間的流逝,她已經學會淡然處之。

張建霞表示,不管別人怎麼說,哪怕再重來一次,她依舊會做出與當年一樣的選擇。

而自從走紅后,張建霞一直致力于慈善事業,身體力行地宣揚孝道,傳播正能量。

用她的話說就是: 「希望能盡我的一分綿薄之力,溫暖身邊更多的人。」

其實,張建霞的事跡引發爭議實屬正常,畢竟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考量。

但是,她的這份善良與大愛,值得我們每一個人為之欽佩。

也希望她往后的人生,能夠平安幸福。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