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孩子早當家!養母早走養父臥床「9歲男孩工地幹活」 日扛400袋水泥不喊苦「薪水全拿來養家」現況感動全網

我走路带风 2022/05/08 檢舉 我要評論

塵土飛揚的工地中,時常能看到工人們辛勤工作的身影,然而在一處工地中,竟看到一個瘦弱的男孩正在奮力地扛水泥,只見他動作嫻熟,絲毫不遜于其他人,讓人不禁想知道,就在男孩的肩上,扛著什麼樣的重擔,才讓小小年紀就甘願吃苦耐勞,甚至完成了和其他成年人一樣的工作量?

大陸記者在一處工地中發現了這個男孩,走到他面前時,男孩立刻擦擦臉上的汗水和灰塵,並禮貌地笑了笑。

記者問道:「一袋水泥多重啊?」

男孩回答:「50公斤。」

「那你今天一天要搬多少袋啊?」

男孩想了想說:「400袋。」

簡單的兩個數字讓記者覺得心痛不已,男孩本該是在上學的年紀,怎麼會在這裡搬水泥呢?

對此,男孩笑著說道:「我是撿來的孩子,我爸養我不容易,我想讓他過得好一點。」

那麼,男孩經歷了什麼?為什麼要扛水泥來報答養父呢?

被放棄的孩子張老先生生活在大山深處的一個小村莊中,今年已經63歲了,但卻沒有孩子,多年以來,他和妻子找了很多醫生,吃了無數的草藥,也沒有任何的改變。

然而,就在張老先生已經放棄了的時候,上天卻突然「賜」給了他一個孩子。這天,張老先生一大早起來到田裡務農,剛走出村莊沒幾步,他就聽到路邊有嬰兒大哭的聲音。

張老先生走近一看,正是一個繈褓中的嬰兒,看起來白白胖胖的,非常惹人喜愛,張老先生趕緊抱了起來,並心痛地說:「誰這麼狠心,把孩子扔到這兒啊?也不怕野狼叼走。」

張老先生把孩子抱回了家中,妻子看了也非常的喜歡,對張老先生說:「我們就養著他吧!當我們的親生兒子。」張老先生雖然贊同,但還是說:「這孩子健健康康的,沒病沒災的,說不定親生父母還會來尋他的。」

因此,夫妻倆決定暫時養著,等他的親生父母來了之後,再將他還給人家。不過,孩子的父母一直沒來,夫妻倆便對外宣稱是自己的兒子,並給兒子取名為「文科」。儘管如此,村裡人也都知道文科是撿來的,只是表面上不說。

隨著時間的推移,小文科漸漸長大了,他頑皮可愛,喜歡和村裡的孩子一起玩耍。村裡的孩子不懂事,見到小文科便喊:「野孩子!野孩子!」

小文科說道:「我不是,我有爸爸媽媽。」

其他小孩嘲笑道:「你是你爸爸媽媽撿來的。」

小文科和他們吵了幾句後,便跑回了家中,哭著撲倒張老先生的懷裡,問道:「爸爸,他們…他們說我是撿來的…這是真的嗎?」張老先生不願意文科因為「養子」的身份被別人看不起,便對他說道:「你是我親生的孩子,怎麼會是撿來的呢?」

張老先生的妻子摸著文科的臉安慰道:「對啊,你是我們的親生孩子。」之後,她還給文科買了幾顆糖,文科吃著甜甜的糖果,心滿意足,把「野孩子」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可是,等到文科六七歲,懂事了之後,他才漸漸意識到自己就是撿來的,因為村子裡的大人小孩都是這麼說的。

他一次次地問父母,自己的身世,父親和母親總說是親生的,後來,文科也不那麼在意了,父母對自己那麼好,是不是親生的,又有什麼關係呢?

張老先生夫婦對文科好,文科也對他們非常孝敬,父母忙了一天後,文科便忙前忙後地給他們倒水,捶肩膀,一家人的生活雖然貧窮,但是卻過得非常的幸福。

2009年,張老先生一家領到了政府補貼,把原本的土坯草房翻新成了幾間瓦房。而文科也上了小學,晚上回家的時候,文科便興奮地向父母講述在學校學到的東西,張老先生便笑著說:「我兒子真聰明啊!」

張老先生的妻子則會拿著幾個糖,裝到文科的口袋裡,這時,文科覺得自己幸福極了。

養母離去然而,這樣幸福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多久,文科九歲那年,母親突然身患重病,因為沒有錢醫治,只能躺在床上等離開。文科看著病入膏肓的母親心急如焚,父親要在外面工作,維持生計,他不想讓母親一個人在家裡。

因此,他輟學在家,專門照顧母親,母親想讓他去學校,但是文科卻非常的固執,他希望母親能夠在自己的照顧下,儘快恢復健康。然而,母親的病情並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

這天,天空中烏雲密佈,像是要下雨,因為家裡的牛還沒有放完,張老先生便讓文科去放牛,自己照顧妻子。

出門前,文科來到了母親床前說:「媽,我去放牛,一會兒就回來。」母親虛弱地說:「好,馬上就要下雨了,放心一會兒就趕緊回來吧!」文科沒想到,這竟然是和母親的最後一次對話。

等到文科放完牛回家的時候,母親已經閉上了眼睛,張老先生悲痛地說:「文科,你媽走了。」文科不敢相信,跪到床前喊道:「媽,媽。」可是,卻沒有任何的回應,文科的眼淚奪眶而出,趴在母親的身上失聲痛哭。

這時,張老先生走了過來,將文科抱在懷裡,給他擦眼淚,並將一把糖交給他:「文科,這是你媽讓我交給你的。」文科剝開一顆糖放在口中,甜味瞬間充滿了口腔,但是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淚珠順著臉頰滾落到唇邊,味道又苦又澀。

母親離去之後,父親的身體也垮了,年僅9歲的文科便成為了家中的頂樑柱,每天照顧父親、務農,非常忙碌。

因為長期照顧家裡,文科沒有時間兼顧學業,14歲的時候才上到三年級,是班裡最大最大的孩子,但是他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又黑又瘦,看起來和其他孩子差不多。

和父親相依為命文科學習非常努力,老師交代的作業,他都會認真地完成。作業寫完後,文科就要幫父親做飯、洗衣服,做各種各樣的家務。農忙的時候,文科也更加忙碌,他必須趁著週末的兩天時間,把地裡的農務全部做完。

一大早起來,他就牽著牛往地裡趕,張老先生不放心,跟著他一同前去,走了一個多小時的山路後,兩人來到了自家的田地中,張老先生年輕的時候,腿腳受過傷,走路一瘸一拐的,此時已經累的氣喘吁吁,但還是想幫文科一起耕種。

孝順的文科生對父親說:「爸,你身體不好,還是歇著吧!這些事都交給我吧!」文科雖然身材瘦弱,但卻很有力量,拉著牛在泥濘的農田裡耕種,不一會兒,便累得汗流浹背。

下班後,文科還會順便到旁邊的小溪中去抓幾條魚,他抓魚並不是給自己吃,而是給張老先生吃。

張老先生77歲了,牙齒幾乎全部掉光了,平日裡只能喝白粥,文科想抓魚給父親補補。溪水冰涼,文科也不怕冷,他光腳進去,不一會兒,就抓了好幾條小魚。之後,他把魚帶回家,放到鍋裡煮了好久,直到軟爛之後,才端上桌給父親品嘗。

文科把魚都夾到了父親的碗裡,自己只吃了一條,還對父親說自己已經在廚房中吃過了。實際上,文科當然沒有吃過,晚飯期間,他吃得最多的就是辣椒和玉米。文科正是長身體的年紀,但是卻並不在意自己吃的是否有營養,只要能吃飽就可以了。

吃完晚飯後,山裡又下起了雨,因為沒錢修窗戶,雨水全都飄進了房間裡,文科縮在磚頭和木板做的床上瑟瑟發抖。

這時,文科又想起來母親離去的那天,同樣是陰雨天,思念湧上心頭,他想如果母親還在世,那該有多好,母親會給他買糖,會給他做飯,會將他抱在懷裡溫柔地安慰他。

文科難過的小聲啜泣起來,張老先生聽到後非常難過地說:「孩子,別哭了,是爸沒本事,爸年紀大了,掙不了錢。」文科搖了搖頭說:「不是的,爸,要不是你撿到我,收留我,我早就死了。」

他抹了抹眼淚又說道:「爸,快睡吧!我不哭了,明天我找個木板,把窗戶修一下。」張老先生忍住了眼淚,父子倆就這風雨交加中過去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文科在村子附近走了很遠,終于在當地的一個水泥廠附近找到了一塊木板,他拿著木板往家趕的時候,注意到水泥廠門口上有一個公告牌,上面寫著「招扛水泥工,一天100元人民幣(約新臺幣430元)」。

文科一下子心動了,現在家裡除了種地之外,沒有任何的經濟來源,如果自己能去扛水泥掙錢,不僅能給自己掙上學費,還能給父親買東西。

一天扛400袋水泥于是,等到學校放假的時候,文科便來到了水泥廠,水泥廠的老闆上下打量了一眼文科說:「就你這小身板,一天能扛幾袋水泥啊?」

文科擼起了袖子,對老闆說:「別看我瘦,但是我特別有勁,我家裡的地都是我拉著牛耕種的。」

正好一個認識文科的村民也在這裡工作,看到這一幕後,便對老闆說:「你就收下他吧!這孩子家裡窮,他扛得少,你少給點錢也就是了,都是鄉裡鄉親的。」

老闆說:「那行吧!」

文科高興地對那個村民說:「謝謝阿貝。」

村民阿貝說:「沒事,這裡灰塵大,你有口罩嗎?」

文科搖了搖頭,村民說:「那不行啊?我還有一個,你先戴著。」說完,村民找出了一個口罩,文科帶上之後,非常不習慣,感覺呼吸不上來。

村民阿貝見狀說道:「再難受也不能摘下來,粉塵吸得多了,會得病的。」

就這樣,文科開始了水泥廠中的工作,剛開始的時候,村民阿貝幫文科一起扛水泥,但沒過一會兒,他適應了,一個人也能扛起重達100斤的水泥。

一袋接著一袋的水泥被放在文科稚嫩的肩頭,他的汗水混合著灰塵從額頭上流下來,眼睛被蟄得生疼,但文科並沒有喊累,他把水泥放在車上後,用乾淨的衣角擦了擦眼睛後,繼續幹活。

到了中午的時候,他已經扛了50袋水泥了。休息的時候,文科問村民阿貝:「阿貝,你們一天都扛多少袋水泥?」

阿貝說道:「差不多400袋吧!」

文科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阿貝笑著說:「你還是個孩子,不能跟我們大人比,一天能扛一百袋就很不錯了。」

可是,文科卻非常的倔強,他也想和其他大人一樣,每天扛400袋水泥,因此他不斷地努力,終于在來到工廠第三天的時候,和其他人一樣,扛到了400袋水泥,連工廠的老闆都稱讚他了不起。

聽到別人稱讚自己,文科也咧著嘴笑了,只有張老先生知道兒子吃了多少苦。

文科每天晚上回家的時候,都感到肩背非常疼痛,他又怕父親看到,所以文科害怕父親看到,只敢夜深了之後,才到院子偷偷地清洗。

可是,張老先生還是在月光下,看到了文科的肩膀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他非常心痛,對兒子說:「明天別再去水泥廠幹活了。」

文科看到父親後嚇了一跳,趕緊遮擋自己的傷痕,並對父親說:「爸,沒事,我的肩膀不疼,馬上要開學了,你就讓我趁著假期多賺點錢吧!」

一個假期裡,文科賺到了幾百塊錢人民幣,他不僅交了自己的學費,還給父親買了食物和衣服,但是卻沒有自己花一毛錢,剩下的錢,他要存起來以後再用。

之後,文科的事情引起了當地媒體的注意,記者來到文科的家中了解情況,並給文科帶了餅乾和火腿腸。

但是,他不好意思吃,記者勸說了好久,文科才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並在日記中寫道:「餅乾和火腿腸真好吃,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東西。」

記者的到來,也讓張老先生看到了希望,他拉著記者老淚縱橫地說:「我年紀大了,沒辦法讓他過上好日子,求求你們,幫幫這個孩子吧!。」

張老先生和張文科張老先生與張文科沒有絲毫的血緣關係,但是他們卻不離不棄,一直陪伴在對方的身邊,這種真摯的感情打動了許許多多的觀眾。

自從報導播出之後,文科便收到了來自社會各界的愛心援助。如今,文科已經不用再扛水泥賺錢,而是像其他孩子一樣,安心到學校讀書,健康茁壯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