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30歲裸辭,花1.5萬元爆改農民房,材料全靠撿破爛,鄰居參觀直接驚呆

我走路带风 2022/08/23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們總是在城市里向往著「詩和遠方」,但是總是缺乏了那麼一點勇氣,跨出那一步。最好的生活和身處什麼樣的環境無關,重要的是如何去改變自己,改變生活,只要當下的一刻是幸福的,那一切都是值得的。JING的小窩和她的故事,就是最好的寫照。

舊物改造

Old transformation

深圳梧桐山的一個小村子里

有一棟毫不起眼的普通民房

庭院里擺放著許多綠植

還有各種有味兒的小物件

一貓一狗在嬉戲打鬧

閑適的生活氣息讓人不由得停下腳步

推開房門你才會發現

房子里就是一個獨立的小世界

各種充滿巧思的物件和家具讓人眼花繚亂

樹枝做的衣架、倉板做的床、舊牛仔褲做的沙發……

這哪兒像村莊里的民房

分明是個設計感十足的精品公寓

但如果你見過這套房子「整容前」的樣子

一定會嫌棄得不行:

地面上積著厚厚的灰塵

到處都是脫落的墻皮

破舊的家具隨意地堆放在角落里

JING是這套房子的「現主人」

她說剛搬來的時候自己是崩潰的

奈何人家有一雙巧手,二話不說就開始了大改造

材料全靠撿破爛,舊家具翻新后繼續用

JING記過一筆賬

改造過程中花的錢正好1.5萬元

如今JING已經在梧桐山生活了四年

離開了朝九晚五的程序化生活

遠離了麻木擁擠的人流

不用擔心工作,不用強行社交,一貓一狗一人

過著真實也鮮活的半隱居小日子

她說當下的自己很幸福

今年34歲的JING是個山東姑娘,開朗愛笑,一股子北方人的爽利勁。

在搬來梧桐山之前,JING和無數在深圳打拼的年輕人一樣,對都市生活充滿了美好的憧憬。

每天十幾個小時的繁重工作,節奏越來越快的生活,逐漸膨脹的物欲,這些都市里的浮光掠影都讓她喘不過氣。

這樣的生活,好像并不是她想要的。

30歲的JING毅然辭掉了服裝公司設計經理的工作,鉆進了梧桐山的一處村落里,在這里開始全新的生活。

現實總是和幻想有落差,JING只租到了一套破舊的農民房,120㎡,有個小庭院,三居室,每個月租金只要3000元。

這里臟亂、簡陋、破舊,不久前剛粉刷過的墻皮,已經開始在潮濕的環境里脫落。與其說是「家」,倒不如說只是眾租客暫時的落腳處,絲毫沒有生活氣息。

幸好對JING來說,這并不算個大難題,憑借著設計師的底子和一雙巧手,她開始用自己的方式著手改造這里。

梧桐山里每天都有人搬來也有人搬走,很多還能使用的舊家具就被丟棄在回收站,JING總能在那里淘到好東西。

許多別人眼里的破爛玩意兒,甚至是廢紙、醬油瓶、椰子殼,經過JING的改造,總能令人眼前一亮:沒想到還能這麼玩兒!

關于改造過程中的耗費,JING記了一筆賬:

舊桌子、墊倉板 1100元布、蚊賬 300元油漆 600元舊縫紉機、碼邊機 740元浴簾 150元水泥 120元電鉆,磨片,釘子 490元

除了必須的器具和耗材,其他東西都是靠JING「撿破爛」撿來的,讓舊物煥然一新繼續使用,既省錢又環保。

現在村民丟東西之前,都會先送到JING這里來,問問她需不需要,同時也想看看JING能改造出什麼令人意想不到的新玩意兒。

JING的改造大計先從臥室開始。原本這里只有一張簡單的木床,各種雜物隨意擺放,用JING的話說就是「勉強算個能睡覺的地方」。

JING將回收來的四塊舊倉板打磨加固,19條舊牛仔褲裁剪拼接做成布套,塞入海綿墊,一張手工氣息強烈的榻榻米床就完成了。

這里陽光充足,JING每天五點起床后,還會在床上靜坐一小時。

床旁的書寫台,前身是JING花了100元從舊物市場淘來的實木八仙桌,經過打磨和上漆,又變成了嶄新的樣子,她特別滿意。

懶人沙發則是用牛仔褲和蕎麥殼做的,JING笑著說這里經常被小狗逗逗霸占,它才是最會享受的。

次臥的床頭柜是用廢棄衣柜架子和不織布做的,JING還用不織布做了幾個簡約風的花瓶,好看又好玩。

墻上的裝飾品全是JING手工編織的,原本她想用麻繩做個地毯,結果突發奇想做成了掛毯,平常不掛衣服的時候就成了很好的墻面裝飾品。

牛仔褲的口袋縫在一起就成了簡易收納袋,形狀適合的樹枝加工之后就成了衣物掛鉤。

紅酒瓶、醬油瓶、椰子殼,經過處理都會變成花瓶,放上買來的各種降價處理的綠植,房間一下變得生動鮮活起來。

JING說以前自己號稱「花草殺手」,什麼都養不活,如今家里養著大大小小幾十種花草,這種成就感是工作給不了的。

原本的房子潮濕、陰暗,讓人覺得很壓抑,JING給所有的墻角都做了弧線處理,把窗戶都刷成了白色,讓空間一下變得明亮柔和。

從回收站撿來的大紅色舊沙發,又土又丑,妥妥的「客廳殺手」。清洗加固之后套上牛仔褲做的「新衣服」,既美觀又耐磨。

倉板蓋疊固定,放上一塊透明玻璃,一張茶幾就誕生了。

廟里丟棄的舊蒲團,在下面加上木制支架,用新布重新包裹,就成了可愛的小板凳。

客廳里沒有電視,只有JING的展示區,這里掛著她自己做的衣服、雙肩包、收納袋、掛毯……

衣架是用樹枝加上掛鉤做的,掛桿則是被遺棄的門把手,你很難想象,在我們生活中隨處可見的玩意兒,可以用另一種形態繼續存在并且使用。

現在的JING是個素食主義者,在此之前她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廚房小白」,如今有了自己改造的廚房,連做飯都變得勤快起來了。

「縱然山上有20家素食餐廳,也比不上自家廚房,詩意就在日常生活里。

山里的空氣比較潮濕,粉刷的墻皮大部分都脫落了。

JING在修補的材料里加入了藍色顏料,在客廳頂部畫出了藍天白云,即便身在廚房,也能感受到山林里的自然氣息。

「如果我說油煙機和烤箱也是撿來的,你們可能會不信哈哈。」

廚房里的兩個大件兒和客廳里那個老式電扇一樣,都處在「瀕臨報廢」的狀態,是JING從別處討來的,經過維修之后依然能繼續使用。

JING自己也種菜,有時候會邀請素食的朋友來家里做客。

廢木板加工之后做成的吧台式餐桌,是朋友們最喜歡的地方,大家圍坐在這里聊天做飯,特別放松減壓。

當然,還有兩位等待開飯的大主子。

這兩個小家伙是朋友不想養之后送給JING的,JING很喜歡它們,有這兩小家伙陪著,即便在山里也從來不會覺得孤單。

陽台是JING的后花園,伺候著各種花花草草,除此之外,貓主子的小窩也被安置在這里。

JING要是不說,我完全想象不到這個小窩是用撿來的廢棄塑料袋編織成的。

也難怪小狗逗逗都要忍不住來「串個門」,果真是爭寵無邊界。

JING說: 「如今生活在山里,缺東西的時候我第一反應不是購買,而是想著用什麼廢品來改造。」

或許當我們看到JING的家時會驚呼會羨慕,事實上這樣的改造對JING來說也并不容易,歷時整整兩年零七個月,才呈現出大家看到的效果。

而這樣的改造JING還會一直做下去,這是不會終止的成長。

叛逃都市生活之后,JING說自己最大的感觸就是: 「生活變得簡單了。」

JING保持著良好而規律的生活作息,每天5點自然醒,在床上靜坐冥想一會兒之后,帶著逗逗出去遛彎兒,順便看看路邊有沒有什麼可撿的。

回來之后做一些改造活兒,閑暇之余就看看書或者試做新的料理,晚上10點之前就休息。

JING的工作間

「為什麼會想到用這樣的方式來生活呢?或許和我之前從事的工作有關吧。」

之前一直從事服裝行業,JING了解到中國每年生產的衣服足夠未來20年的使用,為了滿足市場的需求和人們對潮流的追求,即便庫存已經飽和,工廠里的機器也不會停止運作。

「過度消費給自然環境造成了很大的負擔,所以希望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影響到更多人,讓環保永續的理念被更多人接受吧。」

低物質的生活總讓人覺得清苦,剛開始JING也遭遇了很多困擾。

「剛開始也不被理解吧,尤其是媽媽,看女兒既沒工作也不結婚,還從設計師變成了個撿垃圾的,她覺得接受不了。」

當媽媽意識到,這樣的生活帶給JING的是發自內心的快樂和滿足之后,現在特別支持JING的選擇。

很多人會問:「沒有穩定的收入,不會焦慮嗎?」

JING的回答是,當然會,尤其是積蓄全部花完的時候,但這種焦慮也只持續了很短一段時間。

「現代人經常為未來擔憂,但其實只要確保當下幸福,那每一刻都是幸福的,這就夠了。」

不管是在城市里腳步匆忙,還是在山里隱居,只要內心是滿足的,那麼每一天都不算是虛度,總有些事值得我們去做,不是嗎?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