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絕癥婆婆急需救命錢,兒媳從未探望,卻獨吞170萬拆遷款,含淚吐出背后原因,網友一面倒支持

我走路带风 2022/09/08 檢舉 我要評論

2016年,湖南株洲市一家醫院的病床上,80歲的劉奶奶形如枯槁,奄奄一息。

8年前,劉奶奶不幸患上腎病,必須每周做一次透析才能維持生命。

每月 9000多元的醫藥費,全靠兩個兒子的幫助,才能勉強應付。

值得慶幸的是,16年年初, 她的家里被征收了。

按照政策,劉奶奶可以獲得近 170萬元的征收款。

這筆錢無異于雪中送炭,是老天爺「恩賜」的救命錢。

然而征收款一發下來, 劉奶奶卻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好在大家發現得及時,這才撿回一條性命。

說起緣由,老人淚如雨下:

「我只想要回我的救命錢,可是全部被三兒媳扣下了……」

劉奶奶有三個兒子,自從15年前老伴去世后,她一直由大兒子和二兒子輪流照顧。

三兒媳周瓊從未看望過,也沒有幫婆婆分攤過醫藥費,如今還狠心扣下老人的救命錢。

這中間又有什麼恩怨呢?

丈夫意外身故

2001年6月,劉奶奶的小兒子梁滿華,因為一場意外離世。

一向跟隨小兒子一家生活的劉奶奶與丈夫,頓時哭得死去活來。

而最為悲痛的,莫過于梁滿華的 妻子周瓊

當時,周瓊已經懷有 6個月的身孕,而她的大女兒梁玲, 年僅8歲

家中頂梁柱的陡然坍塌,讓周瓊和女兒的生活,舉步維艱。

為了維持生計,周瓊只能挺著大肚子,去自家后山上撿茶籽,賣錢度日。

即便如此,女兒梁玲下學期的學費,依舊沒有著落。

兩個大伯哥非但沒有出手相幫, 反而因為公婆贍養一事,氣勢洶洶地登門了。

「以后我們三家輪流贍養老人,每家照顧一個月。」老大梁秋率先發話了。

周瓊卻說道:

「我已經照顧了公婆8年,現在崽她爸剛走,我們娘倆的生活都沒有著落,還怎麼照顧老人?」

周瓊的反對,像一枚丟進池塘的魚雷,直接炸起了公婆和兩位大伯哥的情緒。

他們罵罵咧咧,直指周瓊沒有良心,丈夫剛走,就想翻臉不認人。

周瓊站在自家院子里,一手護住肚子,一手摟住驚恐的女兒,態度堅定,不肯繼續贍養公婆。

而接下來公婆的「反擊」,讓她措手不及。

婆婆指揮著老大和老二,霸占了原本分給丈夫的田地和后山, 砍光了后山所有的樹

而原本分給丈夫的祖屋,也被兩位大伯哥霸占,在地基上蓋起了新房。

婆婆對此振振有詞: 「你這個外來戶,吃絕戶的,休想占著我們梁家的財產!」

作為土里刨食的莊稼人,失去田地和茶樹,無異于將她們母女逼上絕路。

可憐周瓊一個孕婦,連孕期最基本的營養都無法保證, 不得已只能含淚打掉了丈夫的遺腹子。

而她與婆家的情分也徹底斷絕,就連公公去世,她也沒有上門吊唁。

而對梁玲來說,幼年的這段經歷, 成了她此生揮之不去的陰影。

那年,她的學費一直拖到年底,兩個大伯從不問津,最后是 舅舅借著過年給壓歲錢的名義,替她補足了學費。

而她的母親不顧小產后身子虛弱,接了一些幫人做衣服、剪線頭的手工活,每天起早貪黑,點燈熬油,一個月下來, 也只有900多元收入。

這筆錢,是母女倆唯一的生活保障。

街坊鄰居看孤兒寡母日子艱難,時常接濟她們,送些飯菜和舊衣服。

而隔壁的兩位大伯哥,日子過得風生水起,卻從未伸出過援手。

后來,周瓊經人介紹,改嫁給鄰村一位老實的漢子,繼續住在村里, 婚后又生下一個女兒

令周瓊欣慰的是,現任丈夫對大女兒梁玲視如己出,然而幸福的新生活,卻絲毫沒有改善困窘的局面。

一家四口,僅靠著丈夫在工地出苦力維持生計, 過得捉襟見肘。

為了多掙一點收入,二女兒出生不久,周瓊就將孩子綁在背上,在村子附近打點零工。

梁家三兄弟的房子,并排而建,僅幾步之遙。進進出出的難免碰面,彼此卻裝作視而不見。

周瓊本以為一輩子都不會和梁家人再有交集, 沒想到一場戲劇性的拆遷,再一次讓她和對方糾纏不清。

戲劇性拆遷

早在兩年前,村子里就傳出拆遷的消息。

據小道消息說,梁家只有老大和老二的房屋,在拆遷范圍內,而周瓊的房子,則無法劃入。

一聽這消息,老大梁秋和老二梁軍忙活開了。

原來,在梁滿華去世后,周瓊變更為戶主,而婆婆劉奶奶的戶口,則改到她名下,一直沒有變動。

為了多拿點人頭費,老大和老二四處奔波找關系, 想將劉奶奶的戶口遷到自家名下。

然而拆遷在即,政府拒絕了他們的請求。

眼看著劉奶奶的人頭費打了水漂,老大和老二不勝唏噓。

然而接下來戲劇性的一幕,讓幻想借由拆遷發一筆橫財的梁家兩兄弟徹底傻眼:

周瓊的房子被拆了,獲得170萬元的征收款;

而他們的房子,不在拆遷范圍內。

消息一出,周瓊和女兒梁玲激動地抱頭痛哭。

梁玲說: 「媽媽,沒準這是爸爸在天上顯靈了,保佑我們呢。」

含辛茹苦十幾年,周瓊本想著靠這筆拆遷款,徹底改變貧困的生活,沒想到這筆錢的分配,卻惹來巨大爭議。

在征收款發放了70%后,劉奶奶就帶著兩個兒子,再次登上周瓊的家門。

「拆遷款我也有份,我要拿回屬于我的那一份!」80歲的劉奶奶,說話上氣不接下氣,卻也理直氣壯。

時隔15年,看到「家人」上門, 當年受到的欺辱,對里梁玲來說,歷歷在目。

這一次,她主動站出來,將瘦弱的媽媽護在身后:

「我們不要你的那一份錢,但是當年你們搶我家房子和田地,現在要賠償我們50萬塊錢!」

周瓊母女的意思,是扣下50萬元征收款,將余下的部分,打到劉奶奶的賬戶。

眼看到手的橫財,「平白無故」少了50萬元,劉奶奶和兩個兒子哪里肯依。

老大梁秋說: 「這些年娘每個月看病,都要花9000多元,你們家拿一分錢了嗎?」

「不是你們說的,我和媽媽不是梁家人嗎?」梁玲一句話,駁得大伯啞口無言。

雙方各持己見,很快鬧成一團,辱罵聲不絕于耳。

就在這時,劉奶奶氣急之下,一路小跑做了傻事,這才被眾人七手八腳送進醫院。

再次交涉

看到老母親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大兒子梁秋氣不過,堅持要為母親討回公道。

他和二弟媳秀蓮,再次浩浩蕩蕩登上周瓊家的大門,見周瓊要騎車出門,立即將她堵住。

這一次,他們對周瓊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主動提起當年的矛盾,還表示:

「就算你和我們有矛盾,也不該扣下娘的救命錢啊。」

周瓊說:「我從來沒說要扣下,只是要給我們50萬元的補償。」

「可那是娘的救命錢啊!」

就在氣氛膠著之時,梁玲急匆匆從外面趕來,看到大伯將母親圍住,立即擋在二人中間。

村主任也聞訊趕來,他主動勸說周瓊母女:

「眼下救人要緊,不如先把以前的恩怨放一放。」

一番交涉后,梁玲同意先拿出20 萬元給奶奶治病,至于剩下的部分再通過協商解決。

劉奶奶得知這個消息后,不顧病軀,也邁著小碎步急匆匆趕來。

她開門見山地表示: 「這些錢我誰也不給,我要全部放在醫院,用來給我治病!」

看到始終圍著錢轉的奶奶,梁玲氣不打一處來,她也隨即改了口:

「奶奶看病的錢我出,但是剩下的部分,要放在我這里保管。」

「我們當兒子的還活著呢,你憑啥保管呢?」一聽侄女要扣住錢,梁秋瞬間急了。

「那她的戶口,憑什麼在我家呢!」

「就算在你家,也輪不到你來管她的錢。」

梁玲突然情緒失控,她指著大伯的鼻子,嘶吼著說出童年時刻在腦海里的傷痛:

「是,我沒資格管!畢竟是你們先不承認我媽媽的,你們說她不姓梁!還說我是不相干的人!

「連你兒子到我家門口撿柴,都敢指著我媽媽的鼻子罵她,還問她姓什麼!」

梁玲的一席話,讓整個場面,瞬間由熱烈轉為靜默。

看著蹲在一旁哭泣的梁玲,梁家人低頭不語,表情復雜。

對于梁玲來說,幼年喪父,又親眼看著母親受奶奶一家欺負,這種傷痛并沒有隨著時間淡化,反而歷久彌新。

往事不可回首,現在劉奶奶的征收款,又該如何分配呢?

為了徹底解決這件事情,周瓊母女和梁秋以及秀蓮一起來到村委會調解。

梁秋率先表態,他希望能替母親拿回屬于她的征收款。

而周瓊卻不同意。

雙方依舊不肯低頭,就在這時,村支書發話了: 「我建議分一點錢給周瓊。」

村支書反問梁秋:

「如果周瓊的房屋沒有被征收,你們是不是就沒有機會得到這筆錢?

「如果沒有這筆征收款,你們是不是也應該贍養老母親?」

在村支書看來,正是因為劉奶奶的戶口掛在周瓊名下,才有機會獲得征收款。

而當年梁家人對周瓊母女做下的行為,全村人有目共睹。

既然如此,不如退一步,考慮一下周瓊母女的感受。

……

最后,在村支書的調解下,將劉奶奶名下170元征收款, 分130萬給劉奶奶治病剩下的40萬元,歸周瓊母女所有。

周瓊和女兒接受了村支書的提議,并表示如果治療費不夠,她們愿意額外掏錢給劉奶奶看病。

調解結束后,母女倆互相攙扶,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會議室。

周瓊在丈夫去世后,生活難以維系,不愿意繼續贍養公婆,也無可指摘。

可是公婆和大伯哥,又有什麼權利侵占周瓊丈夫的財產呢?

最后,希望周瓊母女能盡快走出傷痛,幸福地度過往后的人生。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