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坐擁59間房,兒子卻租住「破爛地下室」,屢次找父親協商,父親卻表示:我沒義務伺候兒子

我走路带风 2022/07/07 檢舉 我要評論

父親丁寶生在繁華都市擁有59間房,每個月都能收到幾十萬塊錢的房租,卻任由兒子丁博豪租住在一個環境不是很好的地下室里。

因為這件事,丁寶生招來了不少人的批評。他振振有詞地反駁說, 孩子已經那麼大了,我沒有義務一直伺候他。

父子二人的矛盾沖突,說到底還是因為家里的59間房。這些房子位于郊區,它們的來歷,要從上個世紀說起。

一、父親另尋新歡,一家人貌合神離

房子的原主人,是丁寶生的父母。他們在郊區有一塊地,在交通不太便利的年代,這個地方沒有太大的價值。

后來,國家的經濟水平有了明顯的提升,交通也便利了許多。丁寶生的父母,為多掙一點錢,蓋了13間房子對外出租。

丁寶生的父母一共有4個孩子, 丁寶生是唯一的男丁,父母對他特別看重,一直對他百般疼愛。

到了1999年,丁寶生的母親,因為上了年紀,把收房租的事情全權交給丁寶生去做。收上來的房租,也由他支配,只要他給父母預留一些生活費,剩下的錢可以隨便花。

這時候,丁寶生的3個姐妹,都已經嫁了出去。她們對年邁的父母很孝順,經常找時間回來看望。

2000年,丁寶生的母親不幸離開人世, 由于走得太過倉促,沒有留下遺囑。不過,丁寶生和3個姐妹并沒有因為十幾間房子鬧矛盾。

他們的父親還活著,身體狀況相當不錯。老人雖說早就把收租的事情交給了丁寶生,但是從法理上來講,老人才是這些房子真正的主人。

如果丁寶生四人因為家中房產鬧矛盾的話,肯定會讓老父親不開心,甚至有可能一分錢都得不到。

不論他們有沒有瓜分家中房產的想法,都不敢直接表現出來。一家人仍是其樂融融,看起來和諧美滿。

但是這種情況并沒有一直持續下去,丁寶生早就已經成家立業, 他和妻子生了一個兒子,取名丁博豪,希望他能拼搏出一個美好的未來,做一個令家人自豪的棟梁之才。

爺爺對丁博豪非常疼愛,給了他很多關懷,可是丁寶生和妻子的感情卻破裂了。

前妻跟丁寶生失婚時,家中的房產還在丁寶生父親名下,所以她沒有辦法分走多少財產,也沒有得到孩子的撫養權。

爺爺本來就心疼丁博豪,見他沒有了母親的陪伴,對他更加疼愛,一直把他帶在身邊撫養。 丁博豪也喜歡和爺爺在一起,跟父親丁寶生反而不太親近。

丁寶生也沒有主動培養父子感情,總是拿錢四處瀟灑,找機會另尋新歡。

2007年,丁寶生遇到了王女士,兩人很快就確定了戀愛關系,并且辦理了結婚證。

這時候,丁博豪剛上國中,他雖然對王女士的到來有些抵觸,但是沒有辦法阻止父親的選擇。他的爺爺,也默認了丁寶生和王女士的事情。

王女士很清楚,自己突然嫁到丁家,容易引起家中成員的抵觸,所以她盡可能地釋放善意,主動負責照顧丁博豪。丁博豪也確實被感動了,于是主動改口,對王女士喊媽媽。

丁寶生對此很欣慰,經常夸兒子懂事。一家人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和睦。只可惜,這只是一種表象。

王女士自始至終都沒有真正融入這個家庭, 在丁寶生的其他姐妹看來,王女士嫁過來是貪圖他們家的財產。丁寶生在王女士身上多花一分錢,她們就覺得浪費。

王女士也很清楚,丁家其他人并沒有真正認可自己,盡可能忍耐,避免跟他們發生矛盾沖突。

又過了一段時間,王女士發現自己有了身孕,很開心地跟丁寶生說了這個好消息。

王女士嫁給丁寶生之前沒有孩子,一直想有個自己的孩子。正式結婚之前,就跟丁寶生約定,婚后要生一個孩子。

丁寶生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答應了下來。在他看來,王女士想要自己生個孩子,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以他們家的經濟狀況,就算是真的把孩子生下來,也能照顧好。

丁家其他人知道王女士有了身孕,頓時提高警惕。 他們甚至認為,王女士這次懷孕,是搶奪他們家財產的一個信號,不想讓她生下這個孩子。

丁寶生沒有履行當初的承諾,他顧及家人的態度,讓王女士放棄了肚里的孩子。

丁寶生或許也知道自己出爾反爾很不厚道,為了防止王女士鬧情緒,專門帶著王女士出了一趟遠門,陪著她四處旅游散心。

可是對于一個渴望親生骨肉的女人來說,失去孩子的痛苦,怎麼可能是一次旅游能補償的呢?

王女士表面上沒有說什麼,但她的心里肯定有怨言,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丁寶生認為,王女士為這個家庭付出了很多,自己多陪陪她是應該的。但是在丁寶生的3個姐妹看來,王女士就是來他們家騙錢的壞人,一直對她嚴防死守,巴不得她盡快離開。

令她們沒有想到的是,王女士在丁寶生心里的地位一直穩如泰山,她在老父親面前也一直做得很好,沒有出過什麼差錯。

王女士一直表現很好,丁寶生的3個姐妹,就算是心里有意見,也不好明目張膽地針對她,只能更加警惕。

就這樣,一家人因為各有顧忌,保持了表面上的和睦。 他們的關系,就像是一個木桶,日常的細小摩擦,相當于往木桶里倒火藥。

看起來沒有引發災難,但是潛在的危害一直在不斷增加,只要有一個導火索,就可以把隱藏起來的所有問題全部引爆,造成難以預料的巨大災難。

二、爺爺去世,父子二人互相指責

2011年,激化矛盾的導火索出現了。這一年的年初,丁寶生為了收取更多租金,到處找人借錢,籌了一筆資金,把原來的13間房屋,翻建成了59間房。

翻建房屋的費用,都是丁寶生一個人承擔的,他的3個姐妹沒有出一分錢,只是偶爾回來為老父親做一頓飯。

同年三月,丁寶生正在督促工人們翻建房屋時,他的父親因為疾病住進了醫院。

丁寶生為確保房屋翻建的進度,一直在家里忙活,很少去醫院探望。住院的老父親,一直都是丁寶生的3個姐妹在輪流照顧。

勉強堅持了不到一個月,老人實在撐不住了,在病痛的折磨下,撒手離開了人世。

爺爺的不幸去世,深深地刺痛了丁博豪。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里,丁博豪甚至覺得,自己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

丁博豪自稱,自己產生這種感覺,不光是因為爺爺去世,也是因為遭到了父親和繼母的針對。

說起之前的遭遇,丁博豪一肚子委屈,他找人哭訴時,憤憤不平地指責說, 爺爺還活著的時候,父親和繼母害怕爺爺不高興,一直不敢對他做什麼。爺爺去世后,他在家里的地位急轉直下,父親和繼母動不動就針對他,給他臉色看。

他在家里住著很不舒服,有了搬出去的念頭,于是主動跟父親商量說,他想搬到外面租房子住。

他提出這個要求時,并不是真的想要搬走,只是想通過這種方式引起父親的注意。如果父親勸自己留下的話,他也不會執意搬走。

丁博豪萬萬沒有想到, 他剛說出要搬出去,父親就答應了,一點挽留的意思都沒有。繼母也是站在一旁看好戲,看她的樣子,甚至巴不得他馬上消失,并且一直不回來。

丁博豪自己提出想要離開,不好意思中途反悔,只能硬著頭皮搬出去。在市區租了一個地下室,連續2年多一直漂泊在外。

他越想越覺得心寒,覺得父親是想借機徹底拋棄自己,跟繼母再生一個孩子。

如果事情真像丁博豪說的那樣,是父親故意針對他,父親確實應該被指責。但是,判斷一個事情是對是錯,不能只聽信一面之詞。

面對兒子的指責,父親丁寶生給出了不同的說法。他很委屈地表示,自己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把兒子趕走。他一直給兒子預留著一間房子,兒子要是想回來隨時都可以。

在丁寶生看來,兒子執意外出租房,并不是因為在家里受到了委屈,他只是想跑出去打游戲。

說起丁博豪打游戲的事情,丁寶生也是一肚子火氣。他有些恨鐵不成鋼地批評說,2011年時,兒子已經19歲了,別人家的孩子,早就承擔起了家庭的責任, 兒子已經職高畢業了,卻總是待在家里打游戲,甚至經常徹夜不眠。

他和現在的妻子,一直伺候兒子的衣食起居,結果兒子非但沒有感激,反而還污蔑他們是在針對他,這讓丁寶生覺得非常心寒。

丁寶生覺得,一直這樣下去的話,兒子永遠沒有辦法自立。要是自己有一天真的撒手西去了,兒子肯定會敗光所有家產。

為了讓丁博豪真正自強自立,他決定狠心一點,不再像伺候大爺一樣守在他身邊。或許正是因為這種轉變,讓丁博豪覺得自己遭到了冷落。

但這并不是丁博豪想搬出去的真正原因,丁寶生猜測說, 兒子執意搬到市區,只是想找一個網速比較好的地方。他們家在北京郊區,網速比較慢,兒子打游戲時總是卡頓,經常為此發脾氣,吵得他和妻子睡覺都不安穩。

丁博豪提出想要搬出去時,丁寶生和妻子認為,這樣有助于培養孩子的自立能力。等兒子走了,他和妻子也能清靜幾天,所以沒有過多挽留。

但是丁寶生并沒有對丁博豪棄之不顧,他在丁博豪搬走之后,每個月都會給丁博豪4000塊錢當生活費,并且還幫他聯系了幾份不錯的工作。

如果丁博豪正常工作的話,肯定能讓自己的生活越來越好,他想做什麼事情,家里也會出錢幫襯一點。

丁博豪搬出去兩年多,仍住在地下室,完全是因為他懶得工作。丁寶生之前托關系介紹的幾份工作, 都被丁博豪拒絕了,他不是嫌工作累,就是嫌工作不夠體面,寧可住在地下室里,天天玩游戲,也不愿意外出奮斗。

丁博豪指責父親不負責任,丁寶生指責兒子不夠爭氣,父子二人究竟誰對誰錯?

幫忙調解矛盾的人,問了丁博豪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你這兩年多時間,到底有沒有工作?丁博豪支支吾吾回答說,他確實沒有工作。

調解人員又問丁博豪,你不去工作,是受傷了,還是生病了,還是因為其他原因沒有勞動能力?

丁博豪沉默了一段時間,很無奈地解釋說, 自己身體正常,有勞動能力,之前沒有外出奮斗,只是因為有些貪玩,他以后會改的。

之后,調解人員又了解到,丁寶生之前說的話,比較符合事實。他在家里給丁博豪預留一間房子,還定期給他打錢當生活費。

如果不是丁寶生一直在給生活費的話,毫無收入來源的丁博豪,早就過不下去了。

三、3個姐妹爭奪房產,勉強簽訂臨時協議

其實,對丁家人來說,丁寶生和丁博豪的父子矛盾,只是一個很小的沖突,真正讓他們一家產生巨大矛盾的根源,還是那59間房子。

丁寶生借錢把原本的13間房擴建成59間后, 留出了7間供自己和家人居住,把另外50多間房拿出去出租,每個月能收到大約13萬塊錢租金。

丁寶生計算過,再堅持一年,就可以還掉之前翻蓋房子借的欠款,以后再得到的錢,就是純收入了。

他還沒有想好以后的錢該怎麼花,另外3個姐妹突然找上門來,對丁寶生表示,現在父母都已經不在了,她們要求分掉父母留下的房產。

丁寶生直接拒絕,他一口咬定,3個姐妹早就已經嫁出去,沒有資格回來分父母的遺產。

面對丁寶生的強硬態度,3個姐妹毫不示弱,當場拿出一份父親留下的遺囑。

上面明確地寫著, 老人希望自己的房產能平均分成5份,由4個兒女和1個孫子分別繼承一份。

丁寶生看到父親的遺囑,不得不改變態度,但他不愿意完全按照遺囑執行。他覺得這份遺囑有問題,上面有修改的痕跡。

最開始時 上面寫著房產分成4份,后來4被改成了5,原本應該寫孫子丁博豪,遺囑上寫成了孫女丁博豪。

老人生前長期照顧丁博豪,絕不可能犯這樣的錯誤。丁寶生甚至有些懷疑,這份遺囑是3個姐妹趁父親不清醒時忽悠他留下的。

3個姐妹堅持聲稱,父親留遺囑時,神志特別清醒。丁寶生之前提出的質疑,完全是在雞蛋里挑骨頭。遺囑上的修改痕跡,是律師不小心筆誤造成的,不影響房產分割。

雙方各執一詞,鬧騰了好長一段時間,引起了街坊鄰居的注意。大家都覺得,老人剛去世還不到一年,兄妹4人就因為房子的事情鬧到這種地步,實在是不應該。

丁寶生4人也覺得,再繼續鬧下去會讓人看笑話,勉強穩住情緒,達成了一個臨時協議。

暫時不分割房產,租房和收租的事情仍由丁寶生負責。每個月收到房租后,丁寶生需要按照協議,拿出20000元分給3個姐妹。以后如果房子有動遷,他們再商議房屋分配比例。

這份臨時協議,讓雙方的矛盾緩和了許多,但是問題的根源還是沒有解決。

四、一家人對簿公堂,通過調節分清家產

2015年,在外漂泊許久的丁博豪,回到了家里。他自認為,自己已經長大成人,有資格繼承屬于自己的財產,要求查看家里的財務收支表。

丁寶生非常憤怒地拒絕說,你小子翅膀硬了,居然敢查我的賬。

丁博豪被父親吼了一頓,嚇得有些不敢說話,但他心里的懷疑更濃了。他覺得,父親不敢讓自己查賬,是因為他已經把錢挪用了,甚至花到了王女士的身上。

后來,丁寶生主動找兒子緩和關系,并且承諾說, 只要你正常去上班,我就分出6個房間的房租給你,讓你以后衣食無憂。

丁寶生以為自己的承諾很有誠意,兒子肯定能理解自己,以后跟自己一條心。丁博豪卻認為, 自己繼承爺爺的遺產,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有遺囑為證,父親現在的承諾,是在拖延時間。

2015年6月,丁寶生再次收到房租。按照規定,應該拿出20000塊錢交給3個姐妹。之前,都是他自己去送錢,時不時被3個姐妹甩臉色。

現在兒子回來了,他不想再去看人臉色,于是把20000塊錢給了兒子,讓他給姑姑們送去。

丁博豪跟3個姑姑關系很好,讓他去送錢,肯定不會被冷眼相對。 但是丁博豪沒有把錢送過去,而是中飽私囊,自己拿去瀟灑了一段時間。

丁寶生的3個姐妹拿不到錢,跑來找他討要說法,一問才知道,是丁博豪私自把錢扣下了。

面對3個姐妹的指責,早就窩火許久的丁寶生,直接放話說,錢早就給你們侄子了,找他去要。

丁家三姐妹直接拒絕說,房租可都是你收著的 我們找侄子要不著。

丁寶生的再婚妻子王女士,看他們4人又要吵起來,擔心引起街坊鄰居的注意,上前勸說道,我可以作證,錢早就交給了博豪,你們跟他好好商量一下。

丁家姐妹直接怒斥道, 你算老幾,這家里沒你說話的份。王女士直接怒了,也開始跟他們爭吵。

最后,丁家三姐妹聯合丁博豪一起去執法部門申請調解,要求明確房產份額,以免丁寶生和他的再婚妻子繼續搞鬼。

接受調解時,5個有權繼承房產份額的人,紛紛說出了自己的觀點。

丁家大姐直接表明立場,她毫不避諱地聲稱,現在跟弟弟爭房產,并不是貪圖利益,她只是怕弟弟被再婚妻子騙錢。 他們村已經有好幾家人再婚之后被女方卷錢跑路,下場特別凄慘,她不想讓父母留下的基業白白便宜外人。

丁家二姐表示,丁寶生再婚以后,收取房租的事情,都是他的再婚妻子負責。他一點都不管事,誰知道她在瞞著丁家人偷偷拿了多少好處。

丁家三妹說,她和兩個姐姐帶著侄子來要求分財產,只是想爭取屬于他們應得的權益,丁寶生自己那一份,不管他怎麼處理都行,哪怕是全都送給了再婚妻子,他們也不會有任何意見。

丁博豪作證說,他暗中觀察過, 父親每個月至少要花好幾萬,但是家里也沒有添什麼設施,他覺得這些錢可能都花到了繼母身上。現在要是不爭取的話,以后自己什麼也得不到。

3個姐妹和兒子的所作所為,傷透了丁寶生的心。他也想盡快完成房產分割,以免自己的生活再被打擾。

調解團隊綜合考慮了他們的情況,最后決定把丁寶生父母留下的錢分為兩份,各占50%。

丁寶生作為翻建房子的唯一出資人,完全繼承其中50%。剩下50%的份額,由他的3個姐妹和兒子平分,一個人占據12.5%的份額。

另外,丁寶生雖說目前只有丁博豪一個兒子,但是不能排除他以后再生育的可能,所以他的財產,只需要拿出5%的份額交給丁博豪。屬于丁寶生的份額,以后是否交給丁博豪,以后全看他的個人意愿。

總結果如下, 丁寶生占據45%的份額,丁博豪占據17.5%的份額,另外3個姐妹分別占據12.5%的份額。5個人都比較滿意,同意按照這個方案執行。

自此,丁家房產糾紛案徹底結束,他們通過法律調解分清了房產,卻也分清了一家人的感情。

在這個事件中,5個人各有各的立場,丁寶生想開始新的生活,追求屬于自己的幸福。

丁家三姐妹不想讓父母留下的財產便宜外人,丁博豪害怕丁寶生和繼母聯合起來徹底丟棄自己。

5個人看起來都有足夠的理由去爭財產,結果爭來爭去把一個家庭搞得四分五裂。

你對這件事情有何看法?丁家三姐妹之前沒有出錢翻建房屋,如今跑來分財產,是不是有些過分?

丁博豪不顧父親的想法,站在3個姑姑那邊,堅持劃分財產,你覺得他的做法是對還是錯?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