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映后已拿下3個第一,陳思誠和黃渤這部電影,憑什麼這麼「橫」

庄溪源 2022/07/18 檢舉 我要評論

皮哥沒想到,竟然能以這樣的方式,再次看到鏡頭前的周星馳。

視訊中,星爺戴著墨鏡,精神矍鑠,整個人狀態很好。

他微笑著看著對面拿著玩偶的陳思誠,并開心地祝愿他,能夠在創作上再次取得成功。

這段視訊來自于近兩天陳思誠對自己新片《外太空的莫扎特》的宣傳。

之前有不少傳言說,《外太空的莫扎特》最初的靈感,就來自于星爺的《長江七號》,兩人的對話中,陳思誠也大方承認了「莫扎特」和「七仔」的關系。

許多年前,陳思誠就跟星爺提起過,自己也要拍一部關于外太空科幻電影的想法,星爺對此也表示支持。

于是在《長江七號》上映的14年后,又一部國產真人奇幻外星題材電影登陸院線,還是從青少年視角出發,還是外星題材。

因為陳思誠執導、黃渤主演的緣故,這部新片在之前就受到極大關注。

上映第一天,皮哥也第一時間走進影院觀看了這部電影,作為陳思誠《唐探3》后的首部「破圈」之作,這部電影的質量到底怎樣呢?作為黃渤與陳思誠合作「外星三部曲」的第一部,黃渤押寶在這部電影身上,到底值不值呢?

一、黃渤押寶在這部電影身上值嗎?與其他科幻片,放在一起看,差別就出來了如果從票房角度進行衡量,那陳思誠可以說是內地類型片導演中最成功的一位。

在電影內容方面,他很擅長「玩花樣」,用各種形式牢牢抓住觀眾眼球。

《唐探》三部曲, 邪典儀式,密室作案,雖然有泰國日本北美的「異域」風情,卻都跟死亡密切相關。

監制作品《誤殺》,一個被逼成罪犯的父親,一場嚴絲合縫,稍有紕漏就滿盤皆輸的計劃。

當故事講完,最后謎底揭曉,觀眾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但這次的《莫扎特》,卻完全不同。

陳思誠,變了。

《外太空的莫扎特》有一個很柔軟的故事,如果沒有科幻元素,它似乎就是每時每刻發生在我們身邊的。

故事里的國中生任小天(榮梓杉 飾),一直有點煩。

他家庭不幸,父母早年失婚,靠著父親任大望(黃渤 飾)的微薄收入,二人住在北京的一處回遷房中。

任小天學習不好,行事任性,唯一的興趣愛好是天文,可父親卻對此嗤之以鼻。

父親早就設計好了他的未來,成為一名成功的鋼琴家。

可任小天對鋼琴,對音樂,卻厭惡到了極致。

哪怕父親花大價錢買了鋼琴,請了鋼琴老師,但練琴八年的任小天,卻連一首入門級別的《小星星》都彈得亂七八糟。

兒子的憤怒振聾發聵,未來被你安排,那我為什麼活著?

父親的回答不無道理,我是你爸爸,我能害你嗎?

父子矛盾因此而起,斗智斗勇遠未停歇。

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個外星生命,闖入了任小天的生活——莫扎特

它對音樂有天然的感知,還有超能力,最厲害的,是彈得一手好鋼琴。

任小天和小伙伴們,跟莫扎特相處得很愉快。

但漸漸地,任小天發現,莫扎特還抱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因為他幾次三番想置老爸任大望于死地。

比起之前的罪案故事,《外太空的莫扎特》,更像是陳思誠找回初心的童話。

從泰國到日本,從北美到東京,《唐探》的故事在世界各地巡回發生,但《外太空的莫扎特》,卻偏偏回到了北京。

皮哥覺得,這或許也是陳思誠有意為之,似乎是要告訴觀眾,多年的游子回家了。

內心深處柔軟的情感,被陳思誠注入到了這個故事中,代際關系,親子問題,教育問題,也因這份柔軟,變得真實而深刻。

有別于一切其他科幻片的大開大合,這種「接地氣」的處理,或許是一個突破。

二、黃渤的「紙巾戲」,賈冰的扶墻,影片8位主要演員的表現為了拍好這部影片,陳思誠幾乎找來了近半年以來最豪華的影人陣容。

榮梓杉、黃渤和范偉,在片中飾演祖孫三代,也承包了電影中幾乎所有的笑點。

黃渤飾演霸道父親任大望。

從《瘋狂的石頭》開始,黃渤的定位就是喜劇,但他也是一位頗有國民度和觀眾緣的影帝。

片中的兩場戲,讓皮哥不自覺回憶起父親小時候教育自己的樣子。

第一場,是任大望和任小天的正面沖突。

任小天認為父親的安排讓自己的人生沒有了意義,但任大望堅決地認為,自己是為兒子好。

他一只手搭在兒子的肩膀上,表情嚴肅又意味深長。

「我是你爸爸,我是為你好」,配上這樣萬千中國父親特有的傳統台詞,那種大家長式的范兒,被黃渤拿捏得恰到火候。

第二場,不是情緒爆發,而是窘迫。

黃渤與妻子離異,梅婷飾演的妻子已經嫁給了大老板,而黃渤還賣著保險,拿著微薄的薪水。

有一場戲,是在學校門前,離異的父親母親同時見到兒子。為了表現自己的「闊綽」,黃渤裝模作樣地要給兒子零花錢。

拍攝的時候,黃渤要了一張紙巾,搓了后裝在了自己兜里,當時陳思誠也不知道他要干什麼。

到了拍攝的時候,在黃渤拿出一疊鈔票的一瞬間,那張紙巾被一起「帶」了出來。

看到紙巾,黃渤趕緊用另一只手拿掉,迅速戳到自己兜里。

一個微動作,把一位父親的窘迫完全展露無遺。

我們常說,表演大師,注重的都是細節。 這樣一個小小的細節,比多少場爆發戲,都更能讓任大望這個愛子心切,卻又好面子的父親形象更加生動。

飾演兒子的榮梓杉,雖然年齡還小,但經過《隱秘的角落》《雪中悍刀行》等熱劇的鍛煉,演技已然成熟。

對女同學丁潔靈朦朧的情感;

對外太空,對天文學的無限向往;

第一次見到莫扎特會動時的驚恐。

這些感情中細膩的區別,都能從榮梓杉的眼神中捕捉到。

尤其讓皮哥驚喜的是,《外太空的莫扎特》開發出了榮梓杉演喜劇的技能包,他與黃渤一動一靜的配合,像極了冤家父子,笑料十足。

范偉出演任大望的父親,任小天的爺爺。

這個患有阿爾茲海默癥的老人,雖然鏡頭不多,但在電影中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范偉的表演自不必說,兩個影帝的對戲韻味十足。更重要的是,任大望對兒子的期待和安排,恰恰來自于父親。

范偉滿臉嚴肅耳提面命的場景,與任大望訓任小天如出一轍,沒聽到聲音只看表情,就有種耳朵起繭子的感覺。

而在喜劇的表現上,范偉一兩句話,幾個動作,就能充分發揮老一代喜劇演員的魅力,讓人捧腹。

除了最重要的祖孫三代,電影還請來了 姚晨、賈冰、許君聰、于洋、黃覺這樣的神仙卡司。

姚晨這次飾演「忽悠團」團長,扮相清麗但腦子不好,實際上就是個女騙子。

許君聰和于洋在片中是她的跟班,專門負責出糗和搞笑。

賈冰演任小天的語文老師,一個足球砸掉眼鏡框的鏡頭,一個扶墻動作,看得皮哥前仰后合,不愧是「春晚釘子戶」。

3:上映拿下3個第一,奇幻故事的外殼下,陳思誠究竟要表達什麼?

皮哥對電影開場的一個鏡頭很有感觸,高高的回遷房樓上,每一層都有一個孩子,在磨煉一種「興趣愛好」。

有的在唱歌,有的在彈琴,有的在說相聲,有的在練話劇……鏡頭最后才拉到被迫彈鋼琴的任小天身上。

任大望不是個例,他代表的,是整個一代人「雞娃」的現狀。

電影最后其實向觀眾袒露了, 任大望也是這種傳統教育的經歷者,他年輕時喜歡搖滾,父親卻對此嗤之以鼻,認為他是在 「糾集一幫狐朋狗友鬼哭狼嚎」。

諷刺的是,當 任大望長大后,他也變成了和父親一樣的父親,說著一樣的話,做著一樣「為你好」的事。

祖孫三代的「傳承」,是陳思誠埋進電影的一條明線。

對父親的「權威」,陳思誠所展示的反抗,都充滿童趣,這種溫柔的感性,特別吸引人。

于皮哥而言, 莫扎特其實是一個意象。

他更像任小天夢中的「父親」,也是他希望自己父親成為的「我爸」。

莫扎特會幫他解決各種問題,幫他處理同學關系,更不會逼他練琴,而是走進他的生活,理解他的興趣,觸碰他的內心世界。

真正的教育,不正是如此嗎?

做一個「莫扎特」式的父親,或許是陳思誠給出的一個可優化解。

《外太空的莫扎特》上映后,已拿下單日票房第一,排片第一,豆瓣熱門電影榜單的第一。

2022年,等了7個月,國產電影終于等來一副「王炸」,相信隨著好口碑的帶動,我斷言:這部科幻片,會很快火向全國。

另外,可以預見的是,「外星三部曲」才剛剛開始,陳思誠說,莫扎特只是阿爾法十八星球的「一個特工」。

而隨后,《外太空的肖邦》《外太空的莫奈》箭在弦上。就讓我們跟著陳思誠的童心一起,走進他的奇趣世界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