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患白血病需260萬,10歲男孩拾荒掙醫藥費,2個月撿350多公斤廢品,孝心感人淚下

我走路带风 2022/05/22 檢舉 我要評論

2014年,小五(2)班的學生莫雙熠,僅憑「我不想沒有父親」這樣一個簡單而執著的信念, 在父親莫文峰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後,用他10歲的稚嫩的肩膀擔起一家重擔。

他承擔所有家務活,拖地、做飯、洗菜、洗碗、照顧年邁的奶奶、照看幼小的弟弟......

莫雙熠為了給爸爸籌集260萬的醫藥費,利用週末時間拾荒, 2個月撿了350公斤多的廢品。

堅強自立的小雙熠,也因此成為孩子們心中有上進心、有擔當的好榜樣。

熠(一)點希望 絕不放棄

莫雙熠一家原來居住在高橋鄉高橋村,以種地為生。

後來家庭條件好些了, 莫雙熠的父親莫文峰便在結婚前夕,在縣城老印刷廠宿舍買了一套二手房,並在印刷廠找了工作。

莫雙熠出生之後,家裡更是其樂融融,2000年莫文峰下崗後,夫妻兩人到外面打工。

2011年,莫雙熠弟弟出生後,母親才留在家中照顧老人和兩個兒子。

二手房,圖片來源于網路

即使一家人不在一起生活,但父母都很勤勞,莫雙熠兄弟倆很快樂,奶奶也安享晚年,一家人都非常幸福。

世事無常,噩運卻降臨在這個幸福的家庭, 2014年10月底,在務工的莫文峰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對于一個普通家庭來說,這無異于天塌了。

爸爸面對巨額醫療費用退縮了,他聽別人說過,得了這種病就算治療了,大多也是「人財兩空」。

莫文峰想到了和自己同甘共苦的妻子、年邁的老娘,還有兩個未成年的兒子,于是決定放棄治療。

白血病,圖片來源于網路

年僅10歲的莫雙熠知道父親患病後,哭倒在父親懷裡:「 爸爸你去醫院治病吧,家裡以後如果沒有了你,媽媽怎麼辦?奶奶怎麼辦?我和弟弟怎麼辦?我不想沒有爸爸。」

莫文峰聽著孩子的話淚流滿面, 莫文峰不想治療,可家人死活不同意,手頭本就拮據的兄弟姐妹想盡辦法給他籌款。

莫文峰三姐把自己房屋裝修的錢拿了出來,四姐把住房公積金的錢取出來…… 加上親朋好友的幫助,總共湊了84萬元。

後來,莫文峰夫妻帶著親戚們湊的醫療費,來到醫院進行治療。

默默(莫)堅持 為家人減負

媽媽去陪爸爸治病,家裡只留下莫雙熠兄弟倆和八十多歲的奶奶。

年僅10歲的莫雙熠選擇堅強與自立他在日記中寫道:「 我一定要好好學習,同時也要照顧好婆婆和弟弟哦,不讓爸爸操心。這樣爸爸才能安心治病,才能早日康復,才能早日回家和我們團聚!

莫雙熠的姑姑說:「 你別看孩子只有十歲,自從知道爸爸生病後,一夜之間就像變了一個人,家裡所有小熠力所能及的活他都搶著幹。」說到這,姑姑心痛得直抹眼淚。

莫雙熠得知爸爸需要260萬元手術費後,他打電話問媽媽:「 家裡有多少錢?

媽媽怕孩子擔心,于是告訴小雙熠家裡有一些錢,不用他操心。

雖然小雙熠並不知道260萬是什麼概念,但他知道這是個天文數字。

小雙熠告訴媽媽:「 從明天起,我利用週末時間去撿廢品,幫家裡減輕一點負擔。

奶奶知道,小雙熠要撿廢品為爸爸湊手術費,她擔心孫子的安危,便想和小雙熠一起去。

但雙熠知道奶奶身體不好,直接拒絕了,並向奶奶保證自己一定會注意安全。

2014年11月初, 週六早上6:40,莫雙熠沒用鬧鐘就起了床。

他從來也沒做過飯,回想著媽媽做飯的樣子,開始洗菜,切菜……

一個隻比灶臺高一點的孩子,竟然給奶奶和弟弟做了一頓早餐。

鬧鐘,圖片來源于網路

做完飯的小雙熠叫弟弟起床,給弟弟穿好衣服,奶奶心痛得一直抹眼淚。

吃完早飯,奶奶要去洗碗,被小雙熠叫住了:「 奶奶,您身體不好,還是我來吧。

雙熠奶奶80多歲了, 她在幾年前動過手術,身體一直不好,莫雙熠便學著大人的樣子,把用過的碗筷洗都乾淨。

莫雙熠把家里弄妥當後,一手拿著一隻火鉗、一手拿著蛇皮袋就出門了,他沒有在意路人的眼光,堅定地向垃圾點走去。

手術,圖片來源于網路

他沿著銅鼓縣城環城北路往前走, 在老汽車站後面的一個垃圾池裡,莫雙熠用火鉗夾起不少紙杯、易開罐,就連小小的盒他也不放過。

沿路有不少的垃圾桶,很明顯,小雙熠的個頭只比垃圾桶高過一點點,沒辦法看到垃圾桶裡面。

他就踮起腳跟,半個身體趴在垃圾桶上,臉都貼著垃圾桶的桶沿,右手用火鉗去翻找裡面的廢品。

開始的時候,他會每天撿一點就拿去賣, 好心的廢品站老闆告訴小雙熠,這麼遠的路來回太辛苦,可以攢多了再來賣,這才點醒了他。

他把每天撿來的廢品帶回家,分好類打包好再去賣。

沿途有很多店面, 有的店面老闆知道小雙熠家裡的情況後,就把店裡的廢品攢下來後送給他。

有一次,小雙熠走到豐潤花園社區的時候,一位居民好奇地問起他的身世。

得知情況後, 這位好心人用一輛三輪車,把自家50多公斤廢品送到小雙熠的家裡

中午的時候,饑腸轆轆的莫雙熠又急忙趕回家,淘米做飯,洗菜、切菜。

三輪車,圖片來源于網路

飯菜端上桌後, 他沒有急著吃,而是開始給三歲的弟弟餵飯。

等弟弟吃飽後,他也顧不上飯菜冷熱,胡亂地吃上一口。

中飯後, 莫雙熠將撿來的廢品進行分類:易開罐、寶特瓶子等東西裝進袋子裡,紙殼等大一點的廢品就用繩子捆起來。

下午的時候,小雙熠會用木棍挑了兩捆紙殼到廢品店去賣。

從小雙熠家的老印刷廠宿舍,到廢品收購站有一公里多遠,需要穿過定江路,走過西湖大橋,到了木材大市場還得往西。

小雙熠稚嫩的小肩膀挑著兩捆紙殼,一路上顫顫巍巍,跌跌撞撞,汗水打濕他的頭髮,小眼鏡也因為出汗起了濛濛的霧氣,勉強能看到路,但他沒有一次停歇。

小雙熠說,他最多一次挑了11公斤紙殼,老闆娘給了他30塊錢。

送完一趟,他再回家取第二趟,有次廢品只賣20元錢,老闆娘卻給了他50塊錢。

晚飯後,小雙熠洗好碗筷、拖過地,是他陪3歲的弟弟玩的時間。

每次在垃圾箱看到別人丟掉的玩具,他就撿回來,不忘洗乾淨再給弟弟玩。

每天弟弟睡覺前,小雙熠都會給弟弟洗臉洗腳,弟弟開心地玩著水,完全不知道家裡發生了什麼。

但雙熠看到弟弟快樂,才會暫時忘記煩惱,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

等弟弟睡了,雙熠就開始認真寫作業,每天10點以後才能睡覺。

與此同時,遠在北京的爸爸開始接受化療,媽媽在離醫院步行三十分鐘的地方租了個平房。

因為病情原因,醫生建議莫文峰多吃菜、不能吃辣, 媽媽為了爸爸的健康,也為了省錢,每天帶著保溫飯盒穿梭在醫院和住處之間。

小雙熠每到週六日繼續堅持他的籌款路——撿廢品,一個多月下來,他撿拾的廢品已經把家裡一個不到3坪的雜物間和一樓扶梯腳下堆得滿滿的。

鄰居們都知道小雙熠家的情況,沒人表示過不滿,大家也都力所能及的幫助小雙熠。

保溫飯盒,圖片來源于網路

不管下雨還是天晴,莫雙熠每到週末都去撿廢品,從來沒有間斷過。有幾天特別冷,他的手凍得像包子一樣。」鄰居王伯伯說。

這期間,奶奶患了重感冒,什麼都不想吃。

小雙熠給她煮了兩個雞蛋,又給奶奶倒水喂藥。

那幾天,一日三餐的飯全部都是他做的,弟弟都是他照顧。

蛋糕與爸爸相比 不值一提

2014年11月30日,是莫雙熠10周歲生日。

之前雙熠每年過生日,爸媽都會給他買個蛋糕慶祝,讓他許願,還有禮物。

今年不同 ,沒有父母在身邊,沒有蛋糕和禮物,但雙熠同樣許了願,那就是:「自己多撿廢品,攢多多的錢為父親治療,讓父親能早一天康復,早一天回家。」

生日當天,爸爸媽媽打電話過來,祝福他生日。

莫雙熠用衣袖抹著眼淚,語氣卻像個小大人一樣安慰爸爸:「 你好好治病,家裡有我呢。

生日蛋糕,圖片來源于網路

小雙熠生日當天是週六,他還是照常早早出門撿廢品。

下午,他 把前一天和當天的廢品先後分兩次,挑到廢品收購站去賣。

第一趟賣了30元,第二趟賣了50元。

我緊緊地揣著這點錢,生怕它跑了。」他在日記中這樣寫道。

日記,圖片來源于網路

回家的路上,小雙熠路過一家蛋糕店,透過玻璃,他看到櫥窗裡展示的蛋糕,雖然很想吃上一口生日蛋糕,但他還是忍住了。

小雙熠在日記中寫道:「 眼前浮現出爸爸躺在床上等救命錢的情景,我又加快了步子,飛奔回家,把錢交給婆婆保管。」

再後來,小雙熠在日記中寫道:「 親愛的爸爸,你知道嗎?我撿廢品已經攢了160元了,雖然離260萬元還有那麼遙遠的距離,但我一定不會放棄的,所以你也要有信心哦。老爸,加油!

日記的末尾,他還畫上了一張笑臉。

小雙熠的日記

僅僅用了兩個月時間,莫雙熠共撿了350公斤多廢品。

後來, 莫雙熠把當時撿廢品攢到的180元,和家人再次籌到的13000元一起寄給遠在北京的爸爸,爸爸感動得直流淚。

莫文峰看到兒子如此努力,自己沒有理由不堅強,他告訴自己:「 必須勇敢地戰勝病魔,爭取早日回家盡孝母親、照顧孩子。」

「拾荒救父」自強少年 得到社會各界關注

莫雙熠自強自立的事蹟引起高度關注,社會各界紛紛為莫雙熠及其家人送上關愛與溫暖。

班主任組織全班同學,為莫雙熠捐款13000多元,學校老師為莫雙熠捐款22000多元,並送來慰問金及慰問品,鼓勵他好好學習。

到2015年1月份,社會各界給莫文峰的愛心捐款近89萬元。

1月6日,銅鼓金冠餅屋老闆帶著蛋糕、禮品來到莫雙熠家裡,為他「補」過十周歲生日。

老闆還送給莫雙熠早餐卡一張,免費為他今後提供早餐,並表示將定期給予莫雙熠經濟上的支持。

來自社會各界的捐助,讓這個貧病交加的家庭感受到了溫暖。

醫院莫文峰的主治醫生一直關心和鼓勵莫文峰:「 有這麼仁慈的領導,還有家中盼我回家的老母、幼兒,還有社會上那麼多關心我、幫助我的好心人,我哪有理由讓大家失望呢?是的,我必須加油!必須扛住!」

爸爸離世 堅韌將被傳承

然而,無論小雙熠和家人怎麼努力,莫文峰怎麼堅強,奇跡並沒有出現。

小雙熠的姑姑莫鳳娥說:「 雙熠的父親莫文鋒分別于今年6月、8月成功進行兩次肝細胞移植手術,然而8月底病情突然惡化,癌細胞難以控制。9月下旬,也就是中秋節的前夕,莫文峰夫婦放棄治療,回到家鄉與兒子共同度過了兩周的時光。」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