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國就是為了遠離你們」老兩口湊30萬送女留學,16年無音訊,去世也沒見到女兒最後一面

陈晚晚 2022/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吃完簡單的晚飯,劉紅玉翻出女兒的照片和獎狀,看了又看。

一旁的曹肇綱連忙安慰著憂心忡忡的妻子,但背過身去時,卻偷偷抹著眼淚。

而這一切悲劇的源頭,都是因為老兩口唯一的女兒——曹茜,已經「消失」了十幾年。

現在曹肇綱和劉紅玉兩人都身患重病,唯一的願望就是能夠在臨走之前再見一見自己的女兒。

在好心人的幫助下,兩位老人的願望被發佈到網上,很快吸引來了眾多網友的注意。

那麼,這個「消失」的女兒,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這麼多年杳無音信?

故事要說回上世紀80年代,曹肇綱25歲時,夫妻二人才生了個女兒,曹家人給這個女兒取名叫曹茜。

實際上,曹肇綱家在農村,如果按照當地的風俗,小夫妻倆本應該再繼續生一個兒子,但由于劉紅玉生完曹茜以後,身體一直不太好,曹肇綱心疼老婆,所以就沒再要孩子。

曹茜也就成了曹家的獨女,一家三口雖算不上大富大貴,但也能保證溫飽。

而女兒曹茜也非常乖巧懂事,從小就會幫家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務事。

到了讀書的年紀, 曹茜更是成績優異,名列前茅

所以每當提起曹茜小的時候,劉紅玉都會忍不住驕傲地說: 「她從小就懂事,我們都沒有操過什麼心的。」

直到現在,曹家的牆壁上也貼滿了曹茜得過的各種比賽獎狀。

老師也非常喜歡曹茜,甚至她畢業後也會時常將她掛在嘴邊,當做學弟學妹們的榜樣表揚。逢年過節,親戚串門時,曹茜也成了父母口中的驕傲。

曹茜不僅非常懂事,而且她從小就比其他孩子更加獨立,她總是有自己的想法。

到了魔鬼般的國中三年級的生活,曹茜更是廢寢忘食般地學習著,終于考試結束,曹茜的分數出奇的好。

這樣的成績完全足以實現她上個好大學的願望,她興高采烈的翻出早就做好的大學志願「攻略」,認真的填上了她選好的三所大學。

可曹家是傳統式家庭,在曹肇綱的思想裡,孩子就應該聽從父母的意見。

曹茜這樣不問自己意見就選擇了那麼遙遠的學校,對于他來說無疑是對自己的不尊重。

更何況在他眼裡, 女孩兒就不應該跑那麼遠,安安穩穩在家附近讀個大學,畢業以後做個老師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曹茜卻完全不這麼想,國中三年不知多少個日夜她是咬著牙在堅持,她就如同即將衝破雲霄的鳥兒一般,在等待著自由的那天。

可曹肇綱卻一手將其扯下,在一次次爭吵後,曹茜還是執拗不過曹肇綱,被迫改掉了原本無比憧憬的大學,在志願上填上了父親曹肇綱所喜愛的大學。

以曹茜優異的成績,她毫無意外地被錄取了。

開學那天,曹茜收拾好行囊,一臉沮喪的來到離家不遠的大學,不情不願的開始了她原本渴望的大學生活。

早在國中時,曹茜就不再像兒時那般依賴家人,或許是叛逆期,也或許是曹肇綱的「獨裁」教育,都讓曹茜變得不願與父母過多親密。

而經歷了此次的爭執,曹茜與家人,特別是與父親之間有了一道深深的隔閡,而進入大學後長期住校不用回家,曹茜更是擁有了屬于自己的小世界,和家人之間的溝通也越來越少。

老兩口顯然也發現了曹茜的變化,看著悶悶不樂的女兒,曹肇綱也對之前的武斷而感到些許愧疚。

可夫妻二人本就不善言辭,曹肇綱更是個秉承著「大男子主義」的經典父親形象。

他們不知道應該怎樣修復與女兒之間的隔閡,也不知道應該怎樣與女兒溝通,才能讓她明白自己的「專權獨裁」都只是為了她好。

可儘管曹肇綱和劉紅玉在教育方面並不完美,但他們對自己這個獨女的愛卻是真真實實的。

曹家經濟條件雖然夠了溫飽,可在那個年代讀書依舊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所以曹家人為了能夠供這個女兒讀上大學,曹肇綱一個人要打兩三份工才能供養她。

可曹茜這邊,要的錢卻是越來越多,這讓老兩口感到十分疑惑,通過曹茜的同學、老師,他們才得知,原來原本成績優異的曹茜在上大學後,卻沒有延續國中時代的品學兼優,反而整日混跡在燈紅酒綠中。

曾經的乖乖女內心住著狂野的叛逆少女,在沒了父母的約束,沒了對未來的憧憬後,也沒了對生活的期待後,終于爆發了出來。

就這樣,曹茜時常掛科、蹺課,在被學校開除的邊緣遊蕩,看著這樣的女兒,老兩口即憤怒又心痛。

可面對父母的責駡,曹茜卻只是不屑地說了句: 「那又怎樣?反正這個大學我也不想讀,我就是不想學!」

看著原本懂事的女兒嘴裡說出這種冷漠的話,老兩口只覺得十分愧疚,可不善表達的曹肇綱在一次次溝通中,都無法克制住自己的情緒。

就這樣在一次次爭吵後,曹茜卻突然變得非常愛學習,整日整日地泡在圖書館裡。

看著曾經乖巧的女兒回來了,曹肇綱覺得十分欣慰。

由于曹茜原本的底子就很扎實,再加上她比他人花了更多的時間,因此不過短短一年時間,曹茜的成績飛速提升,成了專業前茅。

很快,曹茜大三了,這三年裡曹肇綱老兩口可以算是勒緊褲腰帶,眼看著女兒還有一年就要畢業。

曹肇綱心裡盤算著到時候,祖上八代皆為農民的老曹家,終于要出一個知識份子當老師了。

一想到這些,曹肇綱就覺得臉上倍兒有光,可曹茜卻匆忙跑回家裡,帶了個 「重磅消息」

原來,曹茜在大二時就得知學校裡有一個出國留學的名額,為此曹茜才刻苦學習,而現在她終于得到了這個出國留學的名額。

出國留學,在那個時代並不少見,可對于普通老百姓來說卻是極為罕見的。

雖然自己的女兒能夠得到這萬里挑一的機會,曹肇綱十分開心,可老曹家人卻打心底裡不認可這所謂的出國留學,用曹肇綱的話來說: 「你一個女娃娃家的,跑那麼遠幹啥?人生地不熟的,到時候萬一出點事情都沒辦法幫到你。」

但這樣的話聽在曹茜的耳朵裡卻十分刺耳,因為在國中填志願時,曹肇綱就是用這樣的理由磨滅了她的夢想。

生氣的曹茜忍不住情緒大鬧起來,老曹家又不可避免地發生了爭執。

但這一次先敗下陣來的是曹肇綱,一直以來老兩口都知道,女兒對自己的埋怨,他們的心裡也一直對女兒懷有愧疚,再加上劉紅玉時常在曹肇綱耳邊念叨: 「女兒大了,總有她的想法,兒孫自有兒孫福嘛!」

曹肇綱終究還是放下了自己的「獨裁」,決定送女兒出國。

可出國需要一大筆費用,老曹家即便是掏空家底也籌不起曹茜出國所需的30萬元。

看著整日憂心忡忡的女兒,曹肇綱咬著牙挨家挨戶地去借,萬分不易下才將這30萬元鉅款交到了曹茜手上。

就這樣,一架飛機載著曹茜和她那嚮往自由的靈魂飛往了德國,此時激動萬分的曹茜,根本看不見身後父母的擔憂和思念,她像是終于衝破束縛的鳥兒,飛向天空般快樂。

可這種快樂並沒維持太久,很快曹茜發現自己在德國,非但沒有找到屬于自己的天空,反而只感受到了屬于異國他鄉的冰冷。

她眼前陌生的一切都宣示著她這個異鄉客不屬于這裡,聽不懂的語言、看不懂的文字、搞不懂的生活習慣。

夢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讓曹茜十分失落,為了適應這裡,她只能埋頭學習德語,但高昂的生活開銷很快消耗完她本就不多的生活費,無法找到兼職,向父母要錢成了她唯一的經濟來源。

而此時的老曹家,曹肇綱每天出門都有親戚上前恭喜著他,誇他教育有方,家裡出了金鳳凰一飛沖天。

可只有他自己心裡清楚,老兩口本就緊巴巴的日子,還得還當初為了女兒留學學費而借下的高昂欠款,而變得更加捉襟見肘。

面對曹茜一次次的要生活費,本就十分不滿的曹肇綱終于在兩人一次通話中爆發。 「你知不知道家裡為了你留學,已經沒錢了!你還這麼大手大腳的,你不能考慮一下父母嗎?」

曹肇綱朝著曹茜大吼,曹茜沒有回答,直接將電話掛斷,可第二天曹肇綱還是給曹茜匯去了4萬元。

就這樣,三年過去了,這期間曹茜只給家裡打了5個電話。

一開始曹茜聲稱跨國電話費太貴,選擇用最原始的方式郵寄。

可即便是信,老兩口也只收到了不過寥寥幾封,且每次都是為了要生活費,老兩口一共給曹茜匯過去了12萬多。

2003年,曹茜告訴老兩口自己已經在攻讀研究生,從那之後他們就再也沒有曹茜的消息了。

原本一開始老兩口以為是曹茜學業太忙,可時間一長,他們也發現了問題。

畢竟幾年過去了,曹茜早應該研究生畢業回國了,可現如今卻一點消息也沒有了,難道是遭遇了什麼不測?

可因為沒有經濟能力和精力親自到德國去尋人,他們只能在家裡盼望著曹茜的歸來。

之後的16年裡,老兩口再也沒接到過曹茜的電話。

老兩口都已經年邁且疾病纏身,曹肇綱身患腎病,劉玉紅身患胸部疾病,曹肇綱因為患病無法外出工作,老兩口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每個月4000多元的健保。

此時的二人早就不再奢望能夠享受,女兒承歡膝下的天倫之樂,唯一的願望就是能夠知道自己的女兒是否還活著,如果活著為什麼不願意回家。

也因此他們接受了好心人的幫助,求助媒體尋找自己「失蹤」了十幾年的女兒。

在無數好心網友的幫助下,很快有了曹茜的消息,可曹茜的現狀卻讓網友們非常氣憤。

原來在德國留學後的曹茜不僅順利畢業,還順利的留在了德國。

不僅如此,曹茜還改了名字,在德國結婚生子成了家。

當人們找到曹茜時,轉達了曹肇綱夫妻二人對她的思念之情,也想問問她為何十幾年都不願回家。

可曹茜卻只是不屑地說: 「我就是為了遠離他們,才來德國的!」

這句話讓老兩口徹徹底底的寒了心,他們想不明白曾經聽話懂事的女兒為何會有一天變成白眼狼,也不明白自己含辛茹苦養大的女兒為什麼這樣怨恨自己。

在不久後,這對心懷悲憤的父母在病痛的折磨下離世了,直到二人下葬,曹茜也沒有出現。

曹茜的故事無疑是一場人間悲劇,作為一個成績優異,聽話懂事的孩子,為什麼最終會成為白眼狼?

在學習成績方面,曹茜無疑是非常優秀的,可是教育並非只在乎成績,最重要的是還要教育孩子們做人。

而曹家的教育方式無疑是失敗的,即便是曹茜一直以來成績優異,可最終卻連最基本的孝都做不到,甚至做出了不養父母的行為,讀書是為了讓人爬上更高的山,看更美的風景後有更寬闊的視野和胸懷,而不是回頭將曾經鼎力支持自己的父母,視為墊腳石一般用完就踩在腳下。

無論父母怎樣,他們對我們都有生養之恩,不贍養父母不僅僅是違背道德倫理,更是違背了法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