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雙亡,哥哥重病癱床,女孩日夜照顧27年無怨言,55歲都不嫁人,唯一心愿曝光惹哭網友

我走路带风 2022/08/12 檢舉 我要評論

1

「上次給艷紅說的媒,男方派人捎話了,只有一個要求:

就是不能讓宋艷紅帶上你,我看你這條件也夠五保戶的資格了,要不就把你安排進養老院?」

遼寧一個村里退休的婦聯主任王阿媽對哥哥宋樹森說到。

「我20歲起,就有人這麼要求,現在我50多歲了,更不可能離開我哥。

我媽臨終時我答應過她,要把哥哥照顧好,我這一輩子不打算嫁人了。」妹妹宋艷紅邊說著,邊走進了屋里來,碗里端著為哥哥熬好的中藥。

遼寧營口大石橋市官屯鎮官屯村的宋艷紅自打年輕時就相貌清秀俊俏,身材高挑,又勤勞賢惠,但是卻從19歲起一直沒嫁出去。

原因竟是她每次遇到對她有好感的對象,都提出一個要求「帶上哥哥一起嫁」。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2

「我臥床33年了,不敢想這讓妹妹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

可妹妹對我這麼多年始終如一,從沒大聲呵斥過我,也沒給我甩過臉子。

有時候我拉肚子,妹妹就用手紙擦,一天就用了四卷衛生紙。」宋樹森說。

「我渾身上下沒一塊破的地方,妹妹每天都幫我擦背,尤其夏天,每天要求給我擦上十幾遍。

怕我起夜不方便,這麼多年她沒在外面住過一宿。

我的被褥稍有異味,她就馬上拆洗。我身上的衣服妹妹天天給我換,地下炕上每天擦。」說到這,宋樹森的淚水順著面頰滾落下來。

宋樹森今年已經62歲了,他知道自己身體不好,擔心活不了幾年,唯一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妹妹宋艷紅。

他一心想讓婦聯主任給妹妹找個歸宿,這樣,他死也瞑目。

29歲那年,學校組織高中籃球聯賽。

宋樹森身高180,平時干活就一股子勁,200斤的麻袋抗在肩上說走就走,再加上頭腦靈活,文體兩開花,理所當然被同學們推選為代表參賽。

他很要強,不想辜負學校和家人的期望,便每天早上去籃球場上練習。

但是有一天早上,正巧有村民在操場旁邊挖槽埋自來水管道,挖土機不小心碰到了籃球架,正好砸在了練球的宋樹森身上。

從此,高位截癱臥床不起。

父親聽到這個噩耗,一下腦中風,成了植物人。

宋樹森平日里學習成績優異正準備考大學,沒什麼文化的父親每次走在村里,都被村民們投來羨慕的目光,圍著他討教兒子學習的好方法。

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仿佛一個萬丈高樓瞬間崩塌,萬念俱焚的父親終日纏綿病榻,9天后便離世了。

母親郁郁寡歡,每日抱著父親的照片以淚洗面,吃不下飯,整個人消瘦了一大圈,還要忙不迭的照顧臥病在床、沒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宋樹森。

日夜操勞,沒過多久也被查出了膽囊炎。

而此時的宋艷紅年僅19歲,

「她看起來比同齡的女孩子更成熟更懂事」時至今日,王阿媽回憶到:

「這姑娘,人長得俊俏心也善良,這些年看上她的小伙子也有,20歲那年,還有人說媒說到我家里,讓我給牽個線。」

「阿媽,以前的事別提了,只要我哥一天不站起來走路,我就不考慮找對象的事兒」宋艷紅打斷王嬸的話。

「這孩子就是倔,心善,舍不得她哥。這十里八村的事兒,這些年也聽說了不少,像艷紅這麼善良的還真沒有,久病床前無孝子,更別說是哥哥!」

王阿媽拍著宋艷紅的肩膀,向我們描述著宋艷紅這幾年的辛酸:

她的姐姐們都嫁人了,母親患病也干不了重活,哥哥還有昂貴的醫療費一家人所有的花銷都靠艷紅一個人。

在工廠里打工一天三班倒,沒白沒黑,為了能多攢點錢,一干就是近十年。

下了夜班回來還得做飯,收拾屋子、打壟種菜,照顧母親和哥哥,真是不容易啊!艷紅28歲那年母親就離世了。」

此時的王阿媽眼里泛著淚花,說到盡情處,便用衣角抹起了眼淚。

3

那天剛下夜班,艷紅回來看到母親屋里亮著燈。

平時為了省電費,媽媽都不舍得開燈,她意識到媽媽出事了,趕忙跑過去。

媽媽顫抖的雙手握著艷紅,望著躺在炕上的哥哥,說:

「孩子,這輩子你生在咱們這個家受苦了,媽媽活著沒能幫你找個好婆家,媽媽對不起你,以后,媽媽走了,你要跟哥哥好好活著,如果有來世,咱們還做母女!

宋艷紅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淚水,像泄了洪的閘門,嚎啕大哭起來:

「你放心,媽,我會照顧好哥哥的!」

從此,「嫁人」這句話就像一句緊箍咒,每次街里街坊幫她張羅找對象的事,她總是被媽媽臨終前的囑托禁錮。

他了解哥哥好強,不愿意拖累別人,這些年即使臥床還積極幫村里的孩子們輔導功課,賺取零用錢補貼家用;

如果她結婚走了,哥哥說不定一個人在家會尋短見。

但如果送去養老院,哥哥這剛強不愿意求人的性格,沒有親人在,肯定活得不順心。

就這樣,宋艷紅一天天把自己熬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我心里很明白不會有哪個小伙子愿意娶一個媳婦是帶著娘家哥哥一起出嫁的,我這輩子就不打算結婚了,只要能照顧好我哥,我就知足了」宋艷紅語重心長的說。

4

每當看到疲憊消瘦的妹妹下班回來,孤苦伶仃連個分享心事的人也沒有,宋樹森就想幫妹妹找個伴兒,

「她從年輕時,就一直說沒合適的,我心里明白,她那是舍不得放下我,我妹妹這輩子攤上我這麼個哥哥也真是倒霉了,我就想臨終前完成兩個愿望」

哥哥說話斷斷續續,時不時哽咽得說不出聲。

一聽到宋樹森還有另一個愿望,宋艷紅著急地問:

「哥哥,你有什麼愿望,盡管說,我會想辦法的,你是不是想吃什麼?」

「我一個單身漢老頭,這輩子就躺在炕上了,為爹媽為妹妹為社會沒做一點貢獻。

我恨自己只能給大家添麻煩,我愿意在死后把身體捐給國家。」宋樹森說。

5

王阿媽聽到這番話,淚水打濕了眼眶。

兩個沒多少文化的農民,居然一心想著不拖累社會,為國家做貢獻,想想這些年村子里接而來三發生的事,不禁唉聲嘆氣起來,欲言又止。

宋艷紅接著說:「我還有一個愿望,希望哥哥能站起來,到村子里轉轉走走,看看咱們這些年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

王阿媽聽到這話,便喊來了自己的兒子,背著宋樹森在村東頭轉悠參觀起來。

「這是新建的學校,廣場,這個地方周末會有集市,晚上會有很多人來跳舞。」

正在這時,他們看到了坐在街上乘涼的老趙,老趙跟宋樹森的情況很相似,也是病情導致的腿腳不利索。

但是,不幸的是,老趙的妹妹因為父母留下的老宅子一事與哥哥老趙鬧得很僵,幾乎不來往了。

看到老趙,王嬸不禁感嘆到:

同是一奶同胞,有的能為了哥哥一輩子不嫁,有的卻為了不值錢的破宅子,鬧的反目成仇。

這世間的很多人啊,一動著錢就顧不上兄妹情份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