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菜販」陳樹菊「在媽媽59年忌日」再捐出1500萬設慰助金,樂善好施回饋台東,淚言:兩手空空也無所謂

我走路带风 2022/07/28 檢舉 我要評論

如今已經71歲的愛心菜販陳樹菊,多年來一直因為當年母親因家中貧困無錢醫治而辭世,因此她選在母親59年忌日的這一天,慷慨捐獻價值1500萬元的保單,給台東縣政府,自此成立「陳籃阿筍女士生產暨急難慰助基金」,通過這個基金,在今后幫助更多的弱勢產婦進行治療。

雖然幾十年過去,再次憶起母親時,陳樹菊仍會落淚:「當年媽媽生命垂危,要是能有好心人士伸出援手,我們兄弟姐妹6個,也不會小小年紀就失去了母親。」

其實好人也有很多。在蔬菜行業里就有一位活雷鋒,台灣賣菜阿婆: 陳樹菊

陳樹菊,台灣一位普普通通的賣菜老太太。2010年,這個名字赫然登上美國《時代》周刊「全球最具影響力100人」,她排在第八位,排在她后面的是我們熟知的奧巴馬、克林頓、喬布斯、李彥宏…

同年亞洲《福布斯》慈善英雄人物榜,《讀者文摘》2010亞洲英雄榜她也赫然在列。

陳樹菊,只有小學學歷的她,13歲開始便在台東一個菜攤賣菜,她靠著「50台幣三把菜」的小生意,資助孤兒、給學校蓋圖書館…...

54年來,她累積捐款達1000萬台幣(約224萬人民幣)。

但這1000萬背后,卻有諸多令人心酸的故事。

她只是一個平凡人,曾被命運之神所虧待,但她依舊用善良給這個世界帶來溫暖。

「我不是什麼英雄,我就是一個賣菜的」

2010年5月4日晚,紐約的「林肯中心爵士廳」,個子只有1米39的陳樹菊穿著一件蓮藕色的舊外套,一條簡單的牛仔褲和球鞋走上了紅地毯。走過紅毯時,她因為脊椎側彎、靜脈曲張、蜂窩性組織炎等毛病,走起來一瘸一拐。

那天與她同行的都是名流,有巨星Lady Gaga,美國前總統奧巴馬...

這是陳樹菊在美國參加《時代》周刊的表彰晚宴的情景,年過半百的她在此之前只離開過兩次台東縣。

因為李安的推薦,陳樹菊登上了《時代》周刊,而面對蜂擁而來的記者時,她卻一臉呆萌地問: 「什麼是《時代》雜志?我和李安又不熟,他為什麼要替我報名?」

面對人們的恭維,阿婆放下手中的青菜無奈地說: 「我不是什麼英雄,我就是一個賣菜的。」

辦簽證的那天,陳樹菊的雙手因為幾十年來的辛苦勞作,已經彎曲到根本伸不直,甚至連指紋都識別不出來了,在場的人無不為她動容。

到了紐約,官方安排她去各大城市游覽景點,她倒好, 每次都一頭扎進當地的菜市場,研究起了當地蔬菜。她說:「自從我13歲做生意開始,我從沒有休息這麼多天,我以前一年也只休息一天。」

她心心念念的還是那個菜攤,因為,她的菜攤不僅承載著自己的夢想,還有數以萬計的小孩子和需要幫助的人的夢想。

「不愿意別人再經歷與我相似的苦難」

她一人撐起了許多人的夢想,卻不知,這是因為她經歷過生活的苦難,她不愿意別人因為貧困,而再經歷與她相似的苦難。

「我這終身窮怕了」,陳樹菊出生于1951年,是台灣台東一戶窮人家的孩子,父母靠擺攤賣菜維生,撫育著6個孩子。

13歲那年,人生的厄運第一次來臨。

當時的陳樹菊剛剛小學畢業,媽媽又懷了一個孩子,臨盆時,由于胎兒太大難產,必需剖腹產把孩子拿出來。

那是20世紀60年代,醫院要求必需先交納5000元保證金,才可以開刀。爸爸慌了,家里哪里拿得出這麼多錢?他向醫院苦苦乞求,以至跪了下來,醫生仍然無動于衷。

爸爸只好四處去借,把一切的朋友都求了一遍,好不容易湊齊5000塊錢,回到醫院時,媽媽已經撐不住逝世了,一同離開的還有沒來得及出世的弟弟。

「媽媽一個人在寂靜、冷清、沒人管沒人照顧沒人理會的情況下過世了。」她一想到這個,心中就一陣抽搐。

母親去世了,陳樹菊退學幫襯家里, 13歲的肩膀,擔起了生活的重擔,她成了台東菜市場里最年輕的攤販。

19歲那年,厄運再次來臨。

那年陳樹菊最小的弟弟11歲,忽然得了一種非洲兒童那樣的怪病:身體瘦得像皮包骨,肚子卻鼓脹得像氣球一樣。

當地的醫生一籌莫展,倡議他們去台大醫院看看。可是醫療費和路費從哪里來?爸爸只能又四處借錢...

有一個在山上開農場的親戚,當時家里條件很好。爸爸想請他當擔保人,好向協作社借錢。誰知竟被戲耍了一通——跑到他們家里,家人說:「人在山上。」爸爸又跑到山上,又說:「下山去了!」

這樣上山下山跑了10趟,騙來騙去,就是避而不見!爸爸忍了,年少氣盛的陳樹菊卻氣炸了!她跑去親戚家里,和對方撕破了臉:「我爸爸也曾照顧過你,今天他只是借印章蓋一個印,好借錢看醫生。你不愿擔保就算了,為什麼要成心刁難?」

這樣殘忍的戲耍,讓她感遭到了刻骨的人情冷暖。后來,是小學的一位教師幫了他們,教師發起全校捐獻籌了一筆錢,才把小弟送去了台大醫院,可惜已回天無力,送去醫院沒幾天,小弟就走了……

看著親手帶大的小弟就這樣無能為力死去,陳樹菊心如刀割。那一刻她發誓:要賺很多很多錢,維護好家人和這個家!

那年,陳樹菊19歲,她開始吃素。在原本該結婚的年紀而選擇了照顧家庭,至今未婚。

她的每一個善舉,都是無數次的失望和痛苦凝練而成,也正因如此,她的善舉也才彌足珍貴。

「我不想求助無門的情況,再次發生」

賣菜的勞累,并不是為了讓自己生活變好,而是讓更多有需要的人生活變好。

賣菜五十幾年,她幫過很多孩子。當年一次偶然的機會,陳樹菊接觸到一家兒童福利院,那里有許多缺少關懷、遭受家庭變故的身心障礙兒童。

之后,她開始幫助這些孩子。 她算過,如果每天捐100台幣,能照顧到3個小朋友。她按自己的能力領養了幾個孩子,不久,又給這家福利院捐助了100萬台幣。

每次她一瘸一拐,拿著錢去捐款,老師、護工們都震驚了。

當時的院長說:「她最令人感動的地方,就是一元、五角;一角、兩角,一點一點慢慢累積,再捐出來。」

陳樹菊只是淡淡地回應: 「那種高興,我不會形容,我只知道很舒服,很快樂,幫了人,那一天就很好睡。」

2000年,她拿出100萬,在母校仁愛小學成立了「急難救助金」,以幫助需要緊急救助的孩子與家庭。

沒錯,這所小學正是當初為她弟弟集資的學校,雖然小弟的命沒能就回來,但窮途末路時能伸手拉你一把的人,是永世不能忘的恩情。

她說:「欠人的,就是要還。這一天,我等很久了。」

她捐450萬新台幣的巨資,在仁愛小學建了個圖書館,那是台東地區小學里惟一一棟三層圖書館。

她說:「我不想求助無門的情況,再次發生在任何一個小朋友的身上。」

她無意要感動世界,她只是單純地喜歡做慈善。

「我一個人花不了多少錢,省一點是一點」

BBC采訪后稱陳樹菊是:「世界上最不像,也最樸實的慈善家。」

確實是這樣,除去慈善家的外衣,她只是菜場最勤快的賣菜阿婆。

從紐約回到台灣的第一天,顧不上倒時差,凌晨三點,陳樹菊打著哈欠出現在了熟悉的菜市場。

一年中,除了除夕那天休息,她從凌晨的三點,到晚上的八點,從天色灰蒙到夜幕星河,都固守在菜攤上。

每天凌晨2、3點開開始進貨,5點前整理出攤,50台幣三把菜可能只賺得到2塊、3塊,但她從不討好客人,也不缺斤少兩,她只賺自己應該賺的辛苦錢。

她吃的極簡,一碗白米飯拌醬油,偶爾加一點面筋,最奢侈的時候再加點腐乳。 她花的佷省,一天只給自己20塊(台幣)的生活費:「我一個人花不了多少錢,能省一點就省一點。」

其余的錢都裝進床底的那七八個紙袋里,裝滿之后,再把這些善款捐出去。

她的睡的很少,每天只能睡3、4個小時,怕貪睡,就不去睡床,一開始睡地板,后來睡長板凳,還練出了一身抓板凳睡不摔跤的本事,而有時實在累壞了,就這樣瞇一會。

如此,幾十年,如一日。

她用這一袋袋小錢,做了許多大事。這一點點積攢下來的慷慨,到最后就匯聚成巨大而溫暖的善良。

在做慈善這件事上,她一直是慷慨地給予著最大的熱情,但是在自己身上,卻是無限度地壓縮著自己的欲望。

現在,陳樹菊開始了一個新的「1000萬」計劃,她還打算繼續賣菜,繼續攢著她的錢,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她說道:「生活最好的方式,就是完成我想要完成的事情。活一天,做一天,做到最后一天,這樣我才活得最自在!」

這樣的人,不必身家萬千,不必舍身取義,也不必完美無缺,他可以是個凡人。即便是凡人,因為善良,也能成為一束光,給世界帶來溫暖。

心中如有愛,胸中自然滿天星輝。

真正的善良,正是世界待之以痛,他仍報之以歌,在認清生活真相后,依舊熾烈地熱愛著生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