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歲之後每天都是賺到的,蔡志忠:我真的很厲害

纪冬 2022/08/15 檢舉 我要評論

對于自己的「厲害」,國漫大師蔡志忠有一個「謙虛」的說法:「我比看上去要厲害10倍。」而如果不謙虛呢?蔡志忠答道:「其實,是100倍。」

那些看得見的厲害已經讓蔡志忠不可思議了。他四歲半就知道自己要拿畫筆為生,9歲就確立了自己將以漫畫為「專業」;15歲出了第一本漫畫集;首次當導演就憑藉動畫片《七彩卡通老夫子》打破了台灣電影票房紀錄,奪得1981年金馬獎最佳動畫片獎。至今,他已經出版了百餘部國學漫畫作品,從《史記》到《韓非子》到《世說新語》,從《莊子》《老子》到《論語》,再從《心經》《金剛經》到《六祖壇經》,蔡志忠用超凡的領悟力,將無形的智慧化成了靈動詼諧的畫作,並發行到45個國家和地區,全球銷量超過4000萬冊。

除了漫畫之外,蔡志忠還是橋牌高手,9次入圍亞洲杯,1次世界盃,家裡擺著125個冠亞軍獎盃。他還是量子力學領域的高手,曾經創下了10年40天閉關研究物理的傳奇。

「勝利是我的習慣」,蔡志忠的骨子裡有一種傲然,但是,這麼厲害的人,也有覺得很難的事情,那便是做動畫,「迄今為止,8000多家動畫公司都倒閉了,但我還是堅持要做,這算是一個夢想,選擇自己最喜歡的事,把它做到極致,是人生最大的快樂。」

1月11日,蔡志忠擔任總導演的動畫片《武聖關公》在內地上映,電影海報上,可以看到中國傳統山水的經典氣韻,與「關公」這一傳奇人物,神行合一。只見關公手捋鬍鬚、威風凜凜地側立在中央,一旁斜立的青龍偃月刀映出一個「義」字。刀的另一側,劉備、張飛、諸葛亮、曹操四人的身姿,則成為三國群雄風貌的一種代表。背景部分祥雲點綴的黃昏圓日下,一條青龍盤旋在上空。整體硃紅色調展現中國風氣質的同時,又顯現出一種悲壯的熱血感。

中國傳統文化的普世性曾經像閃電一樣點引過蔡志忠的困惑時期,他的《莊子說——自然的簫聲》、《老子說——智者的低語》和《孔子說——仁者的叮嚀》等漫畫都是一脈相承,因此,他也希望儘可能地用作品反哺這種滋養,把中國的IP發揚光大,「《水滸傳》有108個IP,《三國志》里,每一方都有那麼多IP人物,但我們發掘的還是太少了,身為中國人、流著中華血液,應該把古聖先賢思想和他們的為人處世傳播開去。」

36歲之後每天都是賺到的

蔡志忠畫畫很快,寥寥數筆,一個慈美的觀音或者一個參禪的達摩形象就躍然紙上,相比之下,蔡志忠用了五年時間來創作《武聖關公》,就是一個費時、費力、風險性極高的事情了。

蔡志忠也感慨,現在的電影市場做一部動畫電影有太多不容易,其中的很多原因,無從道出,「總之,賺錢的沒有幾個,也就是《大聖歸來》、《哪吒》肯定賺到了,但也僅此而已,虧的太多了。 」

但是,蔡志忠覺得《武聖關公》值得一拼,「文聖孔子,武聖關公。這是中國的超級英雄。過去我畫了很多莊子、老子、孔子、孟子和西遊記、封神榜、水滸傳、三國志漫畫。而現在我拍了《武聖關公》動畫電影,我可以確定地說,這與我幾十年間所做的,是同樣一件事情。」

蔡志忠對古代先賢智慧有著清俊而深刻的理解,在哲理中注入幽默,走筆飄忽、語句驚人。作為「老頑童」,蔡志忠笑稱自己原本想在動畫片里構思一段關公大戰孫悟空的情節,「但後來作罷了,還是走正劇路線吧。」

《武聖關公》不僅將再現桃園三結義、溫酒斬華雄、過五關斬六將、單刀赴會等經典歷史段落串起的關公傳奇故事,並將民間傳說中的降世顯靈、戰蚩尤解救蒼生等神話情節加以呈現, 以期儘可能全方位、多角度地還原關公的神話色彩

蔡志忠還記得自己與中國傳統文化結緣的那份契機,「在我36歲時,銀行里有860萬台幣的存款再外加3棟房子,那時,我意識到一輩子賺的錢夠了,之後的每一天都是賺到的,人生了無遺憾,剩下的時間都要交給自己享用。」

蔡志忠毅然決然地隻身赴日學習,想成為最偉大的漫畫家,雖然他只用了三個月就學會了日語,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與日本的漫畫家相比,自己並無優勢,「日本漫畫家都畫得很精細,而且有助理,我對于日本文化也並沒有那麼了解。」但是,蔡志忠是一個擅長動腦筋的人,「我就想,怎麼才能把自己的劣勢變成優勢,我畫什麼會讓日本出版社搶著要?于是,我想到了中國先秦諸子百家,中國的古代哲學,在這方面,日本漫畫家畫不過我,我要以內容制勝。」

蔡志忠認為自己的作品能在全球范圍內暢銷,恰恰是因為自己抓住了中國故事中的普世性,而這也是身為中國人的蔡志忠的一個宿命,「1990年5月1日,我帶女兒移民溫哥華。我們家有玻璃屋,我對著玻璃屋看著星空,覺得我好丟臉,竟然拋棄養育我長大的母親——家鄉這塊土地。于是,我決定回來,留我太太和女兒兩個人,我跟我老婆說,你們留在這裡,我一定要回去。我如果死在溫哥華,我會哭。所以就回來了。」

一年工作365天,每天工作16至18個小時

出生在台灣彰化的蔡志忠,小時候很瘦弱,個子也不高,媽媽曾一度以為他將來長大只能靠撿牛糞為生,但在4歲半時,爸爸送他一塊小黑板,蔡志忠從此便迷上了畫畫,「媽媽看我整天畫公仔,就說你畫公仔能生活嗎,我說『一定能』,就這樣,那時就喜歡上了畫畫,初二就離開家鄉去台北發展,我們那時有一批像我一樣『來不及長大』的孩子。」

蔡志忠所列舉的「來不及長大」的孩子裡,三毛初二退學後來開始全世界遊歷寫作,李敖上高三就休學,古龍大一就開始寫作,「那時是幸福的時代,每人都可以白手起家。」

在如今的科技潮流中,蔡志忠過著不用手機、手錶,甚至足不出戶的隱居生活,「我曾經42天沒打開門,在屋子裡面完成一件工作,曾經58個鐘頭坐在椅子上,為了完成一個電視片頭;去年一整年,只踏出家門5次。」

現在,蔡志忠說自己仍然一年工作365天,每天凌晨一時左右起床,先思考半個到一個小時,然後開始工作,每天大約工作16至18個小時。可能會有人說他認真,但他回答:「認真才怪!我一生從沒工作過,而是著迷于完成事物的極致享受。」

蔡志忠有一套自己的時間理論,時間越大段,越有價值,花越長時間去做,成就越大,「別人7天一個周期,我是365天一個周期,大段的時間就像是『一』,打斷了就是切斷,打斷越多越沒有價值,到最後『碎屍萬段』,變成了零,這就是我們需要警惕的碎片化時代。」

所以,蔡志忠對自己的要求就是「一以貫之」的專注,他平時畫畫沒有超過十張是不會站起來的,最多的時候,每天能夠畫45張畫,決不懈怠。

看書是投資回報率最高的事情

蔡志忠頗懂坐姿——坐椅子只坐5公分,姿勢很正,所以手不會酸,腳不會酸,肩膀不會酸痛。我唯一會動的只是手指頭。你置心一處,置身一處,所有的全部都聽不到。

而對于人們懼怕的「孤獨」,蔡志忠卻奉為寶物,「一個人應該享受孤獨,專心做自己想做的事,一個人要是怕和別人不一樣,偏偏要湊熱鬧,那還怎麼可能出類拔萃?」

蔡志忠平時會大量閱讀,他說自己已經看了3萬本書,「這幾年飛去溫哥華的時間,大約25趟,50班飛機,每班12個鐘頭。坐飛機的這12個鐘頭好像什麼都不能做是嗎?才怪。12小時是一個很整的時空了,在這期間,我讀了600本書,寫了12本書。一個人也許不可以改變空間,但可以改變自己。」

在蔡志忠看來,這個世界上,看書是投資回報率最高的事情:

「要先養成閱讀習慣,哪怕是看《PLAYBOY》都行,不是說開卷有益嗎,之後你可能就會覺得看這些書沒什麼養份,轉而去看別的有意思的書了。不要把看書看成一場智慧的考試,要把看書當成樂趣,人生需要很多享受,相比之下,電影和音樂類型都很少,但是閱讀則不然,幾千年的文明,我們的古人留下的書,遠比電影和音樂豐富多彩。」

蔡志忠認為,作為一個中國人,一輩子一定要讀一遍諸子百家的經典作品:「古代聖賢說的話、留下的文字並沒有多少。老子終其一生寫了五千餘字的《道德經》,莊子一生寫了八萬七千個字的《南華真經》,我們通過這些文字就可以得到他們一生的經驗,這是件多麼幸運的事情啊。」

決定做一件事,就要好好地做進去

今年已經72歲的蔡志忠看上去仙風道骨,但卻不是傳統的白眉老者,他留著一頭紅色的長髮,對于這個世界仍然有一份熱忱而率真的態度。

外界都驚嘆蔡志忠「神性」般的天資卓越,但其實他的積累和自學能力卻也是超乎常人的。蔡志忠有個本子,工工整整地寫著一些人生感悟,他會隨時記錄下來,把這些「妙語」用在之後的作品裡。

他從很小就知道自己的學習自己負責,自己的問題自己去找答案。在服兵役期間,他自學了大學美術系課程,它們包括但不限于色彩學、錯覺藝術、西洋美術史、中國美術史、美術設計以及米開朗基羅、拉斐爾等人的作品集。他將這個階段稱為自己漫畫生涯的「銘印期」。

在研究了三年佛學後,蔡志忠又開始挑戰物理,台大校長李嗣成先生是他的好朋友,蔡先生有一次碰到他,說自己要學物理,請李先生開出10個最尖端的問題,然後買了300本相關書籍自學,一下就閉關了10年又40天。

蔡志忠現在每天也依然在思考物理和數學:「因為物理是宇宙最高法則,我們生活的一切都涵蓋在內,哪怕是寫字,筆之所以能把墨跡留在紙上,也是因為有地心引力在發揮作用。」

做動畫也是一樣,蔡志忠進入光啟社工作後,想自學卡通,他發現世界上卡通片做的最好的是迪士尼,于是託人從美國帶回來兩個卡通影片,然後通過幻燈片的投影把整部卡通片一格一格地描下來,用了兩個月的時間,還原出迪士尼的3000多張動畫原稿,再細心研究。就這樣,他一舉成為全台灣最懂動畫的人了。

在蔡志忠看來,決定做一件事,就要好好地做進去,擅于學習和積累:

「寫作或畫畫,都像是廚師,你跟廚師那裡點一份雞蛋炒米飯,他不可能從種稻米、養雞、摘蔥花開始,他一定是已經備好了很多材料,要炒米飯就用五、六分鐘炒好。這次做動畫《武聖關公》也是一樣,功夫一定是平常就累積好的,我曾經出過一本書叫《蒲公英的微笑》,那是我參加橋牌世界盃比賽的空閒時寫的,那段時間,我一共寫了10萬字,40個主題。」

把心當成鏡子,事情來了完全反映,事情過了恢復成空

蔡志忠崇拜老子,但是,覺得他自己更像莊子,「獨與天地精神往來」,活得逍遙灑脫。而要想實現最大的精神自由,就要有最少的物質需求。蔡志忠48年不吃早飯,每天只吃一個饅頭,出門背著布包,一款布鞋買14雙,同一件衣服買30件,這樣可以一輩子不再買衣服了。

但是,把咖啡當水喝、抽菸也很兇的蔡志忠絕少生病,他的心態很好,「莊子說,開悟者們把自己的心當成一面鏡子,事情來了完全反映,事情過了又恢復成空,不站在自己的立場去評斷際遇的好壞順逆,他的心只是如實反映當下,因此不會損傷。」

蔡志忠有過一個比喻,他說:

人生就像橘子,有的橘子大而酸,有的橘子小而甜,一些人拿到大的就會抱怨酸,而拿到甜的又會抱怨小。而我呢,如果拿到小橘子我會慶幸它是甜的,如果拿到酸橘子我會感謝它是大的。讓心像鏡子一樣,不期待,不追悔,事情來了完全反映,事情過了恢復成空,照一百萬次也不會裂開。

蔡志忠認為按照這樣的智慧參照,只要如實地過著每一刻。100%投入,就會發現其實生命不需要那麼多。不僅能減少物質羈絆,更會減少精神的負累,「就像當年我們打橋牌亞洲杯比賽那樣,循環賽輕輕鬆鬆,進8強的時候才開始重視,差不多完美,四強賽的時候要達到完美,冠亞軍的時候則是要超越完美。一個人要把事情分清主次,否則在任何時候都背著一座大山,沒有放鬆,做事情氣急敗壞,越關鍵的時候越失常。」

只靠努力是沒有用的,努力只是比不努力好一點而已

蔡志忠也從來不生氣,「別人罵我,那他可能是不了解我,這時候他說的話,我根本不用聽;而如果他罵得對的話,我就更不會生氣了,人家指出了我的缺點,我要謝謝他。」

對于年輕人應該先找份工作維持生活再為夢想奮鬥,還是為夢想奮鬥,哪怕沒有工作吃不飽飯?蔡志忠說:

「都不對,就像追女生一樣,要採取迂迴戰術,不能直接去追。如果你不是這塊料,追什麼什麼都跑,不要,你就不理他們,什麼錢、事業,都不要管,一心選擇自己最拿手的,把他做到極致,到那時,什麼都會主動找你。」

在蔡志忠看來,只靠努力是沒有用的,努力只是比不努力好一點而已,思考必須要走到努力的前面:

「如果我沒有一定的天賦,我的橋牌冠軍獎盃不能只靠努力達到。首先要知道你能做什麼,你想做什麼,然後設定目標,朝著目標努力,就像你趕飛機,你知道自己幾點之前一定要到機場,你就會按照時間嚴格執行,不會中間心血來潮去逛商場。世上沒有天生廢物,只是你沒擺對位置,做自己最擅長、最喜歡的事,就不會覺得累,不用靠毅力去支撐,大家看我永遠很優雅,其實我比別人忙100倍。」

蔡志忠年輕時,每天凌晨1點鐘起床,對著窗口,喝著咖啡,看著星空思考,思考自己一生的目標、十年的目標、近期的目標,今天的目標,然後就照設定好的目標排除一切干擾去實現它:

「一個人想要全心全意地做某件事,自然會改掉很多習性,會把其他不必要的東西全都切割掉。相反,沒有目標的人,會把所有他認為有用的東西都接過來,就像學武功的人,因為不知道要練哪一樣厲害,把所有武器都背在身上,結果把自己累死,也沒有變得更厲害。」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